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兩岸協議監督機制為何遲遲沒進展

吳傳立 2017年03月29日 07:00:00

台灣的政府機關裡面到底還有多少邏輯不清、價值錯亂的高官?由他們來執行兩岸的「交流」,你真的都不擔心?(攝影:陳品佑)

一場遊戲要能夠玩得下去,有三個主要的元素:遊戲規則、裁判、玩家。

 

所謂的遊戲規則,必須雙方玩家都願意遵守它,而且不能夠說翻臉就翻臉,否則這個遊戲規則根本就是形同虛設,甚至比「沒有規則」還更糟糕;否則,當遊戲情勢對對方有利的時候,對方就說「一切按照遊戲規則來」;一旦對方在遊戲中居於劣勢的時候就翻臉說「老子不玩了」,那我們豈不是拿了條狗鍊往自己的脖子上套、把自己當猴耍?

 

關於「要遵守遊戲規則」,有兩個重要的要素。一個是「公正的裁判」、一個是「有能力執行判決的人」。如果對方根本就是技安、根本毫不講理,偏偏又非得要和技安玩這個遊戲不可,那麼我們的主要策略應該是「找更有力的老師當裁判」,其次才是「仔細的檢視遊戲規則」、「檢視裁判是否公正」、「確保公正的判決能夠被公正地執行」。

 

而所謂的玩家呢,多數人眼中看見的是「參與遊戲」的人,但其實真正有影響力的玩家通常自己不下場,而是透過「制定遊戲規則」、「決定裁判人選」、「影響裁判判決」來確保自己能夠主導遊戲、獲得勝利。

 

於是,你看出來了嗎?訴求「簽訂兩岸條例時應有的監督機制」,本質上不過是「看看遊戲規則的制定有沒有問題」而已。在中華民國自由地區,也就是台灣,立法院裡面由誰在「制定這個監督機制」?這些投票表決的立委中有多少人與中國有密不可分的利益往來關係?這難道不用先清查嗎?在這些人的主導下能夠訂出怎樣完善的「監督機制」?

 

就算所謂的「監督機制」訂得很完善,就算因此訂定了一個很完善的「交流協議」,屆時會由誰來執行這個「交流協議」?連當過行政院長的張善政可以「天真」到說出「不用擔心什麼共諜,共諜也會被感化」這種匪夷所思的話,中華民國自由地區,也就是台灣的政府機關裡面到底還有多少這種邏輯不清、價值錯亂的高官?由他們來執行兩岸的「交流」,你真的都不擔心?

 

然後,遊戲規則的裁判是誰?有沒有能力執行判決?先別說「裁判」了,咱們的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公然地胳臂向外彎,在電視上捷運裡刊登「請國人不要在國際間詐騙哦,不然會被引渡到中國哦」這種廣告。屆時如果與中國發生了怎樣的糾紛,咱們中華民國又會怎樣替台灣人民爭取應有的權益?

 

更別說,中國本身對於各種人權、財產權的惡行昭彰已是舉世皆知(唯獨中華民國臺灣地區因為「政治最骯髒」所以還只是「略有耳聞」)。看看西藏當初與中國簽訂了怎樣的和平協議,然後迄今過著怎樣「和諧」的生活。這些問題,難道我們都視若無睹嗎?

 

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確實,在現實的世界中,要堅壁清野地完全和中國毫不往來是不可能的,也因此有往來就必須有「遊戲規則」、要訂定遊戲規則就必須有「監督遊戲規則的訂定」的「監督規則」。318學運迄今已經三年,民進黨也已經全面執政近十個月。這麼重要的「監督條例」的訂定之所以遲遲沒有進展,究竟是為了什麼?

 

是因為蔡政府深刻體認到「如果沒有把更重要、更基本的問題解決,所謂的監督條例只是假的、缺乏實質意義的『不監督條例』」,所以以時間換取空間,先把更重要的基本問題處理好了,再訂定「有實質意義的監督條例」?

 

還是因為擔心中國的反彈(什麼?和母國做生意為什麼需要訂什麼監督規則?)所以瞻前顧後畏首畏尾?

 

還是「管他監督不監督,反正『兩岸交流議題』已經變成中國國民黨的爛疔子,放著讓它爛只是剛好,一旦民進黨聲勢下滑的時候可以拿來攻擊中國國民黨」?

 

從蔡政府「指定主張兩岸終極統一的宋楚瑜擔任APEC總統特使」、以及「318學運打人惡警迄今查無此人」來看,你覺得答案可能是哪一種呢?

 

※作者從事金融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