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貌雙全的班婕妤為何輸給了爭寵的趙飛燕?一首《怨歌行》道盡一生委屈

周濱 2021年04月05日 15:00:00

古裝劇《母儀天下》中飾演班婕妤的演員田野(取自百度百科)

班婕妤比漢成帝小三歲,她聰明伶俐有頭腦,常常引經據典,出口成章,經常讓成帝驚訝不已;她還擅長音樂,會寫詞會譜曲,是全能型的才女。而且她進宮多年,即使再得寵也沒有得意忘形過,為人十分謙遜。

 

有一次,劉驁讓人做了一輛又大又華麗的輦車(宮裡坐的便車),興沖沖地拉到班婕妤面前,對她說:「看,這樣我就能和愛妃一起出去兜風了!」班婕妤卻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讀過很多教人禮儀規範的典籍,除了這些,她更清楚後宮是個充滿是非的地方,稍微言行不當就會大禍臨頭。

 

所以她冷靜地拒絕了。她對成帝說:「從古代人的畫像來看,凡是有名望的君王,出行時身邊坐的都是朝廷重臣,那些喜歡帶著妃子到處兜風的皇帝,像夏、商、周三代的夏桀、商紂王和周幽王,你看有一個有好下場的嗎?」

 

因為這份見識,班婕妤得到了婆婆王太后的信任。很討厭許皇后的太后於是公開說「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樊姬是「春秋五霸」之一楚莊王的夫人,太后把班婕妤和她相提並論,這言語中的喜歡是再明顯不過了。

 

這也是後宮女人的心計,靠拉攏一派的方法來打擊另一派。清醒的班婕妤當然知道,所以她低調做人,認真做事,既不跟太后衝突,也不跟皇后計較。

 

她認真地建議漢成帝多耐心,少焦躁;多讀書,少遊玩,但劉驁卻全然聽不進去。他自由散漫慣了,這種話聽著特別掃興,這一來二去他就煩了!

 

漢成帝鴻嘉三年(西元前一八年),百無聊賴的漢成帝一個人去了姐姐陽阿公主家做客,公主把府裡所有的歌姬舞姬都叫出來給皇帝解悶。

 

一代豔后趙飛燕進入了漢成帝的眼簾,被他帶回宮去了。趙飛燕把她同樣妖豔的妹妹趙合德也叫進宮來,一起守著漢成帝不讓他接近別的後妃。許皇后心理失衡了,她本是一個沒有太多見識的女人,居然在後宮設起了神壇天天燒香念經,詛咒她的情敵趙氏姊妹。

 

對西漢王朝而言,「巫蠱之禍」是四個沉甸甸的字——當年漢武帝的太子劉據正是因為被誣陷用了巫術,才落得百口莫辯的下場,絕望自殺。而死去的太子劉據正是漢成帝的祖父漢宣帝的爺爺,宣帝為此,在還是個嬰兒的時候就被投入大牢,差點死於非命。直到十八歲時,吃盡人生苦頭的漢宣帝才回到皇家的政治舞臺。

 

所以漢成帝當然大怒了,王太后也大怒!許皇后被打進了冷宮,趙家姊妹開始調轉槍口對準班婕妤了。

 

聽到自己被指責參與了宮中的巫術,班婕妤反問漢成帝說:「你相信嗎?你覺得我會這麼做嗎?這麼多年來,你不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好好做人不一定有好報,裝神弄鬼一定不得善終,我非但不敢做,而且不屑做!」

 

調查結束,漢成帝和王太后都站在班婕妤那邊,趙家姊妹雖不甘心卻也不敢再多說了。可是從此之後,班婕妤對漢成帝是徹底死了心,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回不了頭了,後宮危險重重,大漢的天下正在走下坡。於是她主動請求前往太后的寢宮長信宮侍奉,終生不再靠近後宮的權力中心。

 

多年夫妻,就此分手了,漢成帝有些失落,而趙氏姊妹可開心了,她們不費吹灰之力地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以後皇后的位置就姓趙了!

