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緬甸政變】抗議者憂晚上在家也會被抓 揚言不畏脅迫為自由而戰

沈寧 2021年02月20日 15:30:00

首位年輕犧牲者 Mya Thwate Thwate Khaing 的紀念活動中,示威者手持標語和蠟燭。(湯森路透)

自2月1日緬甸軍政府發動政變以來,從宵禁政策和切斷網路的舉動打擊異己,緬甸示威者不但白天要躲避軍政府鎮壓,深夜身受被上門抓捕的恐懼。

 

「他們害怕深夜時被軍政府從床上拖下來」

 

根據《CNN》的報導,2月1日政變以來,緬甸全境紛紛上街抗議,揭竿而起號召全民不服從運動。為控制局面,過去一週軍政府實施晚間網路控制,從特定時間切斷網路直到隔天早上,加上各大城市實施晚上8點到凌晨4點的宵禁。

 

通訊和資訊的阻斷,夜幕降臨時恐懼加深,許多緬甸公民向媒體表示「他們害怕深夜時被軍政府從床上拖下來」,自政變以來傳出多件,軍政府夜晚闖入民宅,以含糊理由、欲加之罪逮捕和拘留市民。

 

有些抗議者和社運人士白天無所畏懼地走在大街上,但到了晚上就必須躲藏起來,甚至為了避開逮捕而搬到別的親友家。

 

 

為打擊異己 逮捕上百人

 

緬甸著名作家和歷史學教授 Maung Thar Cho 深受年輕人歡迎,他在全國各地發表的演講在YouTube 和其他社交媒體網站上得到高點擊率和激烈回響。他在2月1日政變前幾小時,被身穿軍服的人士蒙上雙眼帶走,至此下落不明。

 

教授的親戚表示:「他對軍政府的態度隱晦,他的演講一直是建立於學術上的。」而 Maung Thar Cho 被突襲拘留,視為給異己提出的警告,自政變以來也有其他作家遭到無預警逮捕。

 

緬甸人權組織政治囚犯援助協會(AAPP)18日表示,已核實自2月1日以來共,發生521起與政變有關的逮捕事件,其中477人仍被拘留或即將面臨指控,其中包含平民、記者、作家、僧侶、學生領袖等。

 

 

全民共識 改變政治體系刻不容緩

 

29歲的緬甸人權社運人士順雷宜(Thinzar Shunlei Yi)表示:「這不只是場肢體抗爭,更是一場心理戰。」闡述白天參與抗議活動的風險,晚上被秋後算帳的心理壓力。

 

順雷宜說:「儘管存在危險,但必須讓人民和軍政府知道,我們目前的政治體系正在崩潰」,強調緬甸需要一種新的「解決方案」和「社會架構」,也表明長期存在的緬族獨大問題,重申重建體系應包括所有人民和種族。

 

從仰光到第二大城曼德勒(Mandalay)甚至偏遠村莊,全民冒著被抓捕的風險上街抗議。雖然大部分街上的都是嘗過民主滋味的年輕人,但上一代因體會過軍政府獨裁的統治,也得到許多年長一輩的支持,全民共識「改變」刻不容緩。

 

 

半世紀殘暴獨裁 願新生代不需再恐懼

 

現年48歲的博博(Sanchaung Bo Bo)表示不願新生代承受和他一樣的痛苦。當時15歲,參與1988年大規模反對軍政府抗議,遭受殘酷鎮壓逃亡至北部緬甸。而博博有30多名朋友遭到殺害,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 Watch)稱當年的抗議活動中有數千人被殺。

 

1998年,博博回到了仰光,試圖組織10週年紀念活動遭捕。他被指控誹謗國家,並在監獄中服刑11年屢遭酷刑,並在2000年被一名獄警用金屬鍊條打至左耳失聰。

 

博博說:「人們仍然承受著那一代人的創傷。」他認為緬甸不能再退回到軍事統治時代,並表示法律必須「具體而公正」,深深呼籲國際社會保護緬甸人民。

 

 

「我們看不見未來 只為自由而戰」

 

博博則對此次抗爭抱有希望,因年輕人現在已經嚐到了民主,且受教育程度要比上一代人高。Z世代所拿出的創意性標語、諷刺獨裁政府毫不手軟且善用網路散波資訊。

 

32歲的不具名抗議人士表示,年輕時緬甸供網不穩,教會他如何在沒有網路的情況下組織,並指削弱網路並不會停止他們的抗爭,他們已經準備好了。

 

另外一名年輕抗爭者因新冠肺炎,六個月前從新加坡搬回仰光,他表示:「現在我們看不見目標和未來。因此,我們為民主和自由而戰。」並對於過去軍政府獨裁專政表示:「我們知道我們父親那輩的經歷,我們不想要軍隊,我們想要民選的政府,所以我們要出去抗議。」和他的許多同齡人一樣,白天抗議但到了晚上,他從一家到另一家逃避逮捕。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現在上報國際新聞也可以用聽的,在Apple PODCASTGoogle PODCAST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