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綠眼珠依舊 「阿富汗女孩」從容面對人世流轉 

王莛瑜 2017年01月18日 22:27:00

1985年登上國家地理雜誌封面的「阿富汗女孩」古拉(Sharbat Gula)在遭巴基斯坦驅逐出境後回到祖國阿富汗,並向媒體表達目前生活已經安頓好、希望能有新的開始。

 

古拉現在年約45歲,育有3女1子,並與他們一起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生活,他對記者表示,在經過一連串的悲慘經歷與痛苦後,希望能在這裡獲得平穩、安定的生活。

 

 

不知自己家喻戶曉

 

古拉被拍攝照片時年約10歲,這張照片使她的外貌在當時被視為是阿富汗戰爭難民的象徵。古拉上一次面對媒體,是2002年時拍下關鍵照片的攝影師麥凱瑞(Steve McCurry)與國家地理隊深入阿富汗的難民營尋找古拉的下落,最後持續追蹤到巴基斯坦才找到本尊。

 

在這之前,古拉完全不曾看過這張照片,更不知道她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就這樣渡過17年。

 

 

就如同許多阿富汗人民,她在巴基斯坦尋求闢護並在當地生活長達35年,最後卻被捕入獄,並在2016年底因違法持有巴基斯坦身分證件而遭驅逐出境。

 

阿富汗難民無根

 

古拉表示,當時他們在巴基斯坦和同樣隸屬於普什圖族(Pashtun)的兄弟們住在附近、街坊鄰居彼此互相照護,過得相當快樂,但沒想到最後巴基斯坦政府竟然會這樣對待她。

 

她的案例也顯示,現在定居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其實是隨時有可能遭到逮捕或驅逐出境的,雖然當地法律確實有規定非巴基斯坦人持有身分證明是違法的,然而實際並沒有徹底地在執行。

 

 

牢獄中的生活最煎熬

 

古拉現在生病且身體相當孱弱,但她翠綠色的眼睛中仍然充滿恐懼和希望。

 

她說,在她已經準備好賣掉房子、搬回阿富汗的前兩天晚間,突然遭到襲擊並且直接把她關進監獄裡。古拉相信,巴基斯坦政府早就計畫要逮捕她,才會挑在她離開前行動。

 

 

「我當時告訴警察,我持有假證件是為了要賣掉房子、還有讓我的孩子們能受教育,沒有身分證件,這2件事情根本是天方夜譚。」

 

不願回巴基斯坦

 

古拉在獄中待了15天,第一周在獄中,但第二周就因為她的C型肝炎惡化而進醫院治療。她說:「那真的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日子。」

 

在巴基斯坦政府發現國家名譽受損時,曾經主動提供古拉留下來的機會,但她拒絕了。「我告訴他們,我要回我的祖國,你們讓我在這裡待了35年,最後卻如此對待我,真是夠了。」

 

 

而古拉的丈夫及大女兒皆在巴基斯坦的白夏瓦(Peshawar)過世,古拉說要是哪天她回到巴基斯坦,也只是為了要為丈夫和女兒祈禱而已。

 

10歲登上雜誌封面

 

阿富汗女孩的名稱,是來自1984年麥凱瑞在難民營拍下了古拉的照片,當年她剛好在由帳篷臨時搭起的學校上課,後來這張照片登上了國家地理雜誌的封面,她碧綠的雙眼似乎是在傾訴戰爭的冷酷無情,後來備受矚目、成為歷年來反覆印製最多次的版本,但古拉本人其實完全不知情。

 

「當我弟弟拿那張照片給我看的時候,我意識到那是我自己,當下真的很驚訝。我從小不喜歡拍照、也不喜歡面對媒體。一開始,我很擔心成為公眾人物,後來發現我好像間接幫助了許多難民,才比較能夠釋懷。」

 

 

古拉的6個孩子(其中2個女兒在白夏瓦過世)都沒有繼承到他的綠色眼睛,但她的弟弟和其中1個妹妹,和她有同樣顏色的眼睛。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迫使阿富汗人民逃竄至他國尋求安穩的生活,而她也是其中之一。古拉的母親在她8歲的時候生病去世,因此當戰爭來臨,只得舉家遷移到巴基斯坦,並居住在難民營的帳篷中;古拉13歲就嫁為人婦,但丈夫卻早早死於C型肝炎。

 

阿富汗邊界的警察。(湯森路透)

 

盼和平儘早到來

 

古拉回到祖國後和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在總統府見面,並表示「他們溫暖的歡迎我回來,我非常感激,也希望上帝保佑他們。」

 

 

阿富汗政府也承諾將會給予財務上的支持,也會在喀布爾找一間房子讓她居住,但她目前沒辦法回到出生地喀特區(Kot),那裡已經被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m, IS)佔據,而當地民眾幾乎都已經逃離。

 

古拉認為目前最首要的是讓她的孩子到學校接受教育,再來想要建立一個慈善基金會或醫院,來照顧貧窮的孤兒和寡婦。她也祈求和平盡快到來,這樣人們就不會再無家可歸。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