 

要到很多年後,人們才會明白班婕妤這個決定背後深藏的歷史隱患——由於漢成帝的太后、皇后和皇妃們熱衷爭權,朝中的外戚力量開始結成政治集團,嚴重威脅了西漢王朝的基礎。

 

尤其是王太后的娘家王氏家族的勢力越來越大,漢成帝的大舅舅王鳳幾乎隻手遮天:王鳳的五個弟弟同日被封侯,王鳳本人官至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他的權力之大除了漢成帝沒人管得了。

 

王鳳的姪兒王莽也開始嶄露頭角。因為在王鳳生病時,還沒有發跡的王莽衣不解帶、日夜不離地照顧他,王鳳被感動了,臨死前特地囑咐妹妹王太后要照顧王莽。這就為日後王莽的篡漢創造了條件。

 

長信宮是老年人待的地方,還年輕的班婕妤離開未央宮時,沒有想過要再和漢成帝見面。因為在漢成帝永始元年(西元前一六年)的夏天,趙飛燕已經當上了皇后,趙合德被封為昭儀,這兩個女人把持了後宮的權力,從此專寵直到漢成帝去世。

 

趙家姊妹不能生育,因此嚴控後宮,漢成帝再也沒有過兒女,最後只能把姪子劉欣立為太子,是為漢哀帝。

 

在長信宮的時候,班婕妤回憶過去,寫出了自己人生當中最有感情的一首詩,它就是《團扇歌》。

 

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圓似明月。

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

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

 

這幾乎是西漢時期最好的一首五言詩了,因為是樂府歌詞,屬楚調曲,它也可以唱。唱起來哀傷動人,讓聽者感動,所以它又有個名字叫《怨歌行》。

 

團扇本是後宮婦女們的用品,從這首詩以後就被人用來泛指世間的美人,因為在這樣輕薄的物件裡,卻浸透了一種無可奈何、人生幾度秋涼的情緒,那是命運對人心的質問。

 

漢成帝綏和二年(西元前七年)的春天,四十五歲的漢成帝突然死了,死在趙合德的寢宮裡,朝廷中的不滿情緒一齊對準趙氏姊妹,趙合德只好自殺,趙飛燕在養子漢哀帝的保護下僥倖活了下來,還當了皇太后。

 

但是僅僅過了六年,年輕的漢哀帝就死了,他死後趙飛燕重新被清算——時任大司馬,兼管軍事令及禁軍的王莽以王太皇太后的名義下了詔書:「前皇太后與昭儀俱侍帷幄,姊妹專寵錮寢,執賊亂之謀,殘滅繼嗣以危宗廟,悖天犯祖,無為天下母之義。貶皇太后為孝成皇后,徙居北宮。」他等不及地要上位了,一個月後又把自己心目中的後宮禍患趙飛燕貶為庶人,並勒令她去看守先帝的陵園。

 

結果當天趙飛燕就自殺了,這個妖冶的女人,被寵幸一生卻不得善終。

 

因為她的聲名狼藉,也因為她是非正常死亡,所以她沒有資格葬入漢成帝的陵墓。而這時,離漢成帝去世已經六年了。一代女詩人班婕妤在丈夫去世後,就自動要求守陵。

 

而她死後被葬在位於咸陽城外的漢成帝延陵(今陝西省咸陽縣西北)的東北方向,靜靜地陪著她那個在歷史上只留下荒唐之名的皇帝丈夫。

 

 

*本文摘自《美人詩裡的中國史晶冠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周濱

 

作家,茶文化學者,傳統文化研究者,原《中華合作時報.茶周刊》首席記者,共青團中央和行業新聞獎獲得者。

 

出版有《中國白茶:一部泡在世界史中的香味傳奇》,為圖書《全國百佳茶館經營指南》編委。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飲品、科技、通路、IP 相關、展覽、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