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遺族之痛】墜機新聞勾張庭瑚喪父回憶 慣性堅強首場個唱卻嚇跑三魂七魄

王慧倫 2021年03月29日 16:01:00

張庭瑚出生空軍家庭,小五時爸爸因墜機意外殉職,成為他心中永遠的痛。(楊約翰攝)

「台東志航空軍基地發生2架F-5E戰機擦撞,戰機失事墜海,飛行員一死一失蹤…。」

 

前兩天新聞報導著戰機墜海意外,熟識張庭瑚的人心裡有數,「他的情緒肯定又受影響了。」果然他腳步蹣跚進了公司,遇上經紀人只默默丟下一句:「又掉下來了」,便面無表情窩在角落裡滑手機。同事們不敢多說什麼,依稀記得去年底一樣發生戰機意外墜落的消息時,張庭瑚也是這般悶悶不樂、心情特別難受。

 

張庭瑚近來因參加《全明星運動會》備受矚目。他出生空軍家庭,爸爸是空軍中校張健翔,小時他曾和爸爸合拍過軍校招生廣告,父子感情緊密。他小學五年級時爸爸出任務,在新竹外海的空難中殉職。當時張爸爸駕駛的幻象2000戰鬥機引擎熄火,原本有可能墜毀在鬧區,但機上兩位飛行員為降低傷亡拚命飛離,最後墜毀在新竹外海。張庭瑚曾講起這段往事心痛的說:「記得當時我在睡午覺,只聽到媽媽一直在哭。這兩位喪生的飛行員,其中一位是我的爸爸,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以他為榮!」

 

張庭瑚(右圖左)從小與爸爸感情深,還曾穿著爸爸的昔日軍裝拍照紀念。(取自張庭瑚臉書)

 

爸爸過世後,張庭瑚媽媽辛苦撫養他和弟弟長大,失去父親的傷雖難癒合,但為了不讓媽媽更難過擔心,他壓抑性格,喜形不顯於外,更養成「故作堅強」來掩飾心中的不安全感。高中他瘋狂投入跳高、跳遠與籃球運動,除了釋放壓力也找到寄託,一直到進入演藝圈,憂鬱帶有殺氣的眼神被王小棣一眼相中,成了公視《刺蝟男孩》男主角,與藍正龍、林佑威師出同門,可惜後來成績平平沒成氣候。

 

近來他因參加運動實境節目《全明星運動會》成了「黑馬」,表現再次受到高度關注,尤其跳高跳遠紀錄至今無人能破。他笑說,當初從邱宇辰口中知道這節目,感覺好玩想參加,但因額滿候補,沒想到後來柯有倫受傷,他因此進了藍隊。「我高中主練跳遠,沒想到第一天錄影就比這項目,很開心但相對壓力超大,如果沒跳好,青春都白混了!」

 

《全明星運動會》讓張庭瑚一戰成名,打破大會4項紀錄。(取自全明星粉臉書、張庭瑚提供)

 

回想錄影第一天,剛好也是他單曲〈Fighting〉發行日,前一晚他滿腦子都是工作,徹夜難眠,結果跳遠仍跳出5米36成績,破了大會紀錄,一戰成名。但最讓他開心的,是從長時間操筋練骨的團體生活裡,找回學生時代熱血的感覺。「我到現在都記得宇威哥腳骨折那一幕,超崩潰,眼看就要比賽,不管他留不留,大家都茫然大哭。」問他有沒有落淚?他說:「我有轉過去背對大家,最終忍住了!」

 

一月在台北小巨蛋的總決賽中,他代表藍隊個人Solo熱歌勁舞,從此愛上「掌聲」,大膽答應加入「讚聲演唱會」,4月2日打頭陣將舉行生平第一場售票個唱。「以前還是選手時,如果有人告訴我,有一天我會在8千個觀眾面前比賽拿到總冠軍獎盃,我保證跟他說『想太多』;就像2年前練唱學舞,經紀人要我以小巨蛋為目標,當時我嗆她『少唬我!』誰曉得在同一天,我竟同時經歷了,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張庭瑚(左起)加入「Team Blue」後與胡宇威、夏和熙等隊友結成莫逆。(取自張庭瑚臉書)

 

去年底他以單曲〈Fighting〉一首歌「打天下」,接下新北耶誕城演出、唱了跨年,又跟著《全明星》的Team Blue,永遠的藍隊在小巨蛋開唱。說到唱歌,他一開始並不喜歡自己的聲音,甚至覺得只要開嗓就沒把握,偏偏命運之神降臨,他還得在華山Legacy這個千人場地裡唱好唱滿90分鐘。

 

這兩周他進入備戰狀態,第一次進練團室彩排,就像一場震撼教育,讓他心有餘悸。「我才一進門,後頭就坐了一排人,每個人帶著耳機板著臉,監聽我的聲音。」包括經紀人、製作人等5個人,從頭到尾坐在彩排室3小時,張庭瑚形容感覺就像「背後靈」,唱得冷汗直流,三分之二的時間他緊張到放空,三魂七魄只來了一魂。

 

第一次為讚聲演唱會彩排,張庭瑚唱到直冒冷汗。(張庭瑚提供)

 

演出腳步逼近更讓他惡夢連連,一下夢到回到北師大,在錢薇娟推薦下,以「老將」身份加入男籃成為隊長,下一秒場景又跳到新竹師範學院,他上場時滿場眼睛狂盯著,緊張到醒來渾身汗。尤其不少國、高中好同學及永遠的藍隊Team Blue成員都保證演唱會當晚一定到場加油,讓他渾身不自在。


「最讓我尷尬和矛盾的,是我媽說她也會來,這種心情超複雜,一方面很希望她來看見我的成長,又怕到時表現如果不如預期,讓她覺得丟臉。」至於會不會替逝去的老爸也在台下留個位子?他搖搖頭,給了一抹淡淡笑容,深怕到時若真如此,鐵定忍不住飆淚,毀了生平第一次最重要的舞台演出。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