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風:面對同志的無知 偏見 與恐懼

歐陽文風 2017年02月02日 00:00:00

台灣反同團體的諸多論點,很多是取自美國「家庭研究理事會」一些惡名昭彰的研究。(攝影:陳品佑)

除了FOCUS,美國另一個著名的保守基督徒的反同組織就是家庭研究理事會(Family ResearchCouncil,以下簡稱FRC )。FRC 發表了支持反同的「研究」 與論述,而這些論述大量被美國反同基督徒使用,以合理化其反同立場,我發現其中一些論點與研究同樣被中文世界的反同基督徒引用,這些所謂的「研究」與論述如果不是偽科學,就是扭曲別的學者研究報告的傑作,結果完全沒有學術價值可言。美國不少學者曾經多次公開在媒體指正與批評FRC的「學者」與「專家」這種沒有學術道德的作風,可惜反同基督徒死性難改,而美國以外的中文世界的反同基督徒,包括台灣,往往不知真相,繼續照抄照用這些偽科學偽學術的反同論據,以為真理。

 

FRC 成立於1983年,根據FRC 網站的簡介, 1980年有一群以 James Dobson 為首的9位基督徒領袖在白宮參與了一項有關家庭的會議,之後,他們在華盛頓一家酒店聚集開會並禱告, 結果便決定成立。FRC 的第一位主席是當天的其中一位與會者 Gerald Regier。 FRC 在1988年 成為FOCUS 的其中一個部門,當時的領導人是Gary L. Bauer,他曾是雷根總統的其中一位顧問 。1992 年,FRC 脫離FOCUS 成為獨立的非營利組織,但不是因為與FOCUS 道不同不相為謀,因為FOCUS 的James Dobson 是FRC 三名理事的的其中一位。

 

FRC 和FOCUS 以及美國的其它基督徒反同組織如 「Christian Coalition 」第一次聯合大規模進軍主流社會以宣傳他們的反同立場,是在1998年7月,當時他們不惜耗費巨資在美國四大主流媒體《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今日美國》(USA Today) 和《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 刊登一系列全版廣告宣傳同性戀者可藉助矯正治療變成異性戀者!

 

FRC出版一系列的反同傳單與書藉以醜化同性戀者,本文要批判的就是其中一位文宣大將提摩太德利 (Timothy Dailey) 與其誤導大眾的偽學術研究。 提摩太德利不是牧師,他是FRC 資深研究員,早年畢業於保守派的神學院慕迪聖經學院,後在Wheaton College 考取神學研究碩士學位,之後在Marquette 大學獲宗教學博士學位。

 

蠻橫地錯誤轉述不合邏輯的結論

 

提摩太德利在美國最常被反同基督徒引用的反同論據,就是他惡名昭彰的研究《同性戀對健康的負面效果》(The Negative Health Effects of Homosexuality),此文廣被批判,甚至因觀點荒謬而被嘲笑,但中文世界的反同基督徒很多卻無知於作者蠻橫地錯誤轉述或扭曲或其不合邏輯的結論。

 

比如說,德利抨擊同性戀濫交,指同性戀沒有天長地久的愛情,指同性戀反婚姻,不曉得如何處理一夫一妻或忠於對方的婚姻觀念(cannot handle the so-called monogamous concept of marriage)。他的理由是引述A.P. Bell 和M.S.Weinberg在上世紀70年代的研究著作《Homsexualities: A Study of Diversity Among Men and Women》,有關研究指出約43%的白人男同志擁有超過500名的性伴侶,而28%的擁有超過至少1000名性伴侶! (這是不是和台灣護家盟在2016年說的話很相似?) 

 

但問題是,德利根本沒有忠於他所引用的有關研究報告,因為兩位作者在他們的著作中明明表示這研究代表性不強,因為第一,他們不過是在洛杉磯進行研究;第二,由於許多同志還未出櫃,他們只能訪問那些已經出櫃而非常活躍的同志。但德利在引述時,故意不提這二點,而馬上結論:平均一名男同志一生擁有超過百名的性伴侶!當然,台灣的護家盟變本加利,索性說同性戀平均有1000名性伴侶!

