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抵制風波之觀察

黃宇松 2021年04月06日 00:00:00

在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制度下,藝人或民眾若未在損及「國家利益」的爭議事件中表態,即可能被國家力量封殺。(翻攝自IG、張鈞甯、許光漢臉書)

近日中國大陸掀起一陣抵制外國品牌熱潮,原因是瑞典服裝品牌H&M遭中國大陸網民爆料,曾在去(2020)年9月發表一篇聲明,內容提及基於非營利組織「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簡稱BCI)調查,中國大陸的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生產的部分棉花,係強制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投入重勞力工作所生產,故決定停止使用新疆棉及其所生產的紗錠等製品。

 

目前除大陸網民在網路社群揚言抵制外,淘寶、京東等中國大陸電商平臺也立即關閉H&M的線上商店,H&M聘請的代言藝人也發表中止合作的聲明。此外,Adidas、NIKE及Uniqlo等品牌,也被指名與BCI有合作關係並停用新疆棉,抵制購買的範圍也逐漸擴大。本文認為這波抵制外國品牌風波的起因是中共與歐盟互相進行外交制裁造成的結果,而中國大陸掀起的國外企業抵制作為,與人民自我言論審查,及90後民眾的愛國意識跟民族主義的教育有密切關聯。

 

中國大陸與歐盟關係出現重大變化

 

本次中國大陸境內的新疆棉抵制風波,表面上是BCI的調查報告及H&M宣佈停止使用新疆棉及其所衍生的相關製品,激起中國大陸民眾不滿而出現的抵制作為,然而這些調查報告與聲明已是去年的舊事,直到近日才被網友翻出並大肆炒作。

 

造成這次抵制風波的起因,應與今(2021)年3月22日,歐盟與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國,以侵犯新疆維吾爾穆斯林人權為由,共同制裁中國大陸4名官員以及1家機構的行動有所關聯,而中國大陸因應西方各國的制裁,隨即對10名歐盟人員和4個歐盟機構實施報復性制裁。中歐雙方的制裁措施已引發對立情況,可能危及中國大陸與歐盟在去年底完成《中國-歐盟全面投資協定》,歐洲議會原訂審查《中國-歐盟全面投資協定》的議程也被迫暫緩進行。

 

外國企業的市場抉擇與對臺灣紡織產業的影響

 

中國大陸擁有14億人口、4億以上的中產階級所形成的消費主力,是吸引各國企業投資中國大陸之誘因,企業在中國大陸的各項投資活動,目的在追求利潤,不願意牽扯政治議題,然而兩岸之間的政治現狀,過去中共時常有要求在中國大陸的臺商進行政治表態,尤其蔡英文總統上任後,中共加大臺商政治審查力度,甚至要求舉報「綠色臺商」。

 

原先不涉及兩岸統獨爭議的西方國家廠商,如今在中共與西方世界的對立摩擦加劇下,處境同臺商一樣,被迫在中國大陸及母國政策選邊站,如日本品牌無印良品中國總部則重申有使用新疆棉,均是為確保在中國大陸市場不受影響而進行政治表態。未來如中西兩方對立衝突無法緩解,類似的政治表態作為仍無法避免,在本次抵制風波之後,勢必讓這些企業在投資中國大陸時,將政治風險納入投資決策考量。

 

此外,有關新疆棉生產過程的爭議,未來歐美各國可能將「不包含新疆棉花」的證明列入紡織製品進口條件,如此將衝擊中國大陸現有紡織製品出口,更可能讓紡織製品代工訂單從中國大陸移出轉往其他地區,而我國廠商目前使用新疆棉的比例不高,未來如果出現轉單效應,可能從中獲取一些代工訂單,但仍需要持續觀察新疆棉抵制風波後續發展狀況。

 

民族主義與愛國意識紮根在中國90後民眾的心理

 

此外,本文認為這些抵制外國品牌措施,與民族主義有相當關聯,而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是中國大陸民族主義崛起的分水嶺。天安門事件讓中共受到極大威脅,為避免一黨專政的正當性受到挑戰,中共以強調「民族主義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來做為重建其統治正當性的手段,具體作法有將中國近代史列為高中的必修課,鼓勵各級學校參觀各式紅色教育基地,將民族主義、愛國意識及對中共一黨專政的正當性烙印在90後的民眾心中。

 

隨著這批90後邁入青壯期,其內心的民族主義與愛國意識,在每次中國大陸受到西方國家的壓力或有損其國家利益時,都以各種方式協助、支援中共政權助力,如「小粉紅」在網路社群對於不利中國的言論,進行各種攻擊,這次針對H&M等抵制新疆棉的外國企業發起拒買活動,在網路社群裡快速傳遞,並對這些外國品牌進行鋪天蓋地的撻伐。

 

這些「小粉紅」們的作為,不僅讓中共得以間接制裁損其利益的廠商,而且這些表面上是民眾的自發性的非官方措施,難以指責中共違反自由貿易相關規定。

 

然而中國大陸「小粉紅」佔據網路社群主流地位,民眾看似「鐵板一塊」的竭力維護國家利益與黨的領導正當性,但在這波抵制行動中,卻發現一點弔詭情況。如遭指控力挺抵制新疆棉的NIKE,在近日推出新款運動鞋預約活動,預購數量達到34萬人,業績仍未受影響。這種言行不一的網民與民族主義、愛國意識,是否能真的成為穩固中共政權統治的助力,仍需要時間觀察。

 

民眾高度落實自我言論審查

 

最後,本次新疆棉的抵制風波另一個觀察點,在人民自我言論審查。這些西方國家企業均有聘請中、港、臺藝人進行品牌代言宣傳,抵制行動展開後,除H&M的代言藝人外,被指為有跟BCI配合的Adidas、NIKE等品牌之代言藝人,也紛紛自主地與這些品牌劃清界線、中止各種代言活動,一般民眾則採取至這些品牌實體門市舉牌抗議,或是上傳焚燒品牌產品的影片至網路社群,抵制這些外國品牌。而這些自我審查的相關作為,除有前面提到的民族主義跟愛國意識驅使外,與中共推動的社會信用體系制度應有密切關聯。在社會信用體系制度的運作下,這些藝人或民眾一旦未在損及「國家利益」的爭議事件中進行表態,可能被後續各種國家力量進行封殺,甚至影響自己在社會信用體系的評價,而率先表達抗議及愛國行徑,有利於自身在社會信用體系的評比,這也使得中國大陸網路社群中,呈現「一言堂」的情況。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駐研學官。本文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關鍵字: 新疆棉 抵制 代言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