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內幕】國民黨用釋憲為黨產找保護傘 監委成護盤打手

蔡慧貞 2017年04月05日 12:55:00

國民黨高層為突破《黨產條例》清算黨產,去年10月由國民黨青年團幹部代表赴監察院陳情,當日的輪值監委仉桂美受理,並找了監委劉德勳自動調查《黨產條例》,最後認定違憲,送監察院院會通過提釋憲案,遭外界質疑是為國民黨護盤。(圖片取自國民黨青年團臉書)

由前總統馬英九提名的監委們趕在現任總統蔡英文提名的新任監委們上任前,在3月14日低調地通過針對《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整部法案的釋憲案,一黨政知情人士指出,國民黨早在去年8月黨產條例通過後就一直尋求可以暫停執行該條例的可能,但因立法院國民黨團人數不足,提釋憲根本無法成立,幾經考量,終於把主意打到監察院頭上。

 

一前監委透露,實際上,國民黨高層曾先後找過多位卸任和現任監委商討後,才確定「監院釋憲」一途可行。去年10月間,國民黨青年團幹部代表赴監察院陳情,正是由當日的輪值監委仉桂美受理,仉桂美不僅立案調查該案,更進一步找了另一監委劉德勳自動調查整部《黨產條例》,最後認定違憲,送監察院院會通過提釋憲案。

 

但有前監委指出,外界多以前屆監察院聲請「美河市釋憲案成立為例,認為本屆監察院就《黨產條例》提釋憲案,同樣是在兩機關行使職權時對執行的法律出現爭議,產生《憲法》疑義,因此由司法院大法官進一步釋憲裁奪,但實際上,前監委認為,兩者並不可相提並論。

 

一前監委指出,審視調查報告,並未看出監察院和行政院在調查案件的法律見解出現何種歧見,而是監委們直接調查黨產條例並認定有違憲之虞,甚至並未取得和行政機關的文書足以說明兩者在行使職權時出現矛盾,根本不符《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款要件。

 

強調調查與國民黨無關 仉桂美:我心如秤

 

對於外界質疑監察院調查《黨產條例》並聲請釋憲的動作,有為國民黨護盤,甚至是解救國民黨困境的幫手,主查監委仉桂美直言,「真是太好笑了!台灣的口水滿天飛」,她不滿地表示,不要讓政治影響專業,她本人無黨無派,「我和國民黨有什麼關係?哪一黨執政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只是本於本份和專業調查並提出釋憲,反而是行政院在那開記者會、噴口水,提釋憲案是民主法治程序,「行政院沒有高度,只有政治,這社會還有救吧!」她再次強調,「我心如秤」,她相信社會的正能量多過負能量,調查此案真的和國民黨無關,只是回到法律條文,回到法治國家的基本精神。

 

仉桂美說,她調查《黨產條例》並提釋憲,道理非常簡單,憲政之前是一體對待,無差別心,這是公平正義的基本門檻 ,法律本身規範有違反、牴觸憲政精神當然要提出,她表示,找劉德勳一起調查是因為他是法律系,具有法學專業背景和法律素養,因此適合和她一起調查這個案子。至於外界質疑監院的調查報告和國民黨批評《黨產條例》內容很相似,仉桂美表示,他們對國民黨版本有興趣,「關我什麼事?我看都沒看過!」她希望外界可以給大法官保留專業思考的空間。

 

前監委指出,此次監委是就整部《黨產條例》進行自動調查並認定有違憲疑義而釋憲,並非如美河市案,在監委行使監察權調查案件時,行政機關所做法令解釋和調查監委們的認定出現矛盾,並影響人民權益,因此提釋憲,因此多位前監委認為,監察院此次聲請《黨產條例》釋憲案,並不容易認定違憲成立

 

去年9月找立委提釋憲 因人數不足敗北

 

一國民黨人士透露,國民黨高層為突破、中止黨產條例清算國民黨產的動作,去年9月除由立法院國民黨團連署提案釋憲外,也在徵詢了多位卸任、現任監委意見後,決定另闢蹊徑10月改走監察院釋憲一途。

