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方專欄:我的老師是桐城派傳人、棲霞縣縣令

王正方 2021年04月14日 00:01:00

汪煥庭教書時的模樣。(圖片摘自網路)

我、瞿樹元、林宏蔭下課時站在教室走廊閒扯淡。汪煥庭老師,體型精瘦,脖子細長,略略向左傾斜,眉頭緊皺,一手握三五根粉筆,另一隻手以拇指食指拎住一本教科書,腋下夾著一束考卷,踏著小碎步走過來,他怒目以視劈頭就對我說:

 

「王正方你考的個什麼東西,五分還是十分!」

 

「不會吧!」我怯怯懦懦的回答:「三題裡面我做對了一題。」

 

「你一題也不對呀!」

 

汪老師又衝著林宏蔭吼,但是語氣中透著關切:

 

「平常你考得還可以的,這次為什麼也那麼糟,在搞女人嗎?」

 

宏蔭的臉立刻變得通紅,咬住舌頭忍住不笑,一副有苦說不出的表情,我和瞿樹元在一旁早笑彎了腰。宏蔭是個心裡存不住任何「淫念」的人,只要想到男女之間的事,他的臉就會唰的一下子紅了起來。這傢伙倒是挺想「搞女人」的,只是天生害臊,雌性動物出現在十公尺外他就心跳、氣喘、脖子粗,面對美女則更加瞠目結舌諾諾不能言。

 

汪老師很不高興地看著我們,瞿樹元是全班最聰明一等一的好學生,還有什麼好挑剔的?汪老師瞥了一眼瞿公子蓬鬆的頭髮說:「頭髮跟瘋子一樣。」

 

上課鈴響起,大家起立向老師鞠躬、坐下,怒氣未息的汪老師開始發回考卷。

 

高三那一年,教我們解析幾何的是建中王牌數學教師汪煥庭。頭一天上課點名,他面色嚴肅,要每位同學應聲起立,老師從頭到腳確認一遍,這已經是本校的傳統了,叫到我的時候,他對我上下端詳許久,然後哦了一聲:  「我久聞大名囉!」

 

我有的只是臭名、惡名;想來汪老師一定知道我就是那個上個學期氣哭了英語老師、徹頭徹尾「發賤」的學生!當時是件大事,在教師辦公室流傳開來,汪老師初次上課點名,已經盯上我了,以後的日子怎麼過?

 

汪老師,安徽桐城人,一口鄉音不改,講解解析幾何的條理分明,一手板書更是少見的漂亮。有傳世名言:「這隻郭!」(這隻角)

 

在黑板上一步一步的演算證明幾何難題,最後答案快出現了,他邊寫邊說:「那才叫怪事哩!剛剛好,一點都不假,A等於B。」

 

然後手持半截粉筆,側身歪頭,得意地望著一群振筆疾書來不及抄寫的學生微笑。

 

以後每當汪老師的題目快要證得的時候,由會說皖南話的瞿樹元領頭,幾個調皮鬼一齊學說汪老師的腔調,同聲大喊:

 

「那才叫怪事哩!剛剛好,A等於B一點都不假。」全班樂得好開心,汪老師也隨著大家笑起來。

 

汪老師的國學也頗有修養,間或在課堂上信手拈來,就在黑板上寫上幾句古文、詩詞,字體飄逸。他又露出頑童般的笑容說:「這些我也懂,古時候有句名言:天下之文其在桐城乎?」

 

桐城二字他發音如;「屯陳」。偶爾他跩起文來,韻味獨特,儼然是一位桐城派傳人。

 

瞿樹元有不同的見解,他祖籍湖北黃梅縣,屬三黃地區,三黃指;黃梅、黃陂、黃岡三縣。他告訴我古來三黃地區流流傳這麼幾句:

 

「天下文章數三黃、三黃文采在黃岡、黃岡文章唯舍弟、舍弟請我改文章。」

 

那天發下考卷來,我只得了五分。宏蔭的成績也鴉鴉烏,題目太難了。

 

汪老師最痛恨上課打瞌睡的同學,發現了就擲之以粉筆頭,勁道十足而且神準。我們班調皮搗蛋的不少,基本上程度還算整齊,上課打瞌睡的情況比較罕見。高三上學期開學數星期後,來了一位插班生,他完全跟不上。語文課還可以勉強湊和著聽,汪老師的數學課,是硬碰硬的真功夫。新同學的作業一律交白卷,上課如同聽天書,止不住腦袋一上一下的打鼓。汪老師的粉筆頭命中他多次,強打起精神來又撐不了幾分鐘。孺子如此不可教,汪老師對他曉以大義,勉勵他上課一定要注意聽講,轉到好學校的好班上就讀,來之不易。無奈這位同學的程度確實跟不上,有時候汪老師愈說愈著急,火氣上升,忍不住大聲責罵,他說:

 

「你母親當面拜託過,說小犬在你的班上,請老師多多費心教導小犬。小犬長小犬短,你在班上懶散成這副樣子,我看你真是一頭小犬喲!」

 

滿堂譁然,此後這位同學的綽號就叫小犬。

 

高中畢業後的大學聯合招考,甲組數學比較難,當然沒有汪老師出的題目難;我只做錯了一題,身為強將手下的弱兵,居然考上第一志願,昂首進入名牌大學。放榜後,數十位同學約好返校謝師,一群小夥子熟門熟路的闖進教員宿舍,就在門口叫:

 

「汪老師我們來了。」

 

汪老師正在看放榜的報紙,眉開眼笑,妙語如珠,春風得意,心情大好。他在報紙上用紅鉛筆勾畫出許多名字,我們班考大學的成績輝煌。他親切又關心的詢問每位同學:考得滿意嗎?總分多少?為什麼選這一系?不喜歡可以轉系。某某某臨場失常了吧!怎麼進了那所大學呢?汪老師在人叢中看見了我,便微微歎了口氣:「王正方這回是叫他矇上了喔!」

 

大家一陣轟然狂笑,我覺得特別開心。「矇上了」之說追隨我多年,此話不無道理;在日後大學、研究生的歲月裡,總隱隱感到自己的數學底碼不清,就像練武功的馬步不扎實,耍起兵器來就有點搖搖晃晃的。

 

後來也發覺自己的性向並不適合理工,多年來不務正業,老是寫個破文章,又對電影癡醉若狂。思前想後,都怪汪老師當年沒教我們桐城派古文,不然的話我會認真的鑽研中國文學,搖頭擺尾的用安徽話吟詩誦詞,不亦樂乎?

