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目擊者》導演程偉豪(上):做類型片最常想的就是接地氣

黃衍方 2017年04月04日 09:39:00

《目擊者》導演程偉豪(攝影:陳品佑)

程偉豪是目前台灣最受矚目的新生代導演之一,以社會諷刺短片《保全員之死》獲得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獎後,又以取材自鄉野傳說的《紅衣小女孩》刷新台灣恐怖片的賣座紀錄,今年他推出了新作《目擊者》,因挑戰台灣少見的懸疑推理類型而倍受關注,在這部電影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目擊者》的起源

 

《目擊者》的起源要講到六年前,它的原形是一個帶有靈異元素的故事,電影公司看到了程偉豪的短片後,希望邀請他來擔任這個案子的導演和編劇。「我覺得這個故事有潛力改成以人性為主的犯罪驚悚類電影,如果你願意讓我改的話我才有興趣參與,結果他還真的讓我改,也讓我開始了這六年來《目擊者》的狀態。」

 

《目擊者》的原始故事描述男主角跟女友租車出遊,結果遇上了靈異事件,才發現那輛出租車是一輛借屍還魂車,雖然也有一些查案的過程,但整體是往鬼故事的方向發展,程偉豪找了兩位編劇一起參與劇本的寫作,並盡可能保留原始故事當中的推理元素。

 

(攝影:陳品佑)

 

程偉豪補充道:「因為我自己很喜歡從真實的社會案件或是真實的人生去取材,所以做了非常多的田調,包括警察跟記者的關係、茶文化的東西,甚至還有一些政治的東西在裡面,然後還包括車廠的AB車、還魂車這一類相關的田調,從真實的狀態去擷取出來變成台詞,有的可能變成了裡面的一些情節這樣子。」最後它變成了一個以「共犯結構」為主題的故事。

 

如何進行田調

 

從處女作《狙擊手》開始,就可以看到程偉豪對於角色細節的重視,在《目擊者》裡牽涉到多種職業身份的人物,田野調查更是馬虎不得。程偉豪表示,其中關於報社的部份是最好取材的,除了身邊的記者朋友很多,本片製片唐在揚就是從新聞業出身,所以成為他們最重要的技術顧問。

 

包括片中報社場景的設計、編輯會議和報稿系統,監製都提供了許多建議,他甚至還會在意演員講出來的用語。「我覺得對我來說,那是很令我會感到興奮的細節,這樣子所有的東西講出來,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就是你看不到內行的東西的時候你就是看熱鬧嘛,可是懂的人就會發現我們這些細節都是對的。」

 

《目擊者》的故事是由一輛借屍還魂的事故車開始,與車廠有關的情節也佔了很大一部份,程偉豪透過介紹認識了車廠的朋友,學到許多相關的行話和術語。「那個檯面下不能講的朋友跟我們講了很多很多中古車的黑暗面,那些中古車的劇情其實後來被剪掉非常多,不然前面就快要變成中古車知識的傳達了。」

 

男主角小齊(左)與車廠老闆阿吉(穀得電影提供)

 

程偉豪就透過這樣不斷與相關人士接觸的過程,來尋找可以放進劇本裡的東西。「我記得阿吉(編按:片中的車廠老闆)他一開始在跟我聊劇本的時候說,導演你怎麼那麼知道車子這一塊的細節,因為其實他自己也稍微懂,這樣也可以幫助我跟演員分享,讓他快速進入角色的那個職業狀態。」

 

做類型片最常想的就是接地氣

 

程偉豪表示,他自己在做類型片時最常想的一件事就是要「接地氣」,怎麼讓類型片有台灣在地的特色。「我自己最習慣的是,在語言方面我希望一定會有台語,這是我小小的堅持,所以裡頭有一些人的設定就會以台語為主。」除了台語之外,程偉豪繼續思考還有什麼代表台灣文化的東西可以放進來,後來在進行跟警察有關的田調時,他發現到「茶」這個東西。

 

「我們在田調的時候就有聽到一種說法,所謂的茶文化其實是『喬』(編按:台語,調解)的文化,如果我們已經有警察在裡面的話,茶其實是可以被我們拿出來多加使用的。」程偉豪於是跟另一位編劇提議,乾脆把茶放進去變成故事裡一個關鍵性的道具。

 

結果對方跟他分享「東方美人茶」會蠻適合的,因為東方美人茶台語叫「澎風(編按:台語,吹牛)茶」,「澎風」這件事跟真相、說謊有關,與《目擊者》的主題很契合。為了把茶文化的東西放進去,程偉豪還調整了男主角小齊和被害人徐愛婷的角色設定。

 

選角時的考量

 

程偉豪坦言,選角時最主要的考量就是卡司。「你看各國的犯罪片就知道,犯罪電影非常需要一定程度的卡司,不然單靠故事本身有時候會很難做,所以等卡司也讓我等了六年。」等卡司的六年內就不斷的磨劇本、籌資金。「當然導演本身沒有什麼知名度可能也是等很久的原因。」他笑著說。

 

