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目擊者》導演程偉豪(下):拍這部片真的蠻過癮的

黃衍方 2017年04月04日 10:23:00

《目擊者》導演程偉豪(攝影:陳品佑)

上一篇:專訪《目擊者》導演程偉豪(上):做類型片最常想的就是接地氣

 

看起來很像韓國片?

 

從《目擊者》的預告片釋出開始,就有不少網友表示它看起來很像韓國片,這點讓程偉豪覺得很有趣,表示《紅衣小女孩》推出時也有很多人說很像泰國片,他認為這是因為台灣的市容跟這兩個國家很像,再加上演員都是東方臉孔,觀眾很容易就會聯想到這兩個類型片已經發展得很成熟的地方。「但這也顯示台灣自己很缺乏(類型片)這一塊,當然好聽的說法是,我們擁有日韓或是國際級的影像質感,也讓我覺得是一種另類的稱讚。」

 

程偉豪坦言,拍攝《紅衣小女孩》的經驗對他有很大的幫助。《紅衣小女孩》本身是個很簡單的故事,《目擊者》的複雜程度幾乎是它的十幾二十倍。「我如果先拍了《目擊者》,可能也沒辦法拍到現在的樣子,就算你給我高的預算也是。」除了對故事氛圍、聲音和畫面的掌握之外,還有做為導演該如何與卡司級的演員進行協調和討論,這些都是《紅衣小女孩》教給程偉豪的事情。

 

程偉豪在拍攝現場指導演員(穀得電影提供)

 

不得不用低預算突圍

 

回憶起當年《紅衣小女孩》的成績,仍然讓程偉豪覺得很驚喜,因為恐怖片沒辦法進入中國市場,尋找資金非常困難,有投資者表示可不可以採用泰國的方式,用低一點的成本拍掉。「泰國主要的平均值就是兩千五(百萬),當然十部裡面可能有八部都是粗製濫造,但是在這樣的前提下他們想要試驗看看,找年輕團隊來做,而這群年輕團隊剛好也想要試試看,才有了《紅衣小女孩》現在的樣子。」最後《紅衣小女孩》以新台幣兩千五百萬的成本,在全台賣破新台幣八千萬票房,是當年少數單靠本土市場就回本的國片。

 

程偉豪透露,《目擊者》的成本其實也不高,大概是新台幣四千萬。「我覺得看起來應該有七八千(萬)吧?」程偉豪表示台灣觀眾的口味很難抓,對《目擊者》的票房沒有把握,他透露當年《紅衣小女孩》在宣傳時,有些朋友連他的臉書都不敢翻,因為有些人就是不喜歡被嚇,這是恐怖類型先天的侷限。

 

程偉豪坦言找投資非常現實,台灣電影最好的狀態就是破億,扣掉戲院拆帳剩下五千萬,再捨去行銷的預算一千萬,就只剩下四千萬可以拍,這個預算拿去拍文藝片的話,省一點搞不好可以拍兩部。「可是如果你不先用這樣的預算去突圍的話,你後面的人,不要說他們,可能連我自己都沒有下一部,我說的下一部是指類型片這樣的東西。」

 

(攝影:陳品佑)

 

為什麼要拍類型片

 

常有人會問程偉豪,為什麼要拍《紅衣小女孩》和《目擊者》這樣的類型片。「因為世界各地行之皆準的就是,新導演要展現說故事的能力的時候,恐怖片和犯罪電影其實是最好的入門磚,因為它比較容易用小成本的方式製造比較高的娛樂,透過氛圍、簡單的一些場面調度,去做出那樣子的效果。」

 

在《紅衣小女孩》裡,程偉豪要去營造恐怖情節,所使用的方式就是「逛鬼屋」,讓觀眾跟著角色進到一個黑暗空間去逛鬼屋,那樣恐怖跟壓力就會一直來。「尤其在這種情節發生的時候更不要有音樂,反而是故意壓低整體環境音,那個壓迫感更大的時候,其實那個空間感和壓迫感就會瞬間出來,那《紅衣》這一塊其實後來有成功之後,更讓我確定《目擊者》在這方面的使用更可以再放開一點。」

 

