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敵前陣亡的查德總統給台灣的啟示

藍弋丰 2021年05月02日 07:00:00

查德在軍事上,不過是數千人規模的戰役就會打到總統陣亡的,卻被法國稱為「勇敢的朋友」。(湯森路透)

非洲許多長年的獨裁統治者逐漸凋零,各國的歷史接連翻過新的一頁,然而最讓人意外的大概是統治30年的查德總統伊德里斯·德比,4月19日,他才剛志得意滿的以79.32%的得票贏下六連任,隔天,他風塵僕僕前往北方與叛軍交火的前線,竟然陣前受到重傷,之後傷重不治死亡,非州統治最長的領袖就這樣愕然中止了他的統治時期。

 

德比卻得到與其他獨裁者不同的隆重待遇,法國總統馬克宏親自表達哀痛,稱痛失了「勇敢的朋友」,並參加其葬禮,德比死後大權暫交給軍方,由其養子接手,預計18個月後才回歸民主,國內反對派抗議,稱為軍事政變,其實也不無道理,因為軍方的說詞,選舉前後民眾的抗爭,與地方叛軍四起的情勢,其實和緬甸軍政府的情況,只是程度上的差別。

 

緬甸如今是眾矢之的,查德卻是法國全力支持的對象,理由是共同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但諷刺的是,德比前往前線與之交火因而陣亡的對象,是受利比亞內戰中的世俗派哈夫塔將軍所支持的世俗派,並不是極端主義民兵。

 

與大多數非洲國家相同,查德的混亂現況,根源來自於殖民時期,法國從剛果河流域一路往北開拓殖民地,從泛靈信仰與基督教信仰地帶,一路往北挺進到伊斯蘭信仰地帶,稱為法屬赤道非洲,日後將分為四個國家:加彭、剛果共和國、中非共和國、查德。

 

這種殖民武力征服造成的國界,使得語言宗教文化不同的族群都被納入,查德1400萬人口,有約200個不同族群,主要族群包括南查德的薩拉人(Sara)佔30.5%人口、北方的阿拉伯人佔9.8%人口、中部卡寧省的卡寧布人(Kanembu)佔9.3%、東部的馬撒立特人(Masalit)佔7%、西北部游牧民岩族(Toubou)的分支高蘭人(Gorane)佔5.8%,其它人口佔比1~3%的各族群多不勝數。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法國遭德國滅亡成立維琪法國,查德率先支持流亡的自由法國,與軸心國交戰,戰後法國感念查德的義氣相挺,給予相當的自治權,最後於1960年獨立建國。建國後才是問題的開始,200多個族群,超過100種語言,兩大宗教伊斯蘭佔57%、基督教佔39%,其它還有泛靈信仰,這樣多元歧異的國家要如何治理?歷史上很快查德就落入強人統治。

 

查德總統德比才剛贏得六連任,隨後竟陣前傷亡。(湯森路透)

 

強人統治下的查德

 

第一個強人是最大族群薩拉人的弗朗索瓦‧托姆巴巴耶(François Tombalbaye),他在法國統治時代本是反對黨,曾經遭法國打壓,但獨立前夕勝選執政臨時政府,獨立後立即反過來打壓他人,宣布禁止反對黨,實行一黨專政,幾年後下令解散議會,完全獨裁統治。托姆巴巴耶為了鞏固權力偏重自身的南方薩拉人,使得北方穆斯林嚴重不滿,末期執政不順,竟然逮捕自己的將軍,清算自己的高層,終於在1975年引發政變並於政變中身亡。

 

政變軍推舉之前遭逮捕下獄的馬盧姆將軍(Félix Malloum)為領袖,馬盧姆為了解除南北對立的危機,1978年與高蘭人穆斯林勢力北方軍(Forces Armées du Nord,FAN)領袖海珊‧哈布雷(Hissène Habré)聯盟共同執政,結果引狼入室,1979年雙方反目成仇爆發內戰,經過一度和解又再破局,1980年哈布雷一度遭逐出流亡鄰國蘇丹,但是1982年重整旗鼓反攻,奪佔查德政權。

 

利比亞獨裁者格達費趁著查德內戰,出兵奪佔垂涎已久的奧祖地帶,這下子「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美國與法國為了對付格達費,全力支持哈布雷的獨裁統治,哈布雷一方面對抗利比亞,打贏了讓豐田貨卡車赫赫有名的豐田戰爭──因為查德部隊使用豐田Hilux與Land Cruiser作戰而得名──在國內則大肆對付反對族群,不僅薩拉人是打壓對象,原本支持他奪取政權的重要族群石族(Hadjerai),原本也是支持其政權的東查德民族札卡瓦人(Zaghawa)都在打壓之列,施行大規模殺害,使得哈布雷得到「非洲皮諾契特」的臭名,指他跟智利獨裁者皮諾契特一樣大規模殺害反對者。