 

反同基督徒的這種「平均法」實在驚人。不過,這正是反同基督徒與反同宗教人士的反同風格,不是動不動就以聖經或宗教經典反同,把自己的宗教價值觀強加於社會與他們不同宗教的人身上,就是企圖以科學與學術來證明自己是客觀地反同時,扭曲科學研究與學者原意,選擇性並片面性地引用研究數據,不是為了尋找真相,而是為了證明與支持他們反同的立場。因此他們只引用對他們反同立場有利的數據,至於作者的結論與原意是甚麼,他們完全不在乎,甚至故意視若無睹,這種連真相都可以惡意扭曲不敢誠實面對的人,你敢相信他們真的在乎真理與維護真理?

 

以濫交來反對同性戀,也是一種蔚為奇觀的反對說詞。異性戀不濫交嗎?異性戀就沒有一夜情或多性伴侶的現像嗎?異性戀者沒有性派對嗎?(美聯社)

 

蔚為奇觀的反對說詞

 

其實,縱使我們沒有機會一讀他們引用的學者之資料,但我們仍然可以利用常識來判斷他們的問題。第一,不妨先姑且假設他們以濫交來反同或反同婚合理,但德利與其同流合汙的反同基督徒只是說男同濫交,沒有提及女同濫交 ,因此我們怎麼可能以濫交來全面反同或反同婚?他們至多只能說我們反男同婚姻,難道他們會說只要不濫交就可以承認同性婚姻?如果不會這麼說,那麼他們以多性伴侶來反同又有甚麼意義?由此可見,以濫交來反同只是一個藉口!

 

這點謬誤與以愛滋病來合理化反同的荒謬類似,男同的感染率無疑偏高,但女同偏低,甚至比異性戀男女都低,以愛滋來反同或反同婚的基督徒會否因此結論女同性戀最美好?如果不會,那以愛滋來反同根本就不是他們反同的原因,不過是藉口。

 

再說,統計數字不說話,數據需要詮釋;如何詮釋與解釋,並為統計數據結論,往往與預設密不可分,而且最考驗一個人的思考能力,價值觀,與智慧。男同愛滋病感染率偏高,我們應該探究的是為甚麼,然後尋找對策,而不是以此「證明」 同性戀錯誤或男同性戀罪惡,就如若研究數據顯示男生數理比女生強,我們應思考如何加強女生的數理能力,而不是以此證明男尊女卑是有理的; 或某一族裔或國民吸菸的人多,肺癌患率高,難道我們以此斷言有關族裔或國民低人一等,還是我們尋找應對之策?在美國,統計數據顯示65歲以上的亞裔女性自殺率比其它族裔的女性都高,我們應該問的問題是為甚麼,然後思考應對之道,而不是因此斷言亞裔女性要不得!當然,如果有人對亞裔已沒有好感,這數據則可被他們用來合理化對亞裔的歧視。

 

第二 ,這涉及邏輯推論的問題, 這些反同婚的基督徒與宗教人士一面攻擊同性戀者濫交,一面又反對同性戀結婚。這是任何頭腦清醒,可以理性思考的人,幾乎都可能發現的荒謬,如果他們真的反對同性戀濫交,那他們必然鼓勵人忠一,那麼當那些同性戀願意與愛人相守一生一世,要求一個一對一的婚姻關係時,這些人又憑甚麼反對?這不矛盾嗎?這簡直就像是有人反對你裸體,可是又不准你穿衣服,這是甚麼意思?有道理嗎?這就好像有人對你說:我要你畫一個圓形,但這圓形不能是圓的,必須要有三個角!畫一個三角形的圓形?這個要求不是神經病是甚麼?

 

再說,以濫交來反對同性戀,也是一種蔚為奇觀的反對說詞。異性戀不濫交嗎?異性戀就沒有一夜情或多性伴侶的現像嗎?異性戀者沒有性派對嗎?異性戀者沒有換妻俱樂部嗎?當這些反同基督徒以濫交與多性伴侶來反同婚時,以此來「證明」同婚錯誤時,為甚麼不按同一邏輯以此理由反對異性戀婚姻?

