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怨念讓這對市長伉儷失去正常判斷

陳嘉宏 2021年04月23日 07:02:00

陳佩琪一篇「羨慕」陳時中、充滿怨念的貼文,剛好就是在打臉自己。(圖片取自柯文哲臉書)

柯文哲妻子陳佩琪日前在臉書發文,談到一段她與柯文哲的對話,說柯文哲問她:「佩琪啊, 奇怪了, 以前漲健保費時,一定有署長或部長被逼下台, 為什麼陳時中漲健保費都沒事啊?……羨慕啊!」陳佩琪接話時大酸陳時中說,媒體在人家手上,加上一堆側翼、名嘴護航,只要對他們不利的,「哼哼,還不簡單,直接關門做,叫媒體不要大肆報導或討論就沒事了」,選舉拿出那套仇中模式、叫人帶風向就無往不利,在野黨永遠是陪玩的份而已。

 

這不是陳佩琪第一次拿「網軍」與「1450」出來說嘴了,只要曾稍稍關注陳佩琪的臉書,這種都是「網軍」抹黑她夫婿的內容實在不勝枚舉。看到柯文哲跑選舉行程很辛苦,她酸說:「沒錢、沒網軍、沒媒體,注定要變成落湯雞!」總統選前媒體問她會不會投給蔡英文,她怒稱「不會將選票投給把先生往死裡打的網軍頭子」。外界質疑柯文哲談228的版本故事太多,她卻說「養網軍、有側翼者得天下。」就連寫個內心感懷,都要用「天氣好轉了,1450也應該下班了,發些愉快的廢文和大家共享……」表達她內心的憤懣。

 

陳佩琪,應該也包括柯文哲,將所有對她們的批評的網路聲浪與媒體通通歸類為「網軍」、「1450」後,自然就可以無視這些批評。心理學上,這是一種切割我與他者的自我防衛機制,之所以啟動這些機制,最精準的解釋是英國著名心理分析學家唐納德梅爾徹(Donald Meltzer)所說:「只是為了逃避痛苦而向自己撒的謊」。

 

陳佩琪所言當然不是事實。

 

上一次的九合一選舉,韓國瑜在短短三個月內崛起,當時的韓流要風得風,說雨是雨,連韓國瑜一顰一笑都是社群媒體上的新聞。相對地,當時的蔡英文民望低迷,根本沒人願意耐心聽她說話。民進黨早已不是執政生手,如果執政者可以如陳佩琪所言,無止盡地威嚇媒體、收買媒體,號令網軍、發動1450,當時的韓流是怎麼崛起的?執政黨當時是怎麼迎來近30年來最慘烈的地方選舉大敗?

 

台灣的媒體有藍有綠有政治立場,媒體或許有機會針對特定議題在特定時間裡帶風向,但媒體呈現的內容基本上就是代表現下的整體政治氛圍。政治人物可以不喜歡,或企圖改變特定時刻的媒體氛圍,但是把別人的成功或自己的失敗全歸咎於網軍,其實只是不想面對現實;既然這些輿論是假的,自己就是「偉光正」,什麼都沒錯,什麼都不用檢討,世界最終還是會繞著自己打轉。

 

陳時中調漲健保費為何都沒事?與其說台灣人對陳時中的寬待厚愛,還不如說,在全世界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導致數億人罹病,數百萬人死亡,全面經濟停擺之下,台灣人越來越珍惜全民健保的獨特性與重要性,所以願意投注更多的資源來維繫這套制度。退一萬步言,陳時中看準了因為台灣防疫成功而加諸於他身上的政治信任與資本,於是選擇在一個對的時機點,推動一項原本來很困難的政策,有手段、有策略、有方向、有目標,這不就是一個成功的政治人物所當為嗎?

 

相對地,陳佩琪的夫婿柯文哲日前莫名其妙地拍了一支影片,質疑台北市的路名都引用中國地名,想藉此攻訐民進黨正名運動光說不練;但從幕僚作業到他台北市長本人,卻沒意識到原來改路名是台北市長的職權。柯市長被倒打一耙後灰頭土臉地趕緊將影片下架,隔日還不知所云地發了篇臉書文宣稱「改名困難,才藉由倡議的方式,促進社會討論」。但他難道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台北市長,本可以透過市政會議決議改路名,到底還要「倡議」什麼?

 

政客的政治能力高低可以讓一個政策出現如此南轅北轍的結果。陳時中面對極其困難的調漲健保費政策,卻舉重若輕;柯文哲沒頭沒腦地丟出改路名芻議,最後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陳佩琪這篇「羨慕」陳時中的貼文,其實剛好打臉她自己夫婿。

 

政治人物不怕犯錯,錯了就檢討改正,到底是流程SOP 出了狀況?或是政策目標有誤?還是執行者的心性有待調整?怕的是犯錯的人還自我感覺良好,怪天怪地怪媒體,就是不怪自己;如此怨念,讓這對市長伉儷失去正常判斷。2014年竄起的白色政治8年了,看不到它的初心本色,卻常常理不直氣很壯,真不知這樣的自信從哪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關鍵字: 柯文哲 陳佩琪 怨念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