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風:宗教右派盲從權威 執意妖魔化同性戀

歐陽文風 2017年03月23日 21:00:00

從美國宗教右派的歷史演變,或可更為理解台灣反同團體背後的驅動力。(攝影:李昆翰)

 

若要了解美國政治,尤其是共和黨的政治,不能不了解美國宗教右派或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特別是川普當選總統以後,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高興得不得了,簡直就以為這是神在「動工」,一切都是神美好的旨意!

 

若要談宗教右派,絕對不能不談基督教聯盟。

 

美國的基督教聯盟(Christian Coalition)在1989年成立,這對宗教右派和美國政策的今日發展具有關鍵性的影響。基督教聯盟鎖定共和黨為其目標,從基礎開始到中央,逐步控制共和黨。它與另一宗教右派組織傳統價值聯盟(Traditional Value Coalition)控制了美國至少30多萬個教會,擁有非比尋常的政治力量,可謂是共和黨中堅支持者,這些教會的信徒,簡直就是共和黨的鐵票。

 

基督教聯盟之所可能囊括美國各地的保守教會,彙聚零星力量而形成一般共和黨政治人物難以抗拒的力量,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其創辦人羅伯遜(Pat Robertson:右圖/維基百科)是國際知名的宗教電視布道家。此君擁有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不是只有一股宗教熱情的等閒村夫,他是不少重要宗教機構的創辦人,包括基督教廣播網(Christian Broadcasting Network)和國際家庭樂公司(International Family Entertainment)。

 

解散 <道德大多數>

 

換言之,他掌握了美國基督教重要的傳播企業,這令他在宣傳其宗教理念與保守主義,事半功倍。1987年他甚至宣布競選美國總統,雖然競選失敗,但他聲名在美國頓時家喻戶曉,在宗教保守主義眼中是名英雄。競選失利,他遂宣布成立基督教聯盟。

 

1989 年法威爾解散 <道德大多數> ,他美其名曰這組織已完成歷史任務,但真正的原因恐怕是支持率驚人下跌,影響經濟來源,難以為繼。支持率下跌的原因基本上有二,一是當時發生太多如Jimmy  Swaggart,Jim and Tammy Faye Bakker 等電視布道家的性醜聞與貪污醜聞,令保守基督徒大失所望;二是因為法威爾竟然公開支持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這在80年代末的美國簡直是無理又醜陋得慘不忍睹!

 

因此,另一宗教右派大將特羅伯遜趁法威爾名望下墮之際, 登高一呼,成立基督教聯盟(Christian Coalition)。

 

基督教聯盟在1989年創立時,只有5萬名會員,如今其會員高達250萬人,在全美50州擁有近2千個支會,是目前美國宗教右派最重要的組織。羅伯遜在創立基督教聯盟時,其目標不只是成立一個基督教組織,而是要創建一個美國有史以來最大和最有效的基督徒基層政治運動。基督教聯盟在90年代在共和黨領袖Ralph Reed的領導下發展神速,他們出版的《基督徒美國人》(Christian American)雙月刊的發行量是每期1千萬本,是時代周刊》的四倍,其影響力可見一斑。共和黨後來可能入主白宮,牢控上下議院,基督教聯盟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

 

宗教右派進軍政界

 

宗教右派進軍政界,由於基層力量是政治人物的重要資本,為囊括基層支持力量,基督教聯盟在策略上有所變更,明顯與過去的保守主義不同。他們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擴大盟友,尋求合作。宗教保守主義唯我獨尊,排斥宗教多元主義,不要說他們對其它宗教沒有好感,甚至對天主教亦視為遠離正道的異端。但宗教右派做為新的保守主義,特別是基督教聯盟,開始軟化對天主教的態度,在一些課題如反墮胎、反同性戀運動上,和天主教,甚至是猶太教的保守主義者合作,其影響力也因此不斷壯大。

 

美國宗教右派力量不容小覷,因為這亦是美國文化的一部份。布希在1999年曾公開的說「上帝要我競選總統...上帝要我如此做」,但他似乎從未解釋他如何知道上帝要他競選總統;或對上帝如何告訴他,並要他如此做等,從來語焉不詳。不過有趣的是,美國民衆十之八九不在乎。我似乎從未聽說有人要他進一步闡述他的上述談話,或挑戰布希解釋他怎麽知道上帝要他做總統。乍看起來,十之八九的美國人相信他的話,或似乎都「明白」他這麽說是甚麽意思。

 