 

FRC 在2002 年發表了提摩太德利的另一項研究 《同性戀和兒童性侵》(Homosexuality and Child Sexual Abuse),把同性戀和戀童硬拉強扯在一起,以論證同性戀罪大惡極。他的立場與反同基督徒卡美倫一致,不只觀點一樣,連扭曲學術研究報告的手法亦是如出一轍。

 

德利的結論是:

 

(一)      有戀童癖的人總是男性

(二)      受害者中以男童居多

(三)      同性戀者只占人口1%至3%

(四)      雖然同性戀者數目如此少,但所有性侵案中的侵犯者有三分一是同性戀者

 

總的來說,這些反對基督徒的種種反同與反同婚的理由不過是藉口,純粹拿來說嘴,結果為了反對一個沒有問題的事,就不得不說一大堆自相矛盾的廢話和蠢話,甚至不惜扛出「道德」旗幟,指同性戀者不道德。這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道德觀,竟然可以如此不入流不像話?

 

德利引用A. Nicholas Groth 博士的論文來佐證自己的觀點,有趣的是,早在1984年卡美倫扭曲Groth 的論文而被Groth 公開批評,18年後,德利不但沒有從同道的敗壞經驗中汲取教訓,反而學而效之,結果Groth 在2002年6月公開批評德利,指他徹底扭曲他的研究,因為在Groth 的論文中,Groth 明明結論同性戀其實比異性戀者對兒童性侵的危害更小,他也指出德利最大的問題除了扭曲他的結論,同時亦預設所有性侵男童的戀童癖者都是同性戀; 他也警告德利不要再引用他的名字與研究論文以合理化自己的立場,因為這明顯是誤導讀者。Groth 批評德利的信, 可在此網頁看到

 

德利還有一篇被反同基督徒廣傳的文章就是 《同性父母危害兒童》(Homosexual Parenting : Placing Children at Risk) ,這篇文章許多論點如男同性戀者濫交,女同暴力,已被學者指出其荒謬的結論外,另一點是引用1997 年刊登在《傳染病學國際期刊》(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一篇在加拿大研究的論文,指男同與男雙性戀者的平均壽命比一般男人短8至20年!

 

這又是一個似是而非扭曲學者論文的例子。這篇論文由六位學者所著,他們在2001年致函《傳染病國際期刊》,不能以他們的研究來結論男同性戀的平昀壽命比一般人短,因為他們的研究是基於當時的情況而做出的預測,即對性病的控制與安全性行為的認知與實踐,而現在情況已明顯改善,所以論文中預測的結論也有所不同了。他們也強調,一個人的壽命不是由其性取向或種族或社會因素單一決定的,而是與一個人的生活方式和社會環境等有關。

 

可是許多反同基督教組織完全置若罔聞,繼續宣傳同性戀者短命,所以同性戀有問題!

 

結論:

 

當社會的人文與科學精神渙散,社會大眾難免因為無知而對同性戀充滿偏見,以為「不倫不類」,以為道德低下,結果就會把同性戀等同於心裡變態與不正常。很多反同基督徒對同性戀無知,但更多恐怕是因為迷信宗教而拒絕理性與科學地認識同性戀,至於一些宗教領袖則惡意地灌輸信眾對同性戀錯誤的信息,扭曲學術研究論文,誤導社會大眾,令人恐懼同性戀。

 

當社會歧視同性戀者, 因為偏見而欺壓無辜生命,結果令許多同志躲在黑暗一角,沒有勇氣堂堂正正走出來以真面目示人。有者更因恐懼與家庭壓力而與異性戀結婚,欺瞞另一半,讓無辜的異性戀亦受傷害。殊不知無知與偏見所促成的禍害,不只令同志受傷,社會整體亦受害;職是之故,驅逐迷思,讓事實還原,不只為了同性戀,亦是屬於一個攸關社會公義的議題。

 

※作者為波士頓大學神學博士,紐約市立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紐約大都會社區教會牧師,同時亦任教於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性別研究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