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美日峰會背後的「日本糸操」和中共暴政

王文勝 2021年04月14日 07:00:00

美國交往路線的失敗和日本圍堵路線的成功,背後一切的核心都直指中國對內暴政的施行並將其行銷至全球的擴張主義所致。(湯森路透)

「糸操」是日文,意思就是日本的傀儡師傅操縱著木偶的細線進行表演,這就是所謂的「糸操」,日本這個師父現在正操縱著一個比自己還要大、還要重的巨型傀儡—美國。

 

美日元首峰會即將在16日於美國白宮舉行會談,議題包含安全保障、氣候變遷、半導體供應鏈等經濟合作。日本對圍堵中國的態度比美國略顯積極,又或者應該說二戰結束後的日本已經很少透過軍事和外交以表自身對周邊事務的關心,箇中原因還是因為日本防衛省和外務省都體認到後安倍時代的日本註定無法在台海問題上抽身。過去日本自衛隊公開行程都是走巴士海峽進入東南亞,如今以防衛大臣的身分公開要求美國把台灣的安全也納入美日聯防的議題之中,這證明了日本不但認清了中國的威脅性,更是日本在處理與美國的互動時,增添了獨立性與主動權。

 

日本之所以改變過去對中國相對曖昧的態度,不單只是因為中國日前通過新版的《海警法》授權對外國船隻開火,此僅為壓垮日本推著美國往大國對抗這條康莊大道前進的導火線。

 

遠因來說,日本從2012年以後對中國的反感度就不曾低於整體民調母體的50%,依據日本振興機構出版的著作《聚焦東協》一書中表示,日企在2012年對中國投資驟降、對東協各國投資陡升,比起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並將東協與印度作為替代供應鏈的方案來說,安倍內閣足足早了四年多,日本永遠走在美國前面操縱美國這頭大玩偶。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品嘗過川普給予日本的軍事利多,日本也不願意再回到唯中是瞻的年代。

 

過去是美國要求日本履行安保條約以防堵中國從其內海擴張至太平洋,但現在是日本主動要求美國要將尖閣諸島和台灣的安全納入雙方的防衛動向當中,除了客觀的軍事安全考量之外,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日本人已經無法再忍受中國的崛起導致日本相對的衰弱。

 

日本原期望將中國納入亞洲日圓區的經濟範圍中,與歐洲經濟體和美國經濟體作抗衡,但沒想到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美國交往政策讓日本在亞洲相形失色,這是日本在亞洲地位翻盤的好機會,圍堵中國才能讓日本重返強大,已是不爭事實。

 

對日本來說,印太戰略是由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自由與繁榮之弧理論和印度前總理拉奧東望政策演變而來,並在美國川普政府時代開花結果。印太戰略正式宣告一個舊時代的結束—透過美國所主導的交往政策改變中國的時代已經結束,安倍晉三的自由與繁榮之弧之所以不被歐巴馬政府接受,正是因為自由與繁榮之弧是藉由外力圍堵逼迫中國改變體制並防堵中國擴張,而歐巴馬信奉為比爾柯林頓的因交往而改變。

 

中共在習近平體制下的暴政充其量只是戳破鄧小平路線的謊言,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沒有比習近平體制優秀太多,只是因為中國虛而委蛇的文化欺騙了西方陣營30多年,習近平只是不願意、又或者他不屑在欺騙西方國家,等於賞了交往政策一個巴掌,正告那些對中國有幻想的熊貓派人物,西方各國的單戀何其與蠢、中國又是何其的聰明狡黠。

 

將中國圍堵在他的城牆之內,給予西方國家與全球秩序的傷害遠比交往政策小,這是歐美保守派人士30年前就不斷強調的理論,不斷的有人提醒柯林頓,切勿讓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如同美國對沖基金大亨與電子工程學家,4年前協助川普競選的大金主羅伯特.默瑟所言:我們曾經建構的全球化與自由貿易,在今天這個時代都已經太超過了。他所批評的也包含對中國的交往與接觸,還不如建立一個以包圍中國的民主同盟還實際。

 

美國交往路線的失敗和日本圍堵路線的成功,背後一切的核心都直指中國對內暴政的施行並將其行銷至全球的擴張主義所致,試想,一帶一路在中亞的建設和中國的西北大開發又有何差異呢?

 

※作者為退役少校政治作戰官,目前在印度金德爾大學念博士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