布希決定攻伊,他本人沒有說這是上帝要他如此做,但他的手下卻以此為他背書。比如說波金上將(William Jerry Boykin)曾公開說上帝揀選布希帶領全球向撒旦宣戰。在2003年10月,他說「為甚麽這個人會入住白宮,他其實並沒有得到大多數美國人的選票,可是他現在住在白宮裏,因為上帝把他放在那裏,就是為了現在這個時機。」現在是甚麽時機?毫無疑問的,那是指攻伊的時機。言下之意,就是上帝委托布希宣戰攻伊!吊詭的是,波金上將竟然在一個強調民主政治的國家裏公開說布希總統其實並沒有得到絕大多數美國人的選票,不是美國人民要做總統,是上帝要他做總統,不是人民做主,是上帝做主。這種話說得如此自豪,他的血液裏如果不是流著神權政治的血液,怎麽可能如此得意?

 

更可怕的是,說這種話的,不只是波金上將一個人。2001年的911事件發生一個月後,布希的另一名手下歌勒(Tim Goeglein)向《世界雜志》,一本由保守基督教團體出版的刊物說「我認為布希總統是上帝在這關鍵時刻選定的人」。同樣的,他並沒有進一步解釋他有此認為,或他怎麽知道布希是上帝要定的人。對這些宗教右派而言,不是人民選總統,而是上帝選總統;他們鄙視民主,推崇神主(Theocracy)。

 

動員修憲立法限制同婚

 

美國宗教右派開辦的大學Bob Jones University的校長Bob Jones III,在一封致布希總統的公開信中表示「你沒有欠那些自由派甚麽東西,他們鄙視你,那是因為他們鄙視你所信仰的基督」。言下之意,那些批評反對布希的人不只是批評或反對布希,而是在反對基督。在神權政治的國度裏,這是何等大的罪名!我相信也唯有迷信神權政治的人才可能對政治人物說這種話:不要怕得罪人民,也不要理會人民的反對,做上帝要你做的事;如果有人反對你,那是他與上帝做對,他不是反對你,而是反對上帝!

 

迷信神權政治的人的一大特徵是除了上帝,他們完全不在乎人民的意見,一切只需訴諸宗教經典與信仰教條,不必講理。職是之故,布希當年可以公開反對同性戀反到一個地步,動員修憲立法限制同性戀婚姻。他的唯一理由是異性戀婚姻,也唯有異性戀婚姻是由上帝立定,因為上帝在創世時只造一男一女,這就是其政策的「證據」;至於科學怎麽說,他完全不在乎,甚至人民怎麽想,恐怕也不在其考量之內。

 

承認同性婚姻國家列表。(維基百科)

 

明顯的,美國政治自20世紀80年代以降,逐漸保守與右傾,國會提出和通過的保守立法越來越多,這是因為宗教右派的政治勢力越來越大,共和黨議員在幾屆國會中所占的比例越來越高。特別是在20世紀末,當全球各國越來越走向開放與多元,同性婚姻與同性伴侶關係在許多國家通過國會合法化,美國卻始終沒有任何令人樂觀的突破,直到2013年,全球已有20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了,美國最高法院才裁決禁止同性結婚是違憲的,繼而在2014年裁決全國承認同性婚姻;所謂逆水進舟,不進則退,是美國右傾最明顯例子。宗教右派也是主戰派,但伊戰失利,結結實實教訓美國選民一頓,但這恐怕還是不能扭轉局勢,宗教右派在美國還是有一定的勢力。2016年11月的總統選舉,川普勝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獲得宗教右派,即許許多多保守基督徒的支持!

 

反民主 要神權

 

美國宗教右派的問題就是宗教治國,自以為是,拒絕講理,結果為了達到宗教治國的目的,可以處心積慮,不擇手段。他們反同或反同婚的手法,在在說明這一點,純粹因為一個不能說理、自以為是的宗教教義,結果不惜偽裝理性,濫用與扭曲研究報告,有人可以造謠,甚至可以做假見證;有人可以迷信盲從宗教權威與領袖,一心一意旨在妖魔化同性戀,甚至語不驚人死不休,完全就是想藉恐懼統懾人心,統治世界,落實神權政治! 

 

是的,他們骨子裡就是反民主,要神權!以前他們一談同性婚姻,動不動就談公投,並不是真正要民主,而是以為自己過去可以嚇人騙人反同婚;但現在局勢對他們不利,連提都不敢提,所以對他們而言,「民主」好用時就用,但不堅持,真正堅持的是神權!為了神權,他們可以毫不猶疑地反民主!

 

【延伸閱讀】

歐陽文風美國宗教右派不只反同 終極目的是神權政治 (上)

 

※作者為波士頓大學神學博士,紐約市立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紐約大都會社區教會牧師,同時亦任教於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性別研究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