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疾控局升格國家級 高福失言「自產疫苗效力低」疑遭架空

仇佩芬 2021年04月30日 10:30:00

COVID-19疫情爆發後,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右圖)日前坦承中國製疫苗效力低,之後疑似因此遭冷凍。(合成畫面/湯森路透、新浪網)

中國國務院28日發佈最新人事公告,任命國家衛健委副主任王賀勝為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局長,同時任命三名副局長。此一宣佈證實原隸屬在中國國家衛健委之下的疾控局改制升格為國家級機關,也是王賀勝繼去年空降湖北省委常委後第二度因疫情升官,成為中共當局將湖北疫情爆發粉飾為「抗疫政績」形象工程的最明顯例證之一。

 

而在中國疾控局升格之後,未來國家疾控局與國家衛健委如何分工引發猜測。此波人事調整後,中國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以及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疑似遭到架空;尤其,COVID-19疾情爆發以來經常代表中國對外說明防疫現況的高福,不久前一度坦承中國製疫苗效力過低,引發中國媒體譁然之後改口為「誤解」,也被懷疑從此將遭冷凍。

 

 

中國猛吹「抗疫成功」 王賀勝高升首任疫控局長

 

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外界一再質疑中國疾控系統反應遲鈍,導致疫情釀成全球性災難。而中國中央與地方疾病控制部門在預警、防控等面向的事權不一,在中國決策體系內部引發爭論,學界也出現設置中央疾控部門的建議。事實上,中國國家衛健委下屬原本就分設有直屬事業單位疾控中心,以及內設機構疾控局,事權上互不隸屬。

 

衛健委王賀勝繼去年空降湖北省委常委後,2度因疫情升官掌疾控局。(取自網路)

 

就在28日,中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突然發佈最新人事公告,現任國家衛健委副主任王賀勝為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首任局長,另設3名副局長分別為原國家衛健委下屬疾控局長常繼樂、原南京醫科大學校長沈洪兵,及原國家衛健委衛生應急辦公室主任孫陽。

 

此一公告證實,國家疾控局成為國家級新機構,由國務院部委管轄,行政級別為副部級。中國官媒強調,新成立的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屬於中共疾控系統機構改革及醫療改革的一部分,但相關報導均未說明未來疾控體系的指揮權限如何分工,國家衛健委及其下的疾控中心職權有何調整,亦尚不明朗。

 

中國湖北為全球疾情「原爆點」,中共人事權鬥也跟著爆發。(湯森路透)

 

更引發議論的是自去年疫情爆發以來快速升官的王賀勝,似乎已成為中國「借疫升官」的代表。去年2月,王賀勝以衛健委副主任身分空降湖北,兼任省委常委及省衛健委主任;雖在7月卸下省衛健委主任職務,但至今仍兼任湖北省衛健委黨組書記。此次疾控局升格為國家級機構,中共高層再次拔擢王賀勝成為首任局長,是他第二度因疫情升官。在中國政府為疫情一年宣傳「抗疫成功」政績的形象工程中,王賀勝也成為中共「喪事喜辦」慣用手法的得利者。

 

 

高福屢爆爭議言論 傳曾對美方哭喊「一切已晚」

 

事實上,自湖北武漢成為全球疫情「原爆點」以來,最初雖有湖北及武漢個別官員在輿論壓力下遭撤職,連帶法政系統展開清算,但疾控及衛生部門並未有高層直接面臨究責而有職位調動。

 

中國疾控局升格後,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圖)與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是否仍掌控疾控體系,外界十分關注。(取自網路)

 

反倒在國家疾控局成立後,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及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是否仍掌控中國疾控體系,引發外界關注。尤其在疫情爆發後成為中外媒體直接接觸和採訪的高福,數度被爆出質疑中國疫情防控措施的言論,被點名可能遭高層冷凍。

 

去年3月,《紐約時報》在《美國錯失的一個月》報導中記載,高福在與美國疾控中心(CDC)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的電話中因中國政府反應太慢而哭泣。而在去年年底,《紐約時報》又在《改變世界的25天:新冠疫情是如何在中國失控的?》再度提及,在中國網路輿論已開始討論不明傳染病時,高福曾情緒激動地向雷德菲爾德坦承「一切已經太遲」。

 

中國大打「疫苗外交」,但高福日前公開承認中國疫苗「保護力低」。圖為中國疫苗運抵大馬士革。(湯森路透)

 

而今年正值中國高調宣傳一年以來的「抗疫之戰」勝利,並在全球各地大推「疫苗外交」之際,高福在4月10日「全國疫苗與健康大會」竟公開承認中國疫苗「保護力低」,指高層研判應考慮混合接種不同技術的疫苗,在中國引發議論,事後不得不在壓力下澄清為「誤解」。

 

 

【延伸閱讀】
●WHO獨立調查報告指出 中國應該在疫情擴散前更早有效防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