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專欄:到底誰違背了權力分立原則?

王健壯 2017年04月05日 11:34:00

當行政院痛批監察院凌駕政院與立法院之上時,行政院的表現又豈止是凌駕監院之上,根本就是霸凌監院,到底誰違反了五權分立原則?大家心知肚明。(資料照片/張文玠攝)

什麼叫後真相政治?行政院痛批監察院聲請釋憲已違反五權分立原則,就是最新例證。

 

監察院因「不當黨產條例」有違憲之虞,而向大法官提出釋憲聲請,這是監察院依憲法、依「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應有的憲法權利,60多年來,監院聲請釋憲的紀錄,在憲政史上也斑斑可考,何有違背五權分立原則之處?

 

但行政院之所以惱怒監察院,關鍵在於監院指責行政院,對於有違憲之虞的不當黨產條例,「怠於覆議以及聲請釋憲」,而認為這是監院凌駕行政院與立法院之上,顯屬越權,有違五權分立原則。

 

但事實上,監院祇聲請釋憲,而未針對「不當黨產委員會」的設立及其作為,以糾彈權作為後盾而進行調查,已有怠忽監察權行使之嫌,對行政權已太過尊重。但行政院不但不領情,反而倒過來把監察院罵到臭頭,企圖混淆視聽,這就是典型的後真相政治:大聲就是真理,雄辯勝於事實。

 

更可笑的是,五權分立卻平等,代表五權的五個院,彼此並無權力隸屬關係。當行政院痛批監院凌駕政院與立法院之上時,行政院的表現又豈止是凌駕監院之上,根本就是霸凌監院,到底誰違反了五權分立原則?大家心知肚明。

 

況且,民進黨執政以來,違反五權分立原則的作為多得不計其數,但民進黨上上下下卻「有嘴說別人,沒嘴說自己」,完全忘了自己才是經常逾越權力分立界線的那個人那個黨那個憲法機關。

 

年金改革為例。公務員年改,依憲依法都屬於考試院權責,但先是總統府的年改國是會議取考試院權責而代之,架空了考試院;接著當考試院提出院版年改法律草案後,又被祇有備位權力的副總統批評得一無是處,好像考試院是他的下屬機關一樣。

 

考試院是五權分立的一權,而且依憲法,考試委員超出黨派以外,依法獨立行使職權,考試權的獨立,與司法權及監察權的獨立一樣。但總統府與行政院卻凌駕考試院,剝奪它的憲法權責,干擾它的獨立憲法地位,這才是違背了五權分立原則。

 

另外,可以想見的是,當立法院審議各種版本的年改法律草案時,居多數的民進黨立委,一定是奉府院版為圭臬,反而是以合議制方式通過的試院版,最後會被棄之如糞土。但試院版的主導者是銓敘部長與考試院副院長,他們二人都是民進黨人馬,當自己的心血被別人無情糟蹋時,他們會控訴這是違背五權分立原則嗎?

 

司改國是會議也是民進黨政府違反五權分立原則的另一個例證。總統想改革司法,沒有人會反對;但總統擔任司改國是會議召集人,卻顯然違背了權力分立原則。司改與年改國是會議一樣,即使結果略有所成,但都是以錯的方法去做對的事情,都是以改革為名而破壞了權力分立的憲法原則,絕非有憲法信念的人所應為當為。

 

那麼,到底誰違反了權力分立原則?其實是多此一問。

 

【延伸閱讀】

李念祖專欄:憲法並未禁止大法官審查裁判違憲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