【專訪】范逸臣停工1年焦慮上身 自問《海角》5.3億票房後「好運是否用完」

李雨勳 2021年01月28日 18:30:00

范逸臣近年專攻演戲,也演出興趣,坦言唱歌發片這一塊,要等緣分了吧。(楊約翰攝)

長期在中國發展的范逸臣(小范),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去年一整年幾乎停工待在台灣,行程從滿檔到空窗的那種落差感,讓他焦慮上身,好在運動習慣幫他排解情緒,而他也學著轉念與放下,「大家往往只會直直衝,說不定轉個彎,一樣可以到達目的地。」終於他等來了主演音樂劇的機會,拍好2年多的電影《叱咤風雲》也上映,「焦慮是多餘的情緒,反而會阻止你前進,甚至讓你錯失好心情。」他感悟地說。

 

在台灣許久未推出戲劇作品,小范總算帶著《叱吒風雲》回到公眾的眼前,戲裡扮演曾經笑傲賽車場的過氣車王,歷經滄桑的表現傳神到位。導演陳弈先透露會找小范演出,是覺得小范自《海角七號》之後,一直在尋找更加自我突破的契機,與這個角色的心境不謀而合,小范也認同導演的說法:「也不是說感慨,而是人到某一階段的時候肯定需要調整,不可能一直往前衝嘛!」

 

范逸臣在《叱吒風雲》飾演風光一時的車王,因為結婚有了小孩,讓他無法放膽在賽車場上奔馳。電影中他有許多內心戲的表現,也演唱電影插曲。(創映電影、量能影業提供)

 

「我相信不只是我,很多過了四十歲的人,在事業上或多或少會遇到瓶頸,面臨想上去上不去,要下來也不可能的尷尬處境。」而人生起起落落難免,過不去該怎麼辦?他說,如同這次飾演的角色一樣,從賽車老手轉而嘗試經營車隊,該轉彎時就轉彎,或許又會有另一番風景,「有些瓶頸,可能不是瓶頸,只是提醒你此路不通。」

 

小范以人的生命時間軸來舉例,它是一個線性的概念,但對於成就或事業,則不一定是一條線性,「它會有轉折,但大家往往只會直直衝,說不定轉個彎、再轉個彎、再轉個彎,一樣可以到達目的地。只是有時候要分得清楚,『轉彎』跟『放棄』的差別。」

 

范逸臣(中)去年底主演音樂劇《你好,我是接體員》,又唱又跳,大獲好評。(全民大劇團提供)

 

「其實一開始我只是單純喜歡唱歌,是一個歌手,也是因爲敢去嘗試,去拍了電影,沒想到會有一個結果出現。」即便人到中年,他寧可多轉點彎也不輕易言棄,去年挑戰音樂劇《你好,我是接體員》,也是在疫情之下,難得接到的工作,結果門票全部售罄,今年還決定加場,他已不再刻意執著一開始的歌手身分了。

 

「當然人要有初衷,但初衷是初衷,其實這條路走久了,你會發現還有其他有趣的東西值得嘗試,說不定會發現更多不同可能性的自己。」像是他第一次主演音樂劇,排練雖然累人,卻讓他得到滿足,「走位可能走錯,台詞可能講錯,歌詞可能唱錯,但破音不可能發生,如果破音可是辜負了我這二十年的歌手生涯。」他信心滿滿地說。

 

范逸臣人到中年,因為有維持運動的習慣,體態保持的很好。(楊約翰攝)

 

說到小范,大家想到的除了嗓音高亢很會唱外,肯定是電影《海角七號》,該片票房大賣5.3億,讓他的聲勢達到最高峰,之後星途一直載浮載沉,「假設你問一個藝人,如果要花12年等待一個《海角七號》的機會,大部分的人會願意。」但這都是在知道結果的前提下,因他當初被魏德聖導演相中演出,也並不知道會如此成功,「我反而會想是不是《海角七號》當時,把所有的好運用得差不多了呢?」

 

《海角七號》結束以後,小范在台灣並沒有獲得太多的演出機會,歸咎可能大家認定他是歌手,以為他演戲只是玩玩,「但我還想再演啊,反而大陸的戲劇邀約比較多,自然而然就常去那裡,時間一久,大家認定我都待在那邊拍戲了。」

 

前年底他從中國回來後,疫情大爆發,去年一整年他哪兒也去不了,空閒變多,他認識了一些新朋友,繼續維持慢跑的習慣,也開始打羽毛球,「運動可以打發時間,也可以抒發情緒。」他坦承陷在漫長等待工作上門的空窗期裡,會產生一種焦慮感,不是因為錢不夠,而是長久以來行程滿檔,突然賦閒在家,那種落差的感覺會引來焦慮。

 

田中千繪(左)與小范因合演《海角七號》傳出假戲真做,但兩人始終不認戀情,直到去年被拍到,才認了在一起。(裹子電影提供)

 

好在小范有運動的習慣,透過慢跑等等排解焦慮,漸漸發現其實也沒必要那麼著急,「遇到不好的情況,我們就換成另外的角度去接受它,像是這陣子工作少了,正好考上駕照,我就開車到處玩玩,多棒!」

 

人很奇怪,工作太忙時哭喊好慘,放假太久又會惶惶不安。小范要大家學會轉換思考,特別是面對不可控的疫情,既然開心是一天、難過是一天,何不放鬆心情,「休息時好好享受,有工作時要珍惜,抱怨一點意義都沒有。」他因疫情遇上人生難得的長假,也換來更多與女友田中千繪相處的時光,問他是否有結婚生小孩的打算?他不置可否,四兩撥千斤笑笑地說:「這方面我不太會用計劃去做,比較憑感覺走啦!」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