 

哈布雷誣指多名札卡瓦人領袖陰謀政變予以殺害,其中伊德里斯·德比逃過一劫流亡利比亞。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格達費答應給予軍事支持,交換戰勝後釋放利比亞戰犯,1989年,德比轉移陣地到蘇丹,在蘇丹與利比亞的共同支持下建軍,1990年自蘇丹揮軍查德,在國內天怒人怨的哈布雷眾叛親離,德比進軍毫無遇到抵抗,而當時駐守查德的1300名法軍,則接到命令不干預查德內戰,美國本來支持哈布雷對抗利比亞,但既然利比亞已經敗退,哈布雷在石油利益上又老是偏向法國讓美國覺得吃虧,因此也暗中贊成德比取代哈布雷。德比就這樣輕鬆奪取政權。

 

2005年,德比想要修改憲法,讓他自己能夠一直連任,這下子本來很多與德比一同對抗哈布雷的其他族群跳腳,於是查德又陷入內戰,先是北方族群起兵,緊接著德比上台的推手蘇丹也與之反目,這是因為2003年起蘇丹達佛問題造成大量達佛居民避難到查德,使德比大感不滿,認為蘇丹有意輸出達佛衝突到查德,兩國關係惡化,2005年查德向蘇丹宣戰,蘇丹則資助查德反叛勢力回應,2006年、2008年叛軍兩度直抵首都,在法軍支持下德比才逃過一劫。

 

跟台灣斷交的德比

 

台灣人對德比的最深刻印象,就是2006年查德在當時行政院長蘇貞昌預定前往訪問前夕,在中國壓力下與台灣斷交,讓蘇貞昌受到嚴重羞辱。當時查德叛軍正兵臨首都,德比希望中國不要支持叛軍,且繼續購買石油提供資金,台灣就成為被犧牲的對象。

 

直到2010年查德內戰結束前,德比多屬於麻煩製造者,然而,2010年查德與蘇丹握手言和後,德比形象一變,轉而輸出士兵協助周邊國家維和,包括協助平定達佛危機、派兵到中非共和國、馬利對抗伊斯蘭國,以及對抗伊斯蘭國分支博科聖地,儘管德比治下的查德仍是貪污腐敗,2006年被《富比世》評比為最腐敗國家,在其他腐敗評比中也都敬陪末座,但這時他卻成為法國共同穩定非州局勢的「勇敢的朋友」。

 

說來德比的確相當勇敢,非常喜愛親自來到前線,更自封為陸軍元帥,卻應驗了「將軍難免陣前亡」的諺語。在21世紀,竟然還有總統親征而陣亡,似乎是一場悲壯的大規模戰役,其實並非如此,這次造成德比死亡的反抗軍「改革團結陣線」( Front for Change and Concord in Chad,FACT)在2016年才從蘇丹支持的勢力脫離而成立,主要受利比亞分裂勢力利比亞國民軍的哈夫塔將軍支持,哈夫塔本身內戰都打得相當辛苦,就別說還能有多少餘力支持他國的分裂勢力。

 

2016年改革團結陣線成立時,宣稱有1500名士兵,但是聯合國專家認為實際上不過800人,如今雖然人數有成長,頂多也不過數千人,在德比陣亡後,查德部隊與法軍對改革團結陣線的前進指揮部發動報復性猛烈攻擊,雖然改革團結陣線一再宣稱會繼續向首都進軍,但查德軍方老神在在,表示其實改革團結陣線的部隊在狂轟濫炸中已經大體灰飛煙滅。

 

台灣總是自以為是一個小國,但是其實放眼世界,台灣並不小,查德人口只有台灣6成,內部分崩離析,經濟窮困,卻能主動出擊,成為影響周邊戰略的重要國家,而得到法國的全心支持,查德在軍事上不過是個數千人規模戰役就會打到總統陣亡的國家,台灣國軍可是18.8萬人規模。了解世界,才能更了解自己在國際上的定位,台灣真並不小,在周邊區域衝突中可以扮演重要關鍵角色,成為強權全力支持的對象,但,第一步是,自己先要有這個認知才行。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