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路上】奧斯卡大熱門趙婷為獨立製片而活 處女作磨到骨瘦如柴終破厄運發光

李雨勳 2021年03月10日 11:16:00

趙婷因為執導的《游牧人生》接連獲獎,成了國際影壇關注焦點。(探照燈影提供)

中國導演趙婷以《游牧人生》從拿下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後,一路橫掃各大電影獎項至今,日前又獲得金球獎最佳影片與導演獎,無疑是衝擊奧斯卡獎的大熱門。家境富裕的她,從小在英美求學,長大後為了在好萊塢圓導演夢,她到處借錢,甚至倒貼賠錢,就是不靠家裡救濟,曾經銀行戶頭裡有多少錢,就全都拿去當拍攝費用,靠著一口氣才獲得今天的成績。

 

趙婷出身於北京,16歲出國唸書,畢業於紐約大學電影學院碩士班,那是李安的母校,而李安也是她最喜歡的導演之一,如今她更追隨李安的步伐,成為第二位擒獲金獅獎和金球獎的華人導演。才華洋溢的她來頭可不小,爸爸是北京首都鋼鐵公司前總經理趙玉吉,繼母是知名女星宋丹丹.她沒因此有嬌氣,一心想走自己的路,父母也非常支持她在事業上的選擇。

 

趙婷(左)在《游牧人生》拍攝現場掌鏡,右為女主角法蘭西絲麥朵曼。(探照燈影業提供)

 

對於被貼上「星二代」的標籤,她淡然地說,自己也認識很多家世顯赫的朋友,但他們都是靠自己努力,也很低調,「我覺得不應該被這些標籤所束縛,這些只會約束到你的創作和思路,是會分心的。」她不是嘴巴說說,在拍電影幾乎快要窮途末路之際,她並沒有尋求父親和繼母的幫忙,反而刻意對他們隱瞞,就是要靠一己之力突破難關。

 

所謂萬事起頭難,趙婷憑藉處女作《哥哥教我唱的歌》入圍了坎城影展「導演雙週」單元,因細膩描繪美國中西部拉科塔族與蘇族混血的兄妹故事,而開始在影壇嶄露頭角,其實該片籌備過程一波三折,那時她四處籌錢,每天只睡幾個小時,吃不好睡不飽,讓她體重一度狂降,只剩98磅(約44公斤),配上170公分身高,整個人看起來骨瘦如柴。

 

身兼編劇的趙婷,當時獲得《小鬼當家》導演克里斯哥倫布在母校紐約大學設立的一個扶持青年導演的獎助計畫,一共有三個劇本脫穎而出,她的《哥哥教我唱的歌》就是其一,讓她獲得10萬美元(約277萬台幣)的獎學金。

 

趙婷以《游牧人生》獲頒金球獎最佳導演獎,是首位獲此殊榮的亞洲女性導演,她透過連線發表感言。(湯森路透)

 

然而後續發展並不順利,整整6年,趙婷都處在希望與絕望之間。那時候的她獨自在美國的印第安部落尋找演員,天天搞到精疲力盡,30多歲了還是一事無成,怎麼可能不心急。她說,因是獨立製片,本來就生存不易,最常遇到的情況是一得到資金到位的回覆,她就迅速租好機器設備,往往臨開拍前電話又響起,還沒接起電話,她就知道又完了,「已經有過太多次這種情況,我已處於麻木跟絕望的狀態裡。」

 

也因為資方的屢次爽約,趙婷已經賠了很多錢,像是籌組好劇組,臨開拍投資又飛了,她只能自掏腰包付給每一位工作人員一半的酬勞。她回憶道,即使得知有人願意投資她的電影,除了興奮之外,「我更多的是害怕,怕又得而復失。」

 

只是,趙婷眼看她故事裡的主角,也就是那些印地安孩子正在暴風成長,再不開拍,這些孩子都要變大人了,而且面對孩子張著天真的雙眼,殷切詢問她電影何時開拍?更是讓她感到痛苦。籌資無望已夠煩人,沒想到她回到紐約布魯克林住處,發現家裡竟遭小偷光顧,包括攝影設備、電腦、硬碟都不見了,雙重打擊讓她徹地醒悟,決定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放手一搏,先拍再說。

 