看過《目擊者》的觀眾,應該都會對片中小齊和阿吉那場在小巷裡的「警匪追逐」有印象,利用狹小的空間做出不亞於大片的刺激效果,不過程偉豪表示他在處理這一類情節時拍得很小心。「類型片有所謂說服力的問題,它快要脫離一種合理性的問題了,就是我身為一個記者,我不是警察,就算我是警察,我都不一定敢追一個人追到這種程度。」

 

《目擊者》劇照(穀得電影提供)

 

為了維持合理性,程偉豪剪掉了一些刺激但不合邏輯的場面。「像這個可以留的原因就是,它是在某種合理的基調之下可以達成的事情,同時帶給觀眾比較稍微有一點場面和娛樂性的東西,那個superise就會跑出來,你原本不會預期說可以拍成這樣,你之後回想也不大可能想說:那這些車子要找誰賠錢?這個事件是誰去平息下來?這在現實生活中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但是在類型片裡可以存在,並且使用在一些for娛樂性、商業性的場面調度。」

 

用低預算製造出效果

 

因為預算吃緊,所以程偉豪必須在拍攝方法上多花心思。故事中最關鍵的那場九年前的撞車戲,在每個角色的回憶中不斷出現、有各種不同的版本,但程偉豪透露那場戲其實是出九機一次拍好的。「因為我只能撞一次啊!最省的就是多出幾台,而且那九機還包括三台GoPro、三台小機器,真的大機器才三台。」最後撞擊的效果普普,只好再用特效加上速度感和碎玻璃。

 

為了有效率的使用預算,程偉豪必須規劃好每一戲的狀態,沒辦法天天請水車,就設法讓雨戲集中在某幾天拍掉,撞車時也必須考慮好要怎麼撞,才能讓演員再進到車裡拍文戲,小齊在巷弄裡追開車的阿吉那場戲最辛苦,要先把撞擊的特寫拍掉,再把車子的板金拉回來拍攝遠景。「真的超拮据!人家都是準備十幾二十台在旁邊,去執行掉一場一場的車禍戲,工作人員看了劇本應該蠻想殺了我,撞車就算了,怎麼還有雨戲,全部都是最難執行的那種狀態。」

 

拍攝九年前的車禍戲(穀得電影提供)

 

不過現在的成果讓程偉豪感到很驕傲,覺得很有自信。「你看我們分鏡跟剪接的方式其實還是可以達到一種視覺場面的刺激感,也不會影響到敘事,不會說文戲還蠻好看的、很懸疑,但一看到(場面)那邊的時候就鳥掉了。」

 

台灣電影少見的快節奏

 

程偉豪在前期就希望《目擊者》的節奏比其他的國片還快,他透露在早期的版本裡,光小齊遇到徐愛婷就花了五十幾分鐘,最後在他人的建議下,他剪去近半小時的劇情,為了讓它一開始就沒有冷場、沒有尿點。「我覺得反正我就是設定要明快的節奏,那是不是就讓你快到底,我就一開場就不要讓你有鬆懈的感覺,所以所有的事件、人物登場,一個一個都很快速的一直來,每一個顆鏡頭你都不能用掉太多的訊息,就這樣一路接軌到主事件。」

 

他進一步補充:「你去經營一個電影長片的時候,有九十分鐘、一百二十分鐘, 要考慮到觀眾的續航力,從文本階段開始,到剪接階段要怎麼把它調整到讓大家能夠看到最後,畢竟是類型片嘛,商業性質的,這件事情就變得非常重要。」

 

不過,也有人看過後跟程偉豪表示,《目擊者》以商業片來講太「燒腦」了,訊息量有點龐大,剪接師同樣有點擔心這部片步調會太快。「大衛芬奇的《社群網戰》其實也是超快的,訊息也是一直來,它是我們在剪接上的其中一個範本,就是要用快、整個段落清楚,每個演員的表情一到,你就讀到那個情緒,不會誤解成別的情緒,這很考驗我跟剪接師,可是剪接也算是創作階段我覺得最過癮的地方,拍這部片真的蠻過癮的。」

 

(穀得電影提供)

 

連文戲都很困難

 