 

國民黨知情人士表示,實際上,當時國民黨高層明知黨籍立委提釋憲案人數不足,仍在考紀會等多位黨內幹部的強力建議下決定黨團仍具名聲請釋憲,以凸顯國民黨認定《黨產條例》違憲的訴求。現任立委共113席,由立委提釋憲案需有3分之1,即38人連署,但藍委只有35人,缺了3席,儘管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亦勉力為少了的3個連署奔走,仍沒湊齊人數,最後國民黨立委廖國棟、林德福等35聲請人連署的提起大法官釋憲案仍送交司法院,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亦在去年10月21日做出不受理決定。

 

隔月再出擊 成功讓監院受理調查

 

但在去年10月,國民黨高層亦已思考到由監察院就《黨產條例》提釋憲案,應該是唯一的破口,曾透過管道接觸多位卸任、現任監委商討由監院提釋憲案的可行性。去年10月16日由國民黨青年團代表前往監察院,告發行政院長林全和黨產會主委顧立雄違法濫權,違反行政權和行政中立,黨產會有違法違憲之處,要求監察院進行彈劾,當日即是由輪值監委仉桂美代表受理,並立案調查。但仉桂美不僅受理調查國民黨青年團陳情的案件,更進一步認定《黨產條例》有違憲疑義,找了另一位具有法學背景的監委劉德勳一起自動調查整部《黨產條例》。


仉桂美和劉德勳的調查結果,也確實不負國民黨期待,兩人調查後認定《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有違憲疑義,因此在提監察院內政和司法兩委員會後,再於3月14日送監察院院會,在與會監委們無異議下通過聲請釋憲案。

 

相較於這群被外界質疑為「馬系人馬」的監委們,共識度極高地通過由監察就《黨產條例》聲請釋憲,多位卸任的前監委們則相當不以為然。一前監委指出,外界多以前屆監察院曾提「美河市」釋憲案為例,佐證現任監委們就《黨產條例》提釋憲案同樣可行,並振振有辭強調兩件同樣是由監察院提出的釋憲案,均是依《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款:「中央與地方機關,於其行使職權,用《憲法》發生疑義,或因行政職權與其他機關之職權,發生適用《憲法》之爭議,或適用法律命令發生有牴觸憲法之疑義者。」

 

但前監委直言,實際上,兩案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前監委進一步指出,前屆監委馬以工、林鉅鋃和李復甸3位監委針對美河市案提釋憲,是因為監委們在受理美河市開發案原地主陳情後,調查認為台北市府依《大眾捷運法》以公益目的徵收民地後,於同一計畫核定土地不能另為他用,之後要蓋商辦大樓需另提計畫,此一法律見解和行政院相左,當時監委們調查該案時,相當堅持地等了近一年時間,先糾正台北市政府,更等到了行政機關白紙黑字的公文書,確實坐實了監察院有關該案的法律見解和行政院有歧異,才聲請大法官解釋

 

該名前監委進一步表示,相較之下,這屆監委就《黨產條例》提釋憲案,明顯太急了,且理由並不充分。實際上,審視整部調查報告,並未看出監察院和行政院在調查案件的法律見解出現何種歧見,而是監委們直接調查黨產條例並認定有違憲之虞,甚至並未取得和行政機關的文書足以說明兩者在行使職權時出現矛盾,根本不符《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款要件,反而是監察院聲請釋憲的動作,有以監察權凌駕立法院,指導立法院之嫌。

 

【延伸閱讀】

●黨產條例提釋憲遭質疑要件不足 監院舉動徒增憲政爭議

●【獨家】小英提名監委上任前 馬英九提名的監委們將《不當黨產條例》提釋憲

●【內幕】監院提《不當黨產》釋憲 成國民黨突破黨產會捷徑

 

【熱門影片推薦】

●【影片】安迪沃荷「毛澤東畫像」 3億8000元高價售出

●【影片】蘋果宣布停止合作 重創英國晶片廠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