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情色女王】壇蜜把名字獻給神佛 要做包容他人慾望的容器

重點就在括號裡 2021年02月28日 15:42:00

壇蜜形容自己的狀態,是「切斷自身內部的電源」,唯有變成觀眾想看的形狀,才能容納他們的欲望。(翻攝自dan_mitsu IG)

台灣媒體封為情色女王的她,有一個氣派如名門千金的本名:「齋藤支靜加」。搭配她常給人坦胸露臀的印象,拿來當作谷崎潤一郎官能小說的角色名,好像也不突兀。當然,日本文化裡的「官能」,當然不是心理學的專有名詞,試著在日文辭典查這兩個漢字,多半都會出現「肉体的快感」或「特に性欲を享受」等等描述,光看漢字就知道那絕不只在講五官的感受──更刺激、更帶有性愛交歡之描述。

 

不過,她在鏡頭前,雖然官能雖官能,可是她卻將自己的名字獻給神佛,壇是神壇,蜜是供物,給人性感視覺效果的「壇蜜」,似是五蘊皆空,竟有超脫塵土世俗之感。

 

壇蜜寫真集封面。(取自網路)

 

為什麼要取這個藝名?她回答,這是在身心都處於極度飢渴的情況下,「在澀谷的家庭餐廳裡,點了哈密瓜汽水之後想到的」。為何飢渴?從小就學習日本舞坂東流(而且有教師資格),高中在海外曾短期留學,昭和女子大學畢業後也取得英語教師證了,但脫離學生身份,自言自己的人生是徬徨且空白的女人,「總之就是不想工作,但是不得不做,就算做了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才對」。

 

想成為平凡上班族,但面試全都失敗,身體出現異狀長了濕疹,母親說不要再勉強自己了,她才鬆了一口氣,也開始她豐富的人生歷程。日式和果子店實習生,銀座女公關,葬儀禮儀師,法醫學院研究助理(工作是解剖大體),二十來歲的階段,在各式職場世俗翻滾著,求職路上跌跌撞撞,像一塊永遠都在吸收的海棉,所以飢渴。

 

壇蜜有情色女王的封號。(翻攝自dan_mitsu IG)

 

最後,因為遊戲《人中之龍4 傳說的繼承者》配音甄選,以本名齋藤支靜加被選上,二十九歲,她以性感寫真女星這個身份,搭著那獻給神佛的藝名,正式呈現在世俗面前。

 

不過性感寫真女星,其實並不只是拍拍照而已,根據她的說法,輕描淡寫,說起來很簡單,但實際做起來,那樣的角色塑造,其實艱難無比,就是「盡其所能地,表現出妖嬈一面來取悅觀眾」。

 

上綜藝節目被問到職業是什麼,她以魅惑口吻回答:「負責做色色的事的大姐姐」;電影《請做我的奴隸吧》的首映會,她將內褲脫下,原汁原味丟給底下的觀眾;東京體育報電影大賞頒話題獎給她,在台上掀起裙子,讓北野武在豐滿臀部簽上「下陰」兩字;受邀為養樂多燕子隊球賽開球,毫不意外,球衣底下是一套緊身的死庫水(スク水),她秀出美麗胴體,丟出會讓打擊手眼睛不知要放哪的strike;她替宮城縣仙台拍觀光宣傳短片,她輕拂該縣吉祥物(形象為巨龜)「飯糰丸」的頭,柔聲問道「我可以坐在上面嗎」、「這樣舒服嗎」,直接遭女性團體抗議下架。

 

她在鏡頭前,雖然官能雖官能,可是她卻將自己的名字獻給神佛,壇是神壇,蜜是供物。(翻攝自dan_mitsu IG)

 

受到批判,她回答:「當然我與相關人員確實要面對被批判的狀況,不過,當縣政府選擇由我來代言、並且彼此同意這樣的表演時,我能做的,就是盡我所能的表演,畢竟這是工作。」

 

除了性感,上節目搞笑顏藝翻白眼,她絕對可以醜化自己做到百分之百,但她也可以在新聞評論節目直指世事的問題所在,說話一針見血。

 

2013年,閱歷豐富的她,在《半澤直樹》以情婦形象爆紅,有一次,TBS電視台的紀實節目《情熱大陸》跟拍她,訪談者問她「妳對妳現在人氣很旺有什麼感覺?」,她笑著回答:「這個世界太病態了吧」,她太清楚觀眾想要從她這副肉體得到什麼,於是她就給觀眾什麼。她形容自己的狀態,是「切斷自身內部的電源」,因為只有自我內在變成「空」,才能容納觀眾想看的東西──唯有變成他們想看的形狀,才能容納他們的欲望。

 

她太清楚觀眾想要從她這副肉體得到什麼,於是她就給觀眾什麼。(翻攝自dan_mitsu iG)

 

在各大雜誌拍攝性感寫真時,身旁的工作人員個個身著厚重大衣,只有她,毫不扭捏地在寒冷的天氣裡,將薄紗脫去。攝影師指示,現在要表現出幸福的樣子哦,她認真地回問,什麼是幸福?身旁工作人員,有如世故的大人像是看到未經世俗的小孩問了極其淺薄的問題,於是紛紛笑了,但是我們都知道,其實沒有人知道幸福會是什麼形狀、什麼樣子的,只能以笑來打混過去。

 

戶外拍攝,冷冷的陰天,攝影師又指示,這個有水的倒影不錯,那妳就坐在這攤泥水裡好了,她不假思索也不帶任何情緒,蹲坐在泥濘裡,對著攝影機露出誘惑神情,任憑泥水染灰那件薄紗裙。搭著淨白豐滿肉身,一灰一白,那畫面竟然有點像朵不沾淤泥的純潔白蓮花。

 

《請做我的奴隸吧》宣傳照。(取自網路)

 

看似無欲無求的神秘女人,前些日子宣布結婚,對象比她還神秘,是畫山田孝之曾以偽紀錄影集的形式改編過的作品《東京都北區赤羽》的漫畫家清野とおる,老公面對鏡頭,無關疫情絕對會以口罩示人(據太太所述「他連睡覺都會戴口罩」),婚後維持神秘的「半週婚姻生活」(他一週裡有半週仍住在赤羽區,另外半週去她位於世田谷區的處所),她說一見鐘情的契機,是兩年前同台上綜藝節目,他貼心地替她別上麥克風的那瞬間,心想絕對不能錯過這個人,兩年後成了夫妻。

 

出奇不意,她像一條由各點構成的細線,而點與點之間總是沒有任何關係,但她就是能將這些點連成一線,是情色女王,是包容他人欲望的容器,也是遇見緣份仍會心動追逐的尋常女子。獻給神佛的供物,不再超脫塵土世俗,也許是為了知道幸福是何物,所以她正努力將這些幸福裝進其中。

 

壇蜜與老公的結婚照,兩人都沒露臉。(取自推特)

 

※重點就在括號裡:經營FB粉絲頁【重點就在括號裡】,擅長對著影劇碎碎唸(有時還有音樂)。座右銘為村上春樹的「只要十個人中有一個人成為常客,生意就能做起來」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