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第一金證前董座遭控「肥貓」 葉宜津:弟弟沒買禮券,我們清清白白、問心無愧

蔡慧貞 2021年04月23日 21:10:00

針對第一金證前董事長葉光章「被請辭」,遭檢舉5年花千萬交際費,姐姐葉宜津打破沉默表示,檢舉信、黑函一直有,但「我們清清白白、問心無愧!」(資料照片/蔣銀珊攝)

第一金證前董事長葉光章不僅「被請辭」,更被指控葉光章5年任內交際費破千萬元,行政院長蘇貞昌今對此回應說,「有時候如果相關負責工作的人,有做得不對不好的地方,也只好要痛下決心改革」,如今自家弟弟葉光章成為蘇揆口中的「被改革」對象,這個指控對葉家是不可承受之重。

 

監葉宜津晚上打破沉默表示,從葉光章上任後,檢舉信一直都有,從來沒有斷過,但她直接問過弟弟始末,公司客戶、員工禮品都掛董事長交際費名下,連禮券都不是弟弟要買的,是公司買的,且行之有年,所以她理直氣壯地說,「我們清清白白、問心無愧!」

 

 

客戶員工禮物出自交際費    葉:禮券是公司買的

 

葉宜津表示,她今天問過弟弟葉光章有關公關費和禮券的事,弟弟跟她說,5年1千萬,1年200萬元(含禮券)交際費,是所有客戶、員工等全部的各節禮物都掛在董事長名下,過去一直是如此,都在預算核定額度內,而且是經董事會正式通過預算案。

 

至於禮券的部分,葉宜津更覺得弟弟葉光章冤枉,她說,弟弟一切行事均依公司往例,禮券都是「公司買好給他」,以董事長身分做為公關、交際之用,或是用於送給證券員工的三節禮品,及金控主管級員工、還有客戶的禮品,「全都掛在董事長名下」,所以第一金證的董事長交際費含禮券,「根本不是葉光章創造的,也不是他指定去買的!」

 

葉宜津說,甚至連買那家百貨公司的禮券,也不是葉光章指定的,禮券都是「公司照慣例買了,拿給弟弟做為買禮物的交際費的一部分」,這在第一金證已行之有年,財政部都可以查。

 

葉宜津說,今天有問弟弟葉光章(右)有關公關費和禮券的事,弟弟告訴她,所有客戶、員工等全部各節禮物都掛在董事長名下,過去一直如此,董事會也知情。(資料照片/取自第一金證券臉書)

 

 

黑函檢舉一直有 葉光章短暫見完財長後請辭

 

對於財政部發新聞稿表示,因接獲相關檢舉函,內容涉及公司治理與營運等不當問題,經財政部長蘇建榮告知檢舉函後,葉旋即提出辭呈獲准。葉宜津表示,「我們一直很感謝財政部長蘇建榮的照顧」,事實上,有關葉光章的檢舉信、黑函,從他上任後一直都有,行政院長蘇貞昌亦曾對此表示不滿,但蘇建榮一直對弟弟極力維護,努力幫弟弟擋下來;至於葉光章最後請辭,實際上葉光章是在請辭前一晚接到財政部的電話,通知他隔天到部長室,而葉光章第二天上午到部長室,亦只待了3、5分鐘就出來,然後遞出辭呈。

 

有關葉光章的檢舉信,葉宜津說,弟弟從他上任後一直都有,行政院長蘇貞昌原本就對葉光章「印象很差」,亦曾對此表示不滿。(資料照片/王侑聖攝)

 

葉宜津說,她和弟弟當然不清楚財政部最後到底用什麼理由認定弟弟要請辭,即使是以檢舉信為理由,「我們也尊重」,但葉光章當天到部長室的實際情況,就是會面時間很短暫,並無所謂雙方有出示檢舉函、解釋,最後再決定請辭的複雜過程。

 

 

弟都下來了還凌遲抹黑? 葉:我們不是這種人

 

之前《上報》曾報導2019年初蘇貞昌接任閣揆時,葉宜津偕弟弟葉光章拜會蘇貞昌,蘇當面表示對葉光章「印象很差」,理由是蘇的夫人詹秀齡「手帕交」的女兒曾是葉統章前女友,之後兩人分手,蘇片面認為葉有「拋棄」之嫌才對他印象差。當日記者曾向葉宜津查證此事,她證實蘇揆確實當著葉家姊弟的面如此講,他們根本想不到陳年情史和第一金證董座有什麼關係,還是當天會面時,蘇貞昌自己講起這件陳年舊事,他們才知道蘇揆為什麼對弟弟「印象差」。

 

不過,如今葉宜津已無意再多談此事,對於蘇貞昌到底是為什麼原因討厭她弟弟,是不是因為陳年情史,已經不重要,也「不值一提」,現在她和弟弟最在意的是「清白」問題。

 

葉宜津直白地說,「我們本來以為,弟弟都已經下來了,總可以了,但現在為什麼還要這樣凌遲、抹黑!」葉宜津說,她從政20年,無論是她和弟弟,始終自我要求要做事清清白白,所以現在她和弟弟葉光章最在意的是「清白」,被指控為「肥貓」,令葉家人難以承受,葉宜津明白地說,「我們不是這種人!」

 

【延伸閱讀】
●【內幕】蘇貞昌人事一把抓「被請辭」成特色 台鐵局長懸缺得等他點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