 

--------------------------------------------------

 

後記:

 

歷屆建國中學同學,只要是汪煥庭老師教過的,都能說出一兩段他的故事來。根據馬英九的回憶:有位好學生問一道難題,汪老師在黑板上畫了圖,苦苦思索但解不出來,汪老師問:

 

「這道題目是從哪裡來的?」

 

學生拿出一本參考書,是本什麼:「解析幾何難題大全」之類的書。汪老師拿在手中翻看了一會兒,走到窗口,將那本書丟到樓下去了,繼續講課。

       

---------------------------------------------------

 

上完高三國文的第一堂課,林宏蔭就在前座回過頭來對我說:「這位老師絕對是我們山東棲霞縣人。」

 

我聽得出來老師有山東口音,至於他是山東那一縣的人,只有宏蔭這個道地棲霞縣的老鄉才聽得出來吧!第二天宏蔭從他父親那裏帶來更多的訊息:我們的葛勤修老師,山東省棲霞縣人,曾經當過棲霞縣縣長,攜家眷輾轉來到台灣,一時與原單位、親友完全失聯。葛前縣長為了維持生計,就在台北車站當了一陣子「紅帽子」(行李搬運伕)。後來與同鄉會取得聯繫,介紹他來建國中學教國文。

 

葛老師永遠有一幅笑咪咪的表情,言談風趣。他身材矮胖,經常不理髮,稀疏的幾根頭髮就掛在額頭前。某日葛老師剃了一個大光頭,精神煥發的進了教室,見到同學們在紛紛議論,他大聲的說:

 

「這叫做寧缺勿濫。」

 

葛老師給大家的作文分數打的很寬,我經常得到八十多分。某次我心血來潮,在作文課寫了首頗長的現代詩,但得分甚低;葛老師在評語中寫道:「用意頗佳,但是現代詩不是這樣子寫的。」從此我自覺沒這方面的天份,不再花時間搞「散文分行寫」的勾當了。

 

又有一次是申論題,我亂發議論,自以為得意,結果只得了七十多分。我拿著那篇作文同葛老師討論;他對我的議論一直點頭讚賞,兩隻眼睛笑成了兩道細縫,他說:「你這回寫的挺好,也能自圓其說,可是我不能給你高分咧!你在這兒批評孔夫子,那怎麼行,至聖先師是俺的聖人呀!」

 

葛前縣長講「長恨歌」,結束後問全班同學:

 

「全首那兩句最好?」

 

同學們胡亂的搶著答,葛老夫子都不以為然,他說:「最好的兩句是: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哎呀!這白居易先生真是……真是個過來人呀!」

 

又問:「「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他們在說什麼呢?有人說他們是在互相約定,要生生世世為夫妻!這個不好呀!」

 

「為什麼不好呢?」

 

「這兩個印(人)太自私了。」

 

葛夫子喜歡在班上講幾篇課外的好文章、詩詞等;印象深刻的是他講的一首樂府:

           

楊白花

   

初春二三月,楊柳齊作花。

春風一夜入閨闥,楊花飄盪落南家。

含情出戶腳無力,拾得楊花淚沾臆。

秋去春還雙燕子,願啣楊花入窠裏。

 

他詳細的講這首樂府的來龍去脈。北魏司徒胡國珍有美貌女兒胡承華,皇帝納她入後宮,之後晉封皇后。皇帝駕崩,她才三十歲出頭,成為主持政務的太后。長期寡居寂寞難耐,便寵幸了禁軍將領楊白花。相傳楊將軍相貌英俊、身材魁梧、英武過人,他與太后床笫之間的樂趣自不待言;葛老師說:

 

「楊白花在這方面的表現,胡太后非常滿意。」

 

葛勤修著作。(圖片由作者提供)

 

北魏政局凶險,反對胡太后的勢力漸佔上風,楊白花身處危境,在一次領兵巡邊時,率領部曲投降南朝梁國。胡太后日夜思念楊將軍,自譜戀曲《楊白花》,其中有「楊花飄盪落南家」句,指楊將軍南去不歸。此曲流傳到宮外,在洛陽文人、青樓之間廣為唱誦。之後權臣爾朱榮主政,下令將幼主和胡太后沉入黃河溺斃。

 

葛老師問大家:「這首樂府是最美的是那一句?」

 

同學們胡亂猜了一通,葛老師笑笑,用著低沉的聲音,極有韻味的念道:

 

「含情出戶腳無力!」

 

他又說:「還有人把「秋去春還雙燕子」的雙燕子改成「樑上燕」,那就把這首樂府變得一文不值。」

 

對喔!詞中的「雙燕子」、「啣楊花」、「入窠裏」,都透露著發人冥想的雙關隱意;陌生冷漠的樑上燕,怎能表達美豔成熟婦人胡承華的熾盛思春之情於萬一?

 

葛夫子讓我們體會到中國詩詞的委婉、淒美、深邃。

 

※作者為電影導演、演員、作家

 


關鍵字: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