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爾茲-梅克爾不能小覷的對手

劉威良 2017年03月07日 00:00:00

社民黨的舒爾茲,是近來最被看好的總理候選人。很多德國人也說,社民黨總算有人有肩膀,願意承擔責任了。(湯森路透)

德國總理梅克爾再度宣佈要連任競選,讓德國人一點也不意外。她12年的執政,歷經風風雨雨,帶領國家走過各種不同的金融危機、希臘歐元的危機,英國公投脫歐,還有近年來的難民政策,步步艱辛,一路走來卻是堅定的價值與信念。但她的難民政策,帶來相當大的爭議,造成極右派聲勢看好,也打擊了她的執政成果。地方邦政府的選舉,她所領導的政黨,失去優勢,對於今年的選舉,大家都不表樂觀。

 

川普上台後一再叫囂批評德國的難民政策, 讓梅克爾實在忍無可忍。她給川普當選電話,就充滿了警告意味,要他尊重民主,不然不用談合作。她一點也不怕兩國關係交惡,還惇惇告知川普,民主的價值。

 

川普當選之後, 她民調上揚至高點。當最大競爭對手的社民黨沒人時, 她的連任競選宣示,確實讓德國人感到安心。這麼多年來,很多人不見得樂意看到梅克爾繼續執政。但如果她不出來選,中間路線的社民黨, 還能期待誰可以出來選呢?12年的梅克爾執政,大家也都覺得夠了。

 

延伸閱讀:川普當選 梅克爾成為自由世界唯一的希望?

 

德國自2005 年就是梅克爾領導。從政界培育年輕從政者來說,過長的領導, 並不能讓新人有發揮的機會。社民黨的舒爾茲,是近來最被看好的總理候選人。很多德國人也說,社民黨總算有人有肩膀,願意承擔責任了。

 

延伸閱讀:《德譯生活誌》德國總理選戰未明 社民黨舒爾茲成強棒

 

這12年來,社民黨與現任總理的基民黨,有8年是共同執政的。這4年來的執政與所有政策成果好壞,兩個執政黨都有連帶的執政責任 社民黨不是在野, 而是執政團隊的成員。執政者與執政者的團隊競爭,其實會有很多衝突與矛盾。也因為是這樣,跟著敵對的政黨共同執政,必須承擔執政的責任,讓社民黨要反攻,也很吃鱉。因為所有被嚴厲批評的難民政策,人民不會因為換了社民黨執政而有所不同。看不到改革的選舉,那就換換新面孔也好。目前的執政部會中,社民黨掌有法務部、勞動部、經濟能源部、外交部、環保部等五個部會,約三分之一的政黨閣員在執政團隊,人民對選舉不熱衷,也是因為看不到新的改革政策的菜色。

 

舒爾茲書店人出身 曾酗酒成癮 鬧過自殺

 

舒爾茲今年61 歲,19 歲入社民黨,1987 於31 歲就當選了北萊茵河州的地方市長。他的出身,非常平凡,平凡到讓人覺得很不平凡。他不忌諱人家拿他的學歷來談。他認為自己曾經走錯路,坦然知錯面對。這就是人。他的平凡是, 他沒有大學文憑。高中沒有唸完,在11 年級時,因為兩次留級而輟學。之後,他學了做書店的工作,自己開了家書店, 因而認識他現任太太而成婚。

 

更有意思的是,他曾經和多數的平凡人一樣酗過酒,人生掉到谷底而爬不起來。他酗酒造成酒癮, 而無法自我戒斷,曾想自殺。因為哥哥好言相勸, 而重新站起來,最後到醫院去戒酒,終於戒酒成功。

 

他發現,自己有很多夢想,卻都沒有腳踏實地去做,是他最大的問題。例如當足球隊隊員,卻因為腳受傷無法實現。他想念大學,也念不了。後來,他經營書店,把大學想念的書,都在經營書店的那段時間,補足了學問。自1994 年到2017 年的從政生涯,他都在歐盟,從當歐盟議員到當議長,他對於德國內政很少介入。這也是他政治生涯中,最大的亮點。

 

新人面孔眾人期待

 

近4年來,社民黨因共同執政的包袱,也讓社民黨這幾年來毫無立場與角色可以批評施政的缺失。難民的大量增加,讓極右派的聲勢大漲,其他的反對黨反而噤聲不作為,這也讓政治文化走向兩極化,而非多元論政。舒爾茲會成為總理候選人,除了他個人野心夠以外,也是因為他長年在歐盟的政圈生態中,沒有被德國內政的執政團隊拖累。他以一個全新的面孔,及長年累積完整的歐盟從政資歷,成為大家期待的政治明星。

 

舒爾茲過去從2012至2017年初都是歐盟議會的議長,與梅克爾有長久的合作關係。他公開表示, 對梅克爾本人,他不會做過多的批判,他的選戰主軸是「尊重」。知道他的人都很清楚,他的難民政策與梅克爾是一致的,毋庸置疑。

