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習近平「向死而生」發悲鳴

顏純鈎 2021年05月05日 07:00:00

習近平把外部環境的惡劣,歸咎於「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修斯底德陷阱」,挑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為自己保駕。(湯森路透)

習近平視察廣西,向紅軍湘江戰役紀念館獻花圈,留下「最高指示」,便是「紅軍將士視死如歸、向死而生、一往無前,靠的是理想信念」。又說「困難再大,想想紅軍長征,想想湘江血戰」。

 

中國官媒發表的習近平近照,看到他頭髮花白,神情肅穆凝重,沒有在福建視察時與彭麗媛遊江的「勝似閒庭信步」那種悠閒氣度,國事蜩螗,再「英明偉大」也難以寬心。

 

說到「向死而生」那麼嚴重,證明在中共心目中,未來並沒有像他們自吹的那麼美妙,形勢險惡,此去生死一線,或生或死,全賴中國人有沒有與中共共存亡的信念。中國人會不會緊跟習近平,與他一起赴湯蹈火,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還要一起往下跳?

 

習近平發出「向死而生」的悲鳴,恰恰證明今日中共的處境,已到了千鈞一髮的境地,生死存亡之關口。中共何以在短短一兩年間,讓自己淪入如此凶險的環境中去,這就要問問習近平自己了。

 

習近平上台之初,正是中共最紅火的時候,那時經濟暢旺,世界各國都來拜中共的碼頭,仰仗中國的供應鏈和大市場,西方國家對中共敞開大門,與中共全方位合作。中共也趁機大擴張,在世界組織中掌控話語權,在各國搞大外宣,在西方知識界和政界廣招兵馬,直接影響各國政情,一時間風生水起,無往而不利。

 

中共近十年太順手了,使自己有了「四大自信」,有了自信之後,做事更肆無忌憚,沒有節制。外交戰狼四下出擊,大中小國家都要忍氣吞聲,習近平自我感覺良好,認定自己就是全球治理的掌舵人了,千古一帝,名垂青史。

 

中共的擴張招致美國的警惕與反擊,美國一翻臉,各國先後反枱,公然叫板,壓力開始集中到中共身上。這種時候,按理應及時反省檢討,調整政策,作戰略退卻,改善外部環境。可惜習近平太「偉大」了,自我感覺太好,不能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於是負隅頑抗,凶相畢露,客觀上促使拜登聯合盟國建立反共統一陣線的企圖更快得逞。

 

習近平全球治理的野心,給中共官場打雞血,平伏了中國人的自卑感,雖然一腳踢到鐵板上,但為免個人崇拜夭折,英明形象崩潰,不得不忍痛再踢,再踢再痛,直至痛不欲生。中共把外部環境的惡劣,歸咎於「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修斯底德陷阱」,挑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為自己保駕。

 

內外形勢無止境地沉淪,沒有最壞,只有更壞,壞到今日,只好悲歎「向死而生」了。

 

向死是找死,沒有人喜歡向死,因為向死的大概率是死,生只是萬幸。當年紅軍避過一死,未必是理想信念,而是很多偶然因素促成的。向死而生是偶然,並非必然。

 

再蠢的人都希望向生,向更好的生,向死是萬不得已的事,今日中共處於「向死」的處境,不是別人強加給他的,是他自找的,如此看來,若有一天中共真的死,那也是天意。俗話說的,上帝要讓人滅亡,必先讓他瘋狂,中共違背時代潮流,幹盡傷天害理之事,如果最後走上覆滅命運,那也是天注定,跑不了。

 

習近平發出「向死而生」的悲鳴,證明他內心已沒有太多底氣,心虛力怯了,但他已無路可退,一退就更是自尋死路。當下唯一選擇,就是撐下去,拉攏十四億人和中共一起,與全世界為敵,看看能撐得多久。

 

此所以香港的政治形勢會越來越險惡,中共港共的鎮壓手段會越來越殘忍,最近李慧玲宣佈封麥了,法輪功印刷廠被搗毀,梁珍被跟踪騷擾,連劉天賜也封麥了。我和李小姐有一面之緣,一六年文革五十周年,承蒙程翔與何俊仁邀請,我到D100接受他們訪問,談我的文革經歷,訪問前和李慧玲見面談了幾句。她的節目我有看,她思想敏銳,言詞鋒利,在反送中運動中是民主派一個堅強陣地,她承受的壓力也一定很重,選擇封麥無可厚非。

 

她說希望做回文字工作,我希望她考慮離開香港。林鄭政府已準備修改出入境修例,日後政府隨時有權禁止任何一個人離境,將來有一天,很有可能想離開時已經沒有離開的自由。

 

堅持是一種美德,但公眾珍惜的人,被獨裁政權任意糟質,最令我們痛心和沮喪,也變相滿足中共港共報復民主派的變態心理,為何我們要做這種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有機會走的,走為上策,走了還能繼續發聲。

 

習近平要向死而生,我們要為生而生,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打土豪分田地是中共本性)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