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王建民:我已達到自己定的標準

張若瑤 2017年01月26日 21:00:00

2016年堪稱王建民的經典重生年,雖然球季結束後,堪薩斯皇家(Kansas City Royals)並未續約,讓他6度成為自由球員,王建民卻很淡然地說出,人生要「拿得起放得下!」(攝影:葉信菉)

去年投完整個球季後,王建民6度成為自由球員。

 

2016年的堪薩斯皇家(Kansas City Royals)與2013年的多倫多藍鳥(Toronto Blue Jays),兩個大聯盟隊伍,同樣都沒和他續約,為什麼王建民這次的反應,和3年前卻有如天壤之別,甚至首度說出「只要達到給自己的標準就好」這種不計得失的話了呢?

 


 

不願成為「開完刀就廢掉的投手」,若那是下台前最後身影,王建民得先證明自己還可以,「要是沒做到,人家就會這樣記憶我。」近3年都吞不下那口氣,別人越是認為「王建民投手生涯結束了」,他越想回去。

 

「那個時候,不管有沒有當先發,我就是希望能再站回大聯盟投手丘。」他完全不讓自己有「放棄」的選項,這個目標在2016年完成了,王建民總算寫下傳奇新頁。不過,待在堪薩斯皇家才142天,他的心境卻急轉直下,和以往大不相同,「現在沒有覺得一定要做到90分或100分。」

 

除了家人親情的呼喚、年齡日益增長與體力負荷超載外,最有可能的因素,就是既然已經證明自己,他何苦還再讓開過大刀的右肩繼續痛下去,畢竟王建民其實已經不缺錢了。

 

 

16年職棒生涯中,待過8個大聯盟隊伍(含所屬的小聯盟),2009年堪稱王建民最低潮的時刻

 

那場手術是命運分水嶺,自開完刀後,很多狀況就不再是他能掌控的,關節痛像夢靨,如千蟲萬蟻吞食他的能量,就算花了1年克服一抬手就出現皮肉撕裂般磨難的恐懼,王建民仍對術後所造成的影響耿耿於懷,幫他做復健的防護員看著他每天掙扎,終於忍不住發聲:「丟一顆輕鬆會痛,用力丟也是痛,你可以選擇,或者乾脆不要打,回家算了。

 

開不開刀其實也不是王建民當時能決定的,看X光片的時候,白髮蒼蒼的運動傷害權威醫生安德魯斯(James Andrews)有如工程師檢查老舊機器般,不帶憐憫地挑出毛病來,「你這裡斷了,那裡破了」,但這個震撼持續沒幾天,球團不給王建民任何猶豫的機會,又安排他回到醫院,「躺在手術台上閉眼前,只記得醫師說,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好。」接著,隔天他就出院了。

 

足足有2年,情緒在沮喪幽谷盤旋,「常常投完一場復健賽就得休息幾天,狀況一直好不起來」,為了證明自己還能丟球,他寧願咬牙上場,甚至持續吃了5、6年的止痛藥

 

像國民隊這種完全衝著洋基時期威名、想賭一把押寶他傷後別來無恙的球團,發現苗頭不對,馬上認賠殺出。

 

事後看來, 2011年在華盛頓國民(Washington Nationals)傷癒再起,王建民雖然一度展現出復活跡象,卻極有可能是性格好勝的他,硬撐出來的,直到2012年表現沒過去亮眼,像國民隊這種完全衝著洋基時期威名、想賭一把押寶他傷後別來無恙的球團,就沒給過多耐心,一下就對王建民打問號,認賠殺出

 

其他上門的球團,也幾乎是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讓他成了所謂的「4A投手」,那是對比3A強(3A為小聯盟最高等級),卻不夠格長待大聯盟投手的一種安置。

 

2013年8月25日,王建民自多倫多藍鳥(Toronto Blue Jays)對戰休士頓太空人(Houston Astros),「先發」投了3局後退場,便開始在小聯盟打轉,甚至一度淪落到沒球隊要,只好屈就獨立聯盟。2015年6月,王建民蹲進大西洋獨立聯盟「南馬里蘭藍蟹隊(Southern Maryland Blue Crabs)」時便自我許諾,「這是最後一年,如果有上就打,沒上差不多要結束了。

 

即使2013年,以「3A投手」身分回到昔日揚名立萬的老東家紐約洋基(New York Yankees),他們也沒有給王建民重返大聯盟的機會。圖為王建民被換下場交出手中的球。(球迷提供)

 

「竟然連一支職棒系統的球隊都沒有,要跑到獨立聯盟去!」王建民和其他球員共擠同間更衣室時,心裡頭真是悶到極點,投手教練開口總是只會說,「喔,你明天幾點到場!」他出賽有牛棚就丟,沒有就自己去跑步,好像被丟在那兒自生自滅,整個人愈發懶散,「沒人管,就完全放鬆了。」

 

獨立聯盟內也有從大聯盟退下的球員,他們的目標當然不是就這樣待下來,還是想回到美國職棒系統,王建民漸漸觀察出一些端倪,「如果要繼續,就得丟出成績讓別人看到,再把你簽回來。

 

不像大聯盟在球場上有重量訓練室,他還得提早起床,特意去飯店附近找健身房運動,什麼都沒有的時候,王建民就必須土法煉鋼,「徒手做一些有幫助的動作。」他有一搭沒一搭的,只能做好最基本的要求,「練好身體,保持健康出場。

 

這樣的生活少了驚滔駭浪,卻多了幾分恬淡安逸。某日,一位腳拉傷纏滿繃帶的球員,堅持不肯下場仍要繼續比賽的果決神情,讓王建民如同雷擊般驚醒,「他全身是傷都還能站在那,我在幹嘛?怎麼不努力丟球?