拍《目擊者》雖然過癮,但是幾乎所有部份都很困難,程偉豪表示即使文戲也很困難,因為每個角色心裡都有各種暗潮洶湧,即使是寫劇本的他都未必能完全掌握,常常到了現場才跟演員一起去做調整。「因為它(劇情)跳來跳去的嘛,所以有些部份牽涉到他前面那場戲的詮釋方式,到了實際場景時,會發現好像在這樣的場景和狀態下他不會講那樣的話,要講就需要額外的推動力,那是不是就要調整,所以對我來說就連文戲都不會放鬆。」

 

但是真正最困難的還是那些高技術含量的動作戲,尤其是關鍵的那場撞車戲,劇本設定它發生在一個沒有路燈、手機也沒有收訊的山上。「結果製片組真的找到一個一模一樣的地方。」《目擊者》是在2016年的三到四月進行拍攝,程偉豪表示,近幾年在台灣反而過了二月之後天氣會比較冷,他們就在體感溫度只有四度的情況下拍這場發生在夏天的戲,而且又要撞車又要下雨,真的非常辛苦。

 

(穀得電影提供)

 

如何發展劇本

 

《目擊者》的故事原形雖然就帶有一定程度推理的元素,但是不夠完整,人物的動機也很薄弱,現在的劇本是程偉豪和編劇費心修改而成的。「我不以本格推理,就是機關設計、暴風雨山莊、密室這種為主,我們是以比較社會寫實派的,就是人性在某個狀態下的一些推理,去發展整部片。」

 

在發展故事的過程中,程偉豪發現這部片最關鍵的事情就是「共犯結構」,他會先把每個人的立場設定好,再設想每個人最後會有什麼樣的結果,然後慢慢回頭布局出所有角色的關係,這樣觀眾看到最後,他所要表達的共犯結構這件事情就會自動浮現出來。

 

寫這個劇本的另一個關鍵是灑煙霧彈,你必須適時誤導觀眾對於角色的認知。「就是像我們故事中的目擊者跟殘餘者,有的人是目擊者但後來發現是殘餘者,原本是殘餘者的人你發現其實是目擊者,或者你要把它拉成三角關係也可以:目擊者、被害者跟加害者,有時候我是想要玩那個角色關係互換的過程,在蝴蝶效應之後,有些角色關係可能會互換。」在這樣的前提之下,透過煙霧彈誤導觀眾往別的地方去理解劇情,這樣轉折回來的時候才會有驚喜。

 

(穀得電影提供)

 

漫長的等待

 

程偉豪表示:「我自己是希望做到是,這種片子通常都是一兩個twist(轉折),如果我後面能夠twist到你快要放棄,只能看著這些人背後的狀態、每一個人都有秘密、都有自己的立場,我覺得這部片的高度才會跑出來,然後這部片屬於自己的、而不是很像其他電影的那種神采也才會被呈現出來,所以一弄弄了快六年。」

 

籌備期雖然長達六年,但實際上磨劇本的時間只有頭四年,拖了四年都沒有拍,程偉豪原本要接受電影公司的提議,用電視電影的形式把它拍掉。「四百萬,少一個零。」但是現在的監製很喜歡這個劇本,並表示要幫他找四千萬的預算,後來一個月後真的找到了,而且投資方也很喜歡這個故事。

 

「後來我們不管是找主創還是其他演員,都很喜歡這個故事,我才知道這個故事已經成熟了,真的可以拍了,我才在帶有一定自信的情況下拍了這部電影。」程偉豪笑著說:「那四年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在訓練我編劇的能力。」

 

下一步的計畫

 

除了《目擊者》外,程偉豪今年還有一部《紅衣小女孩2》要在台灣上映,雖然在一年之內推出兩部電影,但他並不打算稍微歇息,而是已經開始準備下一部作品。

 

程偉豪目前有兩個正在進行的計畫,其中一部是科幻類型的合拍片,改編自中國作家江波的科幻小說《移魂有術》;另一部則是有時代感的喜劇,故事設定在民國八十年代,內容與當時的台灣電影圈有關,會有一些後設的元素,改編自台灣資深編劇郭箏的短篇小說〈強盜世界〉。

 

「兩個剛好都是小說改編,我覺得它們本身就具備電影的結構在裡面,所以它們改編起來雖然也是有點膠著,但至少具備了一個樣子,而不是只是個大概。」程偉豪日後還會為觀眾帶來什麼樣的驚喜,相當令人期待。

 

(攝影:陳品佑)
關鍵字: 目擊者 程偉豪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