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他能讓挪威鮭魚染病 也可讓台灣鳳梨長蟲

李濠仲 2021年02月27日 07:00:00

當年挪威鮭魚也是在劉曉波獲頒和平獎後,突然被中國檢測出疑有病毒。(湯森路透)

2010年,挪威諾貝爾委員會頒贈和平獎給劉曉波,主要表彰他「長期以來以非暴力方式在中國爭取基本人權」,當時他正因抨擊時政、關注民間維權、呼籲平反六四,以及要求中國進行民主憲政改革,被中共視為重點監控對象。劉曉波的獲獎,中國維權人士多很感動,卻也直接惹怒中國政府。緊接著,中國要求挪威撤銷其獎項未果,要求挪威政府道歉不成,於是把氣出在挪威鮭魚身上,造成挪威鮭魚出口業大受影響。

 

諾貝爾和平獎歷來曾讓不少極權國家氣得牙癢癢,像是頒獎給反納粹的奧西次基(Carlovn Ossietzky/1935年),得罪了納粹德國;頒給蘇聯物理學家薩哈羅夫(Andrei Sakharov/1975年),得罪了蘇聯;頒給波蘭工運領袖華勒沙(Lech Walese/1983年),得罪波蘭共產政權;頒獎給翁山蘇姬(1911年),得罪緬甸軍政府;頒給伊朗人權律師伊巴迪(Shirin Ebadi/2003年),得罪伊朗。當時這些極權政府的反制,多是再強化對反抗者的控管,又或者警告要沒收得獎者獎金和獎牌,又即便西藏流亡領袖達賴喇嘛1989年獲獎,當時的中國也未如今日能直接藉機生端,拿貿易制裁作為對挪威的「懲罰」。

 

劉曉波獲獎後,一度導致中國政府對挪威進行全面性報復,包括取消兩國官方高層互訪,中止商業合作,禁制旅行社出團挪威,連帶波及學術、文化交流,2012年中國公布外國人72小時免簽過境北京、上海新法,歐洲有31個國家獲此禮遇,也只有挪威被擋在門外。此外,挪威鮭魚便是最顯著的政治犧牲品。

 

挪威鮭魚占全球高比例產量,當年中國進口鮭魚有高達90%來自挪威,一來兩國長年友好,轉嫁而有貿易紅利,二來挪威鮭魚養殖品質受到信賴,具備市場競爭優勢,生魚片大國日本甚至為迎合國內消費者喜愛,還要每天以巨無霸飛機載送運來新鮮的挪威鮭魚。也就是說,挪威鮭魚品質是經得起考驗的。

 

但就在劉曉波2010年年底獲頒和平獎,隔年中國官方就發布消息,「突然」發現挪威鮭魚有感染病毒疑慮,進而陸續依約出口到中國的挪威鮭魚,全都被臨時延長了檢驗流程,此一技術性擱置對以保鮮為重的挪威鮭魚相當不利,很快的挪威海關扣留的鮭魚貨櫃便開始長蛆腐爛,腐爛的鮭魚根本再也無法交易,挪威鮭魚業者幾乎血本無歸,很長一段時間,中國官方持續如法炮製,不斷向挪威政府施壓。但挪威鮭魚直到今天究竟有什麼病毒仍不得知。

 

就在中國經貿部門一面緊咬挪威鮭魚有病,外交部門一面強勢要求挪威政府為和平獎頒給劉曉波一事公開道歉,如此以經圍政下,挪威執政者為紓解業者因政治因素造成的損失確實傷透腦筋。一來,挪威鮭魚品質根本沒有問題,二來,和平獎是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獨立作業,官方如何代其道歉?又果真道歉,和平獎百年信譽勢將毀於一旦。

 

今天中國海關總署以「多次從台灣輸入大陸的鳳梨中截獲檢疫性有害生物」,和當年「發現挪威鮭魚疑有病毒」,根本就是同一路數,一下要你政府為頒獎劉曉波公開道歉,否則挪威鮭魚將繼續生病下去,一下要你接受「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否則台灣鳳梨不知道還有多少有害生物,中國官方總言:「中國內政外部勢力無權說三道四」,卻要挪威民選政府為國內獨立機關(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所做決定收回成命,要台灣民選政府遵照中國獨裁政府的專斷意志行事,仗勢干預方式之一,就是要你的魚生病就生病,說你的鳳梨有蟲就有蟲,把原本的常理魚貨蔬果交易,轉而成為他國政府的漁民、農民收益銳減內政問題,所謂「中共利用農民起家」,或已再有了新解。

 

※作者為《上報》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