《哥哥教我唱的歌》是讓趙婷在國際影壇初試啼聲之作,對她而言別具意義。(取自《哥哥教我唱的歌》劇照)

 

那時候趙婷對攝影師男友喬書亞詹姆斯理查茲說:「我需要100萬美金拍這部我寫了多年的劇本,現在無法實現了。我還有10萬美金(獎學金),我們不能再等了,就拿這些錢去給孩子們拍一部電影,但是我現在沒辦法付你錢。」於是她加速重整劇本、租設備、建劇組,抱持著如果這次放棄,以後就不會拍電影的決心往前衝,驚濤駭浪下完成了這部處女作。

 

經過第一次拍長片的震撼洗禮,第二部作品《重生騎士》的開拍,她心情就篤定許多,製作費甚至更省,只花8萬美金(約222萬台幣)成本便拍出來,成果跟那些動輒上億美金的大製作相比,毫不遜色。

 

《重生騎士》根據真人實事改編,聚焦一名西部牛仔在墜馬受傷後,雖然接受開顱手術,仍對賽馬競技念念不忘,不顧風險堅持追夢的故事。趙婷在一次洛杉磯舉辦的獨立電影導演論壇活動上,聊到這部片是在南達科塔州的印第安保護區拍攝,住宿費低廉,且劇組也才6個人,加上當地人都認識她,才能以超低預算拍攝完成,「當時我的銀行戶頭裡有多少錢,就是拍攝費用。」

 

《重生騎士》根據真人實事改編,男主角就是由該故事主人翁布雷迪雅羅親自出任,所有演出全都是真情流露。(取自《重生騎士》劇照)

 

也因為自己是出資老闆,讓趙婷在創作上佔有極大優勢,「因為我不必跟投資人交代,現場也沒有製作人指揮我該怎麼做,我可以精確地拍到我想要的。」以一名女生又是東方人之姿,去拍攝一部以西部牛仔為主題的電影,肯定不容易,但她做到了,《重生騎士》不僅影評一片叫好,還受邀在坎城影展導演雙週單元首映,並贏得藝術電影獎的肯定。李安看了也激賞不已,惜才地說:「自《重生騎士》後,趙婷是近年最令人期待的導演之一。」

 

接連兩部作品擊出安打,趙婷的拍攝技巧明顯更趨嫻熟,而《游牧人生》的推出無疑是揮出一支全壘打!

 

該片是她根據潔西卡布魯德的報導文學改編,描述失去丈夫的老女人,因爲經濟大蕭條,失去工作與家園,迫不得已踏上一邊打工一邊流浪的旅程。《洛杉磯時報》盛讚她將虛構與事實完美的無縫銜接,斬獲海內外大小電影獎項不計其數,繼日前在金球獎大放異彩後,近日又在影評人票選獎(Critics Choice Awards)抱回最佳影片、導演、改編劇本與攝影4大獎,無疑成了衝「奧」的頭號種子選手。

 

《游牧人生》廣被看好可在奧斯卡獎大有斬獲,女主角法蘭西絲麥朵曼身兼該片監製,也被認為是衝擊影后的熱門人選。(探照燈影業提供)

 

隨著奧斯卡頒獎季逼近,趙婷每次獲獎都像在書寫紀錄,沒想到此時此刻多年前她接受美國一家電影雜誌採訪時,批評中國是一個「遍地謊言」的國家的言論,被中國網軍搜出,還把她對澳洲媒體說過「美國現在是我的國家」的訪問也翻了出來,導致玻璃心碎滿地,連帶她的《游牧人生》本來已排定要在中國上映,也被臨時撤檔,而她首次朝商業進軍執導的漫威超級大片《永恆族》,也可能因此在中國上映不了。

 

好導演會用作品去說話,趙婷亦是如此,中國網友質疑她的身分認同問題,其實只是不願承認,融合東方與西方的成長背景,在她身上已得到了最完美的體現,如同《游牧人生》最後字幕打上:「獻給不得不上路的人,我們路上見。」可惜中國非但錯失一部好片,也不把她當同路人了。

 

《游牧人生》想表達的意涵如同趙婷在金球獎的得獎致詞所言:「 同情心打破人類之間的所有籓籬,獻給所有在人生中某個時間點經歷這段困難而美麗旅程的人。」(探照燈影業提供)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