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金得主憶亡父】林生祥4首創作偷埋父親身影 883字感性抒文「我是蘿蔔根的兒子!」

王慧倫 2021年04月09日 10:00:00

金曲客語歌王林生祥(左)父喪七日,昨在臉書追憶父親(中),透露父親與女兒(右)都是早產兒的故事。(取自林生祥臉書)

金曲、金馬獎得主林生祥最近為紀錄片《男人與他的海》演唱主題曲〈漂島〉,MV在社群累積超過200次轉發分享。這幾天他陷入喪父之痛,依母親叮囑低調處理父親後事,告別式完才在臉書感性發文追憶,透露過去創作的音樂裡都能找到爸爸身影,更以父親「偏名」寫下和女兒的對話:「是的!我是蘿蔔根的兒子!妳是蘿蔔根的孫女,我們是蘿蔔家族!」讓粉絲鼻酸。

 

出生高雄美濃的客語歌王林生祥,父親在1日過世享壽74歲。他8日按照母親叮囑「一切從簡」低調辦完父親告別式,沒有通知任何朋友,直到事情圓滿後才在臉書發文,除感謝知道消息主動前往關心的親朋好友,給了他和家人溫暖,也藉此報平安,告知家人一切都好,已平平靜靜祝福爸爸走完最後一程。

 

林生祥(左二)出生高雄美濃,爸媽都是一輩子認份認做的純樸農村子弟。(取自林生祥臉書)

 

文中他描述父親是7個月就出生的早產兒,跟女兒「細細妹」一模樣。當年林生祥女兒因「提早報到」,一出生就必須在新生兒加護病房,還曾讓林生祥簽下病危通知單,體驗生命的無常與無力。直到某天,他忽然想到可以為女兒唱歌,開始在新生兒加護病房的會客時間,湊在女兒保溫箱旁小聲唱歌,連續2個多月幾乎沒間斷,後來連女兒病床附近同是早產的嬰兒們,都被護士推來一起聽歌,讓他領悟到創作「童謠」是女兒帶給他的禮物。

 

林爸爸當年也早產出生,林生祥的祖母第一眼看到嬰兒時,驚呼怎麼像是「蘿蔔根」那麼小(現代人稱巴掌仙子),於是林爸爸出生後就有了偏(小)名「蘿蔔根」。「庄裡長輩、平輩都這樣叫他,有時我在庄裡的街道上,跟村庄的人聊天,有人會幫我介紹說:『這是蘿蔔根的兒子。』是的,我是蘿蔔根的兒子。」

 

林生祥的女兒遺傳他愛音樂的個性,臉書常見父女合照感情深厚。(取自林生祥臉書)

 

林生祥說,爸爸是家族長子,從小就注定要繼承家業,後來跟媽媽一輩子種田、養豬。「勞動量最大的時候種田2甲,養豬1千2百頭,勞動量之大,膝蓋都做壞掉了,晚年兩隻膝蓋都更換了人工關節。」除了自己爸爸是長子,他也透露長年和他聯手音樂創作的鍾永豐,同樣也是長子之子,所以兩人一路書寫的音樂故事,都是從留在農村的長子、長媳脈絡展開。

 

「爸爸認份、認做,話很少,《過庄尋聊》專輯裡的〈耕田人〉、《菊花夜行軍》專輯裡的〈兩代人〉、《臨暗》專輯裡的〈都市開基主〉及《種樹》專輯裡的〈我的卡肖〉,都有爸爸故事的影子。」林生祥也因為爸媽認做認份,所以讓他一直對認做認份的職人,抱持著無限尊敬。

 

2013年林生祥拍下父親(右)在家裡過生日切蛋糕的照片。(取自林生祥臉書)

 

2010年林爸爸確診大腸癌,決定結束養豬事業正式退休,手術後雖然恢復得不錯,但2017年又被確診罹患阿茲海默症。林生祥認為,林爸爸的失智並沒有為家人帶來太多困擾,因為這幾年都由母親、也就是他口中的「林董」一肩扛下照料工作。

 

林生祥回憶父親最後這幾年,越活越往童年走。「他喜歡音樂,生活的空隙經常唱歌。他會唱的歌有傳統客家山歌、小時候學的民謠,有的時候東湊西湊變成一首歪歌,我們全家人陪著他一起亂唱,笑成一團。」於是2019年底他在創作《野蓮出庄》這張專輯時,提出「B級音樂」的概念,想法很簡單,只是想要娛樂長軰。

 

林媽媽(左)種植美濃特產白玉蘿蔔,豐收時林生祥也曾幫忙採收。(取自林生祥臉書)

 

去年3月林爸爸因腦出血住院,在第二次大量腦出血的前一天晚上,林生祥等家人透過當班護士告知,林爸爸在病床上唱了一整晚的歌,後來就陷入昏迷,躺在病床一年多。「我想B級音樂並沒有趕上娛樂爸爸,我曾在病床旁放著《野蓮出庄》的音樂,我不知道他是否聽見,但林董(媽媽)聽到後,笑得很開心。」

 

最後他也分享過去和女兒之間的對話:「我常常跟『細細妹』說,我是蘿蔔根的兒子,妳是蘿蔔根的孫女,我們是蘿蔔家族,美濃白玉蘿蔔是台灣美味農產。」追憶文的字裡行間流露著對父親生前無私奉獻家庭、刻苦認命充滿敬意,讓粉絲感同身受,紛紛留言「老師保重」、「很有愛的蘿蔔家族」、「祝福林爸爸,唱歌到天涯」、「節哀順變,一切已圓滿」。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