 

開完刀後,會去閃開痛的點不敢丟,球速越來越慢,當投球策略不變,角度卻轉變,熟悉的伸卡球就回來了

 

再回到球場,王建民笑說自己「ㄍㄧㄥ」了很久,眾人的激勵雖然有助於跨越心理障礙,但肉體上的復原卻仍需仰賴時間與奇蹟,而神奇魔法出現在2015年11月的「德州棒球農場佛州分校(Florida Baseball Ranch)」,它讓王建民改變了出手的角度,「開完刀後,會去閃開痛的點不敢丟,球速就越來越慢,只剩下86、87哩。

 

 最艱難的處境已遠,當投球策略不變,角度卻轉變,熟悉的伸卡球就回來了,而堪薩斯皇家沒多久跟著送上大聯盟合約,只不過執行的並非王建民在全盛時期的「先發」要務,「以前先發5天投一場,中繼的話沒辦法,重訓不可能固定在哪一天,就是要每天做一點去補足它。」

 

熟悉的感覺,熟悉的位置,卻有著不熟悉的距離,2016年4月10日,首次從左外野牛棚一路跑了約100公尺到投手丘(Pitcher's mound),先喘口氣再用釘鞋鏟壓幾次腳下紅土,9局上零失分,王建民抬頭看了看三壘後方的投手休息室一眼,「一定要讓3好球數先出來」,他在心底告訴自己,就是現在了,那些說我「投手生涯結束」的人,你們看清楚,「王建民又回到大聯盟」了!

 

2013年,王建民被多倫多藍鳥隊指定讓渡(DFA),選擇回到藍鳥3A的水牛城野牛(Buffalo BISONS),自此開啟了近3年在3A遊走的浪人旅程,甚至還一度進入獨立聯盟。(球迷提供)

 

大部分的時間,我都聽不到觀眾在說什麼,但心情很煩的時候,旁人的咒罵就會不由自主的入耳,比如說你很爛、滾出去之類的。」王建民繼2013年披多倫多藍鳥戰袍,先發1局狂失7分被打爆的慘敗,2016年重返芬威球場(Fenway Park),相隔3年多為堪薩斯皇家再度對上波士頓紅襪(Boston Red Sox),雖然中繼3局、只小失1分,但過程中就體驗了心情上的三溫暖。

 

當「中繼投手」的疲勞轟炸並沒有真的讓王建民苦惱太久,美國時間8月30日堪薩斯皇家主場和紐約洋基3連戰的第2場比賽,暫時成了他重返大聯盟後的最終戰。2016年9月1日,王建民被堪薩斯皇家放進15天傷兵名單中,9月底,他雖然6度成為「自由球員」,心情卻反倒像鬆口氣,言談中少了些許不服輸的倔強感

 

從來都認為,自己只是做該做的事,對於接下來要往哪兒去,王建民表現得比以往篤定,「不擔心表現差你們不喜歡我,只是覺得背了一個很大的招牌在身上,像『台灣之光』這幾個字就很敏感,讓我喘不過氣,但不會因此強迫自己做突破,還是會照原來的方式走下去。

 

若沒再拚上大聯盟,接下來會給自己1年時間,到處走走看看,再把美國房子處理掉,回台灣陪家人。

 

球場上的壓力,王建民認為他扛得住,而盛名之累,反倒是比較難以應對的課題,「雖然已經習慣被關注,卻也想像普通人一樣自由。

 

眼下,似乎只能讓生命順著流走。2016年底返家時,王建民曾說過,「有球隊就打,沒有就退休。」無大聯盟合約,職棒生涯可能會結束,他揣想著,若真的停下腳步,要給自己1年的空窗期,四處去走走看看,「完全休息,接著把房子處理掉,美國那邊結束,就沒有必要再待下去了吧!」

 

曾提過想回台灣教小朋友打球,王建民認為,可以擁有自己的棒球學校或農場當然是最好,「不過,那一定要很大的資金,我也沒辦法籌到,所以,看看是否能到學校裡面去,不會只待在哪個固定學校。」

 

然而,這個心願能不能實現,卻仍是未定之數,雖然找不到留下的理由,「但孩子都在美國上課,我也沒真的有去接觸誰」,王建民唯一肯定的是,希望下一步能先以家人為中心。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聽見媽媽呼喚 王建民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側寫王建民/巨人的背影

 

‧剪輯:羅佳蓉

‧攝影:葉信菉

‧撰文:張若瑤

‧場地提供:誠品行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