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男人戀愛時】許瑋甯巧笑嫣然 想跟她談場一輩子的戀愛

白色豆腐蛋糕 2021年04月17日 13:30:00

許瑋甯在《當男人戀愛時》的表現收放自如,演活了讓人心疼落淚的浩婷一角。(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許多人看《當男人戀愛時》,第一眼都是看到邱澤的張狂燦爛,但我的目光亦難以從許瑋甯的身上移開,總是靜靜的看似毫無情緒,但表情一起波瀾就引人側目,一個微笑,一次皺眉,都讓人為之著迷。

 

許瑋甯在《當男人戀愛時》只要一笑,就特別好看,我想起蒲松齡寫《聊齋》時形容的絕美妖精「嬰寧」,一句「笑處嫣然,狂而不損其媚」簡直為她而寫,不由得代入許瑋甯的臉,彷彿許瑋甯就是一個缺乏現實感的存在,她只要一出場,那種傲然的執著,逼得所有人都得多看她一眼。

 

許瑋甯在《當男人戀愛時》那種傲然的執著,逼得所有人都得多看她一眼。(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許瑋甯是模特兒出身,擁有混血血統,剛出道時眉宇之間有股與生俱來的貴氣,但她並非出身豪門,僅是如你我一般的單純家庭,而當她在表演上逐漸嶄露頭角,立刻丟掉這種貴氣感。《相愛的七種設計》一登場就艷絕群生,心底卻有私自盤算,讓人驚覺這號人物可不簡單,我們不由自主更深入她的故事,才發現她一個過於抽象且難以解釋的存在,在肉身之外,實則為一複雜的靈魂。

 

許瑋甯特別會演受過傷的人,受過傷,卻還固執勇敢的那種人。

 

許瑋甯特別會演受過傷,卻還固執勇敢的那種人。(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許瑋甯在《紅衣小女孩》面對未知的恐懼,身邊人一一被威脅,仍信仰著愛,是這樣的記憶讓她生命斑駁也不悔恨,續集更將這樣的性格發揚光大;《目擊者》被片中主角小齊迷戀,她用美貌操控著小齊的一舉一動,讓他去愛去恨,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誰是被害者》曾被悲劇纏繞,走過死亡幽谷,苦心掙扎逃離,最終才從這個愛與生死的案件裡,找回自己的生命。

 

我本以為《當男人戀愛時》是個相對簡單的角色,生活單純的農會公務員浩婷,父親欠債,親人叛離,唯一的寄託是個癡心著迷她的小流氓,但一點也不,浩婷偶然洩漏的輕盈感,都是傷感,是她知道在龐大的經濟壓力下,可能不被應允擁有的小小甜蜜,一支冰,遠眺豪宅的風景,即將過期的粉蒸肉,尚未實現的飲料店藍圖,都能讓她快樂。

 

浩婷是個多麼令人傷感的角色,畢竟痛苦太近,幸福太遠,任何希望可能都會帶來失望,明明傷痕累累,心底最渺小的角落,卻還堅信著童話,有人可以來帶給她幸福。

 

浩婷是個多麼令人傷感的角色,畢竟痛苦太近,幸福太遠。(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啥款?

 

這是我最喜歡浩婷的一幕,在保齡球館裡,一個粗鄙卻又真誠的四十歲男人,像個孩子一樣為她唱歌討她歡心,她不允許任何破壞氣氛,回頭過去,斥責那些打擾她幸福的人,這是她所愛,旁人請勿輕視。

 

這種渴求被放大的驍勇悍暴,是眼前深陷戀愛的男人,帶領她心甘情願展現出來的。

 

浩婷敢愛敢恨,幾度怨懟誤會戀人阿成,從容離去不留空間,沒有轉圜餘地,她怎會讓自己再被傷害一次呢?這可是習慣傷害的人,最能明白的事。

 

許瑋甯在戲裡愛恨直接,展現充沛的表演能量。(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恨得爽辣,愛得直接,許瑋甯運用自己極大的表演能量,灌注了浩婷即便幽獨如浮萍,仍要盛放的美好一刻,許瑋甯的笑容隨著劇情推演,笑得更美,她用笑容送走阿成,迎接阿爸,就連哽咽落淚,也要在告別式上說那句「今仔日要歡喜」,然後不服輸的笑了。

 

這時的笑很鬆弛,不刻意,是具備生命力的溫柔,最後當她在暖冬裡坐著公車,望著窗外,想像昔日已逝世的戀人也曾坐在同樣的位置,觀覽著這座小鎮的光影交錯,時代場景總有一天會更迭,可是相愛過,就已足夠填補回憶裡所有的不美好。

 

女人為何會陷入情網呢?張愛玲曾說:「沒有一個女人是因為她的靈魂美麗而被愛的。」

 

許瑋甯和邱澤在戲裡共譜刻骨銘心的戀情。(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但是許瑋甯不一樣。

 

許瑋甯是《當男人戀愛時》最美麗的靈魂,她讓我們相信,我們所生存的人間,即便是妖魔化的紅塵俗世,也心甘情願在其中生老病死喜怒愛樂往來聚散,談場長達一輩子的戀愛,這就是人間。

 

邱澤與許瑋甯成為銀幕最紅CP。(取自許瑋甯IG)

 

※白色豆腐蛋糕:簡單的寫作者,喜歡讀,喜歡寫,喜歡看電影,喜歡運動,最夢幻的場景是騎腳踏車穿越一整座小鎮,在涼風襲來的夏夜裡,讓人有戀愛的感覺,很認真在成為一個溫柔的人。(臉書:白色豆腐蛋糕電影日記)。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原標題為:許瑋甯的笑容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