許瑋甯在片中裡飾演女主角Maggie,她也是程偉豪第一部長片《紅衣小女孩》的女主角,導演透露其實《目擊者》的劇本在《紅衣小女孩》開拍之前就已經完成,那時就有先問過他的意願,結果後來兩人反而是在《紅衣小女孩》裡培養出了默契,才接著有這次的合作。

 

兩度跟許瑋甯合作,程偉豪表示她是一個非常敬業且用功的女演員。「我都會希望演員做角色小傳,去了解他跟我對角色中間的(認知)落差,去了解我們該怎麼進行這些角色,她除了這塊做得很足之外,她會設定好很多東西,而且會在現場表演給我看,有問題她就會馬上調整。」

 

程偉豪認為許瑋甯已經可以算是好萊塢級的演員了。「我覺得外表的charming還有演技的charming只要有一個在,那他就是很適合大銀幕的,(瑋甯)她剛好是同時兩者兼具 ,她在大銀幕上的樣子,還有她在表演上的自然,那種起承轉合,真的是不著痕跡。」程偉豪表示,許瑋甯太熟悉大銀幕了,有時候請她多加一點動作,她只要加一點點,就真的可以讀到,讓程偉豪覺得相當佩服。

 

許瑋甯在片中飾演報社主管Maggie(穀得電影提供)

 

莊凱勛是程偉豪心目中飾演男主角小齊的首選,除了因為講台語時的「氣口」(編按:台語,指說話時的語氣或措辭)外,莊凱勛所擁有的草根性也跟他在田調過程中接觸到的社會線記者非常接近,導致程偉豪在寫劇本時就一直聯想到他。「再加上我自己設定整部電影的調性希望有點硬漢風格,我開玩笑說是個偽動作片嘛,我們不是用場面去堆砌動作,而是用明快的節奏,還有一直追逐的男主角,像這種硬漢的電影,又更覺得他是適合的。」

 

莊凱勛在片中飾演社會線記者小齊(穀得電影提供)

 

柯佳嬿在片中飾演九年前車禍事故的被害者徐愛婷,是個身份成謎的角色,程偉豪覺得柯佳嬿有一種神秘的氣質,因此邀請她參與演出,結果合作之後發現她本人其實非常搞笑。「她也是那種在入戲狀況下會把自己完全丟進去的人,所以這次她在那種驚悚的情緒啊、害怕的情緒表現得非常真實,這個東西很關鍵,演員到了一個程度,她只要願意把真誠的自己丟出來,那在銀幕上就是跑不掉,我覺得她已經進入了這個境界。」

 

柯佳嬿在片中飾演身份成謎的徐愛婷(穀得電影提供)

 

最驚喜的演員

 

不過這次《目擊者》的演員之中,最讓程偉豪驚喜的,還是飾演菜鳥警察阿瑋的李淳,一開始是監製向他推薦這個人選,程偉豪發現,李淳平常跟人社交的時候很陽光,但是當他沉靜下來時會流露出一股邪氣。「他雖然很年輕,但是對人生、對表演都非常有想法,我們都開玩笑他有個老靈魂住在心裡。」

 

李淳在片中飾演菜鳥警察阿瑋(穀得電影提供)

 

程偉豪推測,可能是因為在外國長大的關係,雖然李淳只有二十出頭,但已經達到我們三十幾歲的思維,加上他幾個眼神就可以達到預設的效果。幾次接觸之後,程偉豪發現李淳某些部份很接近他所設定的阿瑋,所以決定要使用他。

 

程偉豪透露,他們在進行田調時,李淳會一直主動想要參與,即使田調的內容跟他的演出沒有關係,因為他想要快點了解劇本裡設定的台灣文化,李淳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故事裡好像到處都是茶,後來跟著田調之後,才發現原來真的每個警察局都會泡茶。

 

「他還會去看那種講精神異常的書、講連續殺人犯的影片,他自己一步一步做足了所有的演員功課,想要快點去進入角色裡頭,後來有很多角色設定和說話內容,反而是他反饋給我的,他這次在詮釋上的驚奇度,對觀眾來說一定是最高的。」程偉豪如此說。

 

程偉豪(左)和男主角莊凱勛在拍攝現場(穀得電影提供)

 

程偉豪表示,身為新導演,能跟這些演員合作真的非常幸運。「因為他們全都是事前準備好,然後當下會保持非常大的空間和導演做創作和溝通,這部戲又有很複雜的情緒和某些煙霧彈要去做,其實每天的創作空間非常非常大,在這樣的大前提之下,雖然每一天壓力都很大 但是對我而言是非常過癮的,因為他們的可塑性真的太大了。」

 

最讓程偉豪驚嘆的是,這些演員只要一調整,就可以給他一整套有完整起承轉合的表演。「對於在小螢幕前監看的我而言是非常過癮的,而且那大概只有我可以看得到,因為最後呈現出來的都是剪接過後的片段。 」

 

下一篇:專訪《目擊者》導演程偉豪(下):拍這部片真的蠻過癮的

 

關鍵字: 目擊者 程偉豪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