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革命的川普遇上反革命的普京 美俄關係要如何「正常化」?

郭慧 2017年02月17日 08:00:00

美國總統川普(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照片:湯森路透,合成:潘世惟)

1月28日,新科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電話熱線,可以說是標誌了美俄關係的新紀元。

 

然而,這段關係的走向,會如預期般和諧密切,又或者是變數頻生、暗潮洶湧呢?

 

 

支持川普

 

根據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報導,俄羅斯當局認為,在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對烏克蘭相對友好的立場下,若成為美國總統,將會為俄羅斯帶來災難,甚至引爆戰爭。也因此,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俄羅斯傾向支持川普。

 

川普的當選對俄羅斯而言,就像是個甜蜜的贈禮。

 

然而,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莫斯科的政治菁英們漸漸發現,這個贈禮其實不如表面般美好無害。

 

 

革命鬥士

 

首先,政治觀察家們發現,過去人們習慣將川普一連串令人難以置信的政策方針,歸咎於他自身不穩定、自戀和空妄的人格特質;然而,近來觀察家發現,在川普丑角的面具下,他其實自詡為推翻美國舊政權的革命鬥士。

 

事實上,川普採用的策略,基本上也是照著「革命者」的腳本走:用令人震驚的舉動在國會投下震撼彈,將對手殺個措手不及,並煽動自己的支持者來反對原有的體制。

 

根據白宮策略長巴農( Stephen Bannon)表示,在這場「反菁英」、「反體制」、「反自由主義」、「國族主義」的「反全球化運動」中,川普讓自己成為具有號召力的「國際領袖」。

 

巴農更說,「我們見證了新政治秩序的誕生。而在這種情況下,媒體菁英們越是躁怒,這個新的秩序就越有力、穩固。」

 

白宮策略長巴農。(湯森路透)

 

禁止革命

 

然而,對於莫斯科當局而言,「革命」可以說是他們最不想要觸碰的禁忌。

 

舉例而言,面對即將到來的二月革命100周年紀念,俄羅斯當局並未大張旗鼓地慶祝,反而屢屢提醒大眾,用革命手段來解決社會、政治上的問題,會引發嚴重的後果。「慶祝一場革命,會帶給社會錯誤的訊息。」

 

也因此,在莫斯科當局極度反革命的立場下,他們也擔心,川普在華盛頓點燃的革命烽火,會延燒到遙遠的俄羅斯。

 

 

保守主義


其次,根據《外交政策》報導,雖說川普可能讓俄羅斯與西方世界的關係「正常化」,更頻頻在撤消制裁、烏克蘭等議題上釋出善意;然而,川普在經濟上可能採取的保護主義政策,也會影響到俄羅斯的經濟。

 

在蘇聯瓦解後,俄羅斯經濟至今仍未完全復甦,也因此,對於川普可能為國際社會帶來的變數,莫斯科當局並不樂見。

 

 

此外,川普的就任也讓莫斯科與中國、伊朗的關係更為複雜。

 

即便俄羅斯可能會想要和西方有更「正常化」的關係,但他們並不想因此加入「美國領導的反中集團」,此外,俄羅斯有約2000萬的穆斯林人口,在此情況下,俄國也不可能加入川普激進的反伊斯蘭運動。

 

受到牽制

 

然而,即便在許多議題上仍然不同調,在新的美俄關係下,俄羅斯的一舉一動卻受到了牽制。

 

畢竟,莫斯科當局清楚知道,民主黨希望能利用俄羅斯的所作所為來打擊川普;共和黨菁英則希望利用俄羅斯來約束川普。在此狀況下,莫斯科只能試著適應、配合這位美國新總統。

 

舉例而言,在普、川通話中,普京便未針對撤消制裁一事,對川普施壓,也選擇性地忽略某些新政府成員對俄羅斯的批評。

 

 

角色重疊

 

除了國際政治上的微妙關係外,川普與普京還有「角色重疊」的問題。

 

事實上,川普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也影響到了普京原先在國際政治中扮演的角色:過去,俄羅斯常常以主動出擊、破壞國際規則的方式震懾全球,提高自己在國際社會上的聲量;然而,現在普京則必須和比他更有影響力的美國總統,共享這個角色。

 

俄羅斯總統普京。(湯森路透)

 

在此情況下,國際領導人對於川普的關注,遠遠超乎了對普京的注意。更甚者,即便在俄羅斯國內,川普受到的矚目也勝過普京。

 

2017年1月時,俄羅斯媒體最常提及的人名,終於不再是普京,而是川普,這可是普京2012年就任總統後的頭一遭。

 

民眾支持

 

而根據《外交政策》報導,俄羅斯民眾對於川普的觀感,也與多數的歐洲民眾相反:他們喜歡川普。

 

 

這一來可以歸因於,民眾已經對俄國與西方世界的對峙感到厭膩,希望川普的上任可以帶來新氣象;二來則是因為,他們對國際政治的看法,與川普在某種程度上頗為相似。

 

此外,川普反叛的行事作風,也贏得了俄羅斯某些國族主義者的支持。雖說這些人通常也是普京的死忠支持者;然而,他們卻也希望可以「清君側」,將總統身邊的全球主義菁英掃地出門。

 

關係「正常化」?

 

最有趣的一點則是,有些俄羅斯民眾將川普類比喻為初任俄羅斯聯邦首任總統的葉爾辛(Boris Yeltsin)。

 

 

他們認為2人衝動的性格、領導的魅力、只信任近親的習慣,隨時準備打擊國會、鞏固自身權力的特點非常相似。然而,葉爾辛當初是以「革命者」的角色活躍於政壇,而「革命」正是繼任的普京最不想聽到的字眼。

 

從上述的問題來看,當想要革命的川普遇上抗拒革命的普京,美俄關係的「正常化」,似乎遠不如想像中樂觀。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