 

勞工福利是舒爾茲最大的理念價值

 

舒爾茲反對川普的態度,其實比梅克爾更強烈。他批評時政、說話犀利, 也導致政敵的攻擊。他強烈批評現今的施政政策,把政敵與執政的戰友都拉下水。

 

現今的財政部長梭柏(Schäuble),是敵對陣營的基民黨,近來就批評他的風格,認為他很像是川普。認為舒爾茲就差沒有說「Make Europe great again」, 否則他就和川普是一個樣。

 

他要舒爾茲說話謹慎一些, 德國右派已經讓政治風暴,隨時可以點燃,要求舒爾茲謹言慎行。舒爾茲對敵對陣營的批評,非常不以為然。他過去曾批評川普是房地產大亨,在任歐盟議長時,更認為川普的上任,會是世界的大問題。他強調他要爭的是勞工權益,而這是他身為社民黨最應守護的價值與理念。

 

近幾天來,他的競選政見,提出對目前勞工政策的修正。他認為這幾年來的政策有錯失,必需改正。現今緊縮的勞工福利,讓年長的長年失業勞工,必須擔心失業不夠錢用,社會上貧窮與富有兩極化的發展,踐踏人性尊嚴。過去社民黨執政曾做過改革,但改革到一半,反對聲浪過高,只能中斷。

 

過去2005 年的社民黨執政,是讓勞工福利大幅縮水的主因, 長期失業者,漸漸走向貧困不足的生活。他希望可以就勞工福利來改革。而敵對陣營的基民黨,卻認為德國有現今的繁榮,就是過去福利緊縮的成功典範,12年來建立的基礎,不容抹滅。

 

現任財政部長梭柏認為,他也是參與這些年來建立政治根基的共同建制者,現今說改革錯誤,把責任撇清,根本無法服眾,他不應抹殺德國近年因改革而來的繁榮景象。

 

德國自2005 年就是梅克爾領導。從政界培育年輕從政者來說,過長的領導, 並不能讓新人有發揮的機會,這是舒爾茲竄起的原因之一。(湯森路透)

 

大量收難民 卻經濟繁榮

 

德國近年來收了百萬難民, 經濟卻是持續繁榮上揚。有人批評梅克爾的施政, 完全看不懂。上百萬的難民湧進德國,施政上, 看似是人道政策的左派, 但大量難民來德國, 壓低德國工資,給資方大開方便門,梅克爾的骨子中是個大右派。她的施政很狡頡,兩面討好。讓左右派人士,無從批評,如霧裡看花, 不知她是左還是右。有些記者說她已經左到比左邊的社民黨都左,因為大量收難民之故。而保守的右派人士雖不滿她收難民,老闆卻可以不漲該漲的薪資。讓勞動市場成了資方的市場。而年輕百萬難民領了德國政府的錢,在德國的消費,無形中擴大內需,刺激經濟成長。

 

延伸閱讀:《德譯生活誌》柏林傷心耶誕市集 重挫梅克爾聲望

 

年輕難民參加職業訓練,填補德國少子化的生產力,一般德國年輕人不做粗活的缺,也讓難民填補上去。這使得企業主得利。難民的政策,在經濟面來看, 反而是利多於弊。

 

舒爾茲政見強打勞工牌

 

舒爾茲認為,他身為社民黨員,必須堅持守護勞工價值的理念,他可以拼的就是守護勞工福利的理念。在最近的民調中,舒爾茲個人聲望民調是49 %,梅克爾則是38%,政黨票分配,社民黨30 %,梅克爾的基民黨34% 。選舉將近, 社民黨慢慢從民調谷底漸漸爬出。最近選出了新總統史坦邁爾,就是社民黨籍的前外交部部長。

 

這個新局,給社民黨黨內打了強心針。同樣是執政團隊的社民黨,舒爾茲為競選必須嚴苛批評時政,這當中不僅得罪基民黨敵對陣營,同樣也不能討好正在執政的同黨同志。誰會是德國下一個總理候選人,不僅要有人緣,而且必須要在政黨票數上得勝,才能當總理。即使候選人優秀,政黨票數不如人,所有一切仍是枉然。

 

台灣的選舉,常常只是漫罵看不到牛肉,選舉中,多在族群對立與理盲中不斷惡性循環。今年德國大選的總理競爭,將是德國大選最大的看點。當很多政策一一被檢驗時,砲火一定也射到自己人,這也將是政策大檢驗的最好時機。良性的競爭,可以讓兩個中間政黨拿到最多票的話,就可以削減極右派人士的票。

 

這樣走向中間政黨的國會大選, 比較不會讓極右派政黨有見縫插針的可能。不管舒爾茲是否選上,他的出來競選,對極右派若能有產生削減功能,將是德國政治趨向良性發展的契機。

 

※作者現旅居德國,著有《借鏡德國》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