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專欄:陳師孟果然不折不扣一綠男

王健壯 2017年03月08日 13:30:00

陳師孟該學陶百川的,應該是學他的心中毫無顏色。關於綠監委辦藍法官這件事,陶百川若地下有知,大概也會像過去一樣感嘆:天下寧有是理乎?(攝影:李昆翰)

陳師孟自稱是七老八十的老綠男,但他被蔡英文提名為監委後,對外發言句句殺氣騰騰,宛如血氣方剛的青少年,毫不顯老;倒是他的發言,字字綠得滴出油來,果然不折不扣一綠男。

 

台灣政治人物非綠即藍,民眾對顏色政治早已見怪不怪。但監委不同於立委或政務官,而同於法官,法官判案,心中不能有顏色,不然,司法權危矣;監委辦案亦然,否則,監察權危矣。憲法之所以明文規定監委與法官必須超出黨派,道理在此。

 

但陳師孟卻像孔雀開屏一樣,毫不避諱炫耀他有多綠。當然,他的綠是相對於他所恨之入骨的那些所謂藍色法官。這些法官被他形容是「被黨派操控」、「受特定意識型態洗腦」、「依威權指揮行事」,都是「受了黨國遺緒毒化奴化」的不肖法官、恐龍法官。而他之所以接受監委提名,就是「要以除垢法掃除辦綠不辦藍的那些法官」。

 

監察權及於司法權,陳師孟當監委後若要磨刀霍霍向司法,那是他職權所在,誰也擋不住。但問題是,如果藍色法官是司法之垢,必須除之去之,那綠色監委是否也是監察之垢?以垢去垢,就像以暴制暴一樣,難道是民主法治國家應為當為之事?

 

再退一步說,依陳師孟的分類標準,法院有藍法官,但難道沒有綠法官?陳師孟如果祇除藍法官之垢,卻視綠法官之垢於無睹,豈非也是辦藍不辦綠?與那些不肖法官何異,難道也要被人以不肖監委視之?

 

況且,監委祇有糾彈權與調查權,陳師孟也許有權可調查不肖法官,可彈劾不肖法官,甚至也有權試圖替陳水扁、郭瑤琪進行翻案平反。但彈劾後的懲戒取決於公懲會,翻案後的非常上訴操之於檢察總長,如果公懲會與檢察總長不依他旨意辦事,難道陳師孟也會把他們以垢視之,轉而調查之糾彈之,「不會輕易放過他們」、「讓他們終生不得錄用」?天下豈不大亂乎?

 

  延伸閱讀:11位監委補提名 陳師孟和劉文雄等人出線

 

監察權與司法權一向是互相糾葛的兩項權力,依憲,法官獨立審判不受干涉;但依憲,監委卻有權監察百官,法官當然也在其中,兩權關係之對立緊張,殆可想見。陶百川當年為了規範監察與司法兩權的權力分際,曾經多次與司法及行政機關折衝協商,最後得出的結論,也變成日後監院的一個不成文傳統就是:監察權當然及於司法權,「但對於法官的判決,非有必要,不加調查,自更不加糾彈」。亦即,監察權對司法權必須自我節制,監察而不干涉。

 

而所謂節制監察權,是要求監委不要讓監察權任意介入「審判的核心範圍」,而影響審判獨立,但若法官違法(或枉法)失職,監察權當然應糾之彈之,不能任其不受節制。

 

但不受節制的監委,與不受節制的法官一樣可怕。陳師孟說他最近正在勤讀陶百川的書,希望他不要漏掉陶公當年所寫有關監委與政黨的關係、監委的風格與紀律以及監委對法官彈劾等文章,這些文章雖散見於陶百川不同著作,但他對監委操守作為與權力行使的叮嚀,卻始終一以貫之。

 

當然,陳師孟更該學陶百川的,應該是學他的心中毫無顏色。陳師孟祇要想想:綠監委辦藍法官這件事,陶百川可能作何感想?他老人家若地下有知,大概也會像過去一樣感嘆:天下寧有是理乎?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