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新政百日】媒體評:新聞淪為一場遊戲

杜曜霖 2017年04月29日 18:47:00

川普政府與媒體的互動淪為一場「假」戰爭。(美聯社)

「假新聞」、「不誠實」、「混蛋」,川普上任以來,對於媒體的責罵從來不曾少過。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負面報導,他不僅質疑消息正確性,更一再將主流媒體形容為「美國人民的公敵」。

 

但表面上對媒體充滿敵意,私底下的川普卻積極和記者培養關係。

 

 

儀式化戰爭

 

自上任以來,撇去在鎂光燈前或Twitter上爆怒的時刻,川普私底下與媒體記者密切往來,對待他們更是禮遇有加,態度遠好過對待幕僚;同樣的,白宮首席策略師巴農(Steve Bannon)沒有將媒體標榜為「反對黨」時,也會私下發送訊息給記者,大力稱讚他們的報導;白宮新聞秘書長(發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不在講台上氣得跳腳時,多半也忙於和記者維持或建立關係。

 

新聞秘書長史派瑟接受媒體提問。(美聯社)

 

這與人類學中「儀式化戰爭」(ritualized warfare)的概念不謀而合。

 

人類學家觀察到,在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人們時常使用一種戰爭手段:列隊叫囂並朝敵方村落發射下落不明的弓箭。這種「儀式化戰爭」所帶來的損傷通常很小,卻能夠讓雙方展現英勇並適時宣洩憤怒。

 

 

而川普面對媒體的策略,與上述確實有幾分相似。這場媒體戰爭只不過是一場虛偽的戰爭,甚至可以說是一場實境秀,一邊點燃川普支持者的怒火,讓他們分心,一邊拉攏和討取他最重要的支持者——記者的芳心。

 

「他的事業就是建立在身為媒體寵兒的基礎上。但過去18個月,和他以往的手段有很大的反差。」川普的20年友人、Newsmax行政總裁魯迪(Chris Ruddy)說:「我一直說,他只是藉著指控媒體是人民公敵來創造談判的立場,我不認為他心裡真的是這麼想。」

 

新聞室的發言,可信嗎?

 

指控新聞報導錯誤百出的同時,白宮的新聞辦公室也是頻頻犯錯。官方新聞稿不時出現錯字或事實錯誤、簡報室外的走廊上掛著名為「1月21日就職典禮」的照片,實際上卻是川普就職隔天,上萬婦女上街抗議的場面、錯將attacker拼成attker27次、在寫給伊朗的新年祝福聲明中,引用居魯士大帝名言,卻被指出是「假」的名言。

 

而川普本人,也在聖派翠克節的慶典中引用自認是愛爾蘭俗諺,實際上卻是來自一位銀行家在線上發表的業餘詩作、新聞秘書長史派瑟錯誤指控伊朗攻擊美國船艦,遭到記者指正、總統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一再指責2名伊拉克難民犯下屠殺,後被證實消息為假。

 

 

這些錯誤,讓眾多記者不禁懷疑,白宮在喊打媒體為假新聞,宣稱記者為人民公敵的同時,究竟有沒有能力獨挑新聞的大樑、讓新聞媒體喪失功能?

 

「大多時候,他們是被動且沒有競爭力的。」、「他們時間根本不夠。他們整天都火燒屁股,而且是每一天。這群人不是什麼邪惡的天才⋯⋯也沒有制定什麼完美的邪惡計畫要來摧毀媒體。他們只是一群24小時活在恐慌中的人。」

 

事實上,記者發現,白宮新聞辦公室的人不僅常在狀況外,而且對於內部消息的掌控往往不比記者清楚。2月的海軍部長提名事件,正好驗證了這項觀察。

 

當時媒體報導川普欽點的海軍部長可能會放棄提名。新聞長秘書史派瑟得知報導後,立即透過推特推文表示:「比爾登(提名人)百分百有意願出任海軍部長。」不料8天後,比爾登對外宣布,放棄提名。

 

 

死忠的新聞秘書長

 

根據《Politico》統計,截至3月底,史派瑟共在新聞發言上,共犯下51次錯誤或誤導性言論。

 

因此,在多數媒體記者眼中,白宮新聞室幾乎等同無用。他們甚至認為,官員在鏡頭前的發言,因為受到川普監視的關係,變得更加不可信。

 

除了在背後指示幕僚如何發言,川普還會在他們處理失當時,公開貶低他們,例如在媒體面前說出:「我們可以處理得更好,對吧?史派瑟(新聞秘書長)?我知道,我們可以做得更好,對吧?」

 

但事實上,史派瑟上任以來已經表現得忠誠無比。他替川普所有的謊言背書,無論它們多麽的荒謬。

 

「他或許不會在這個職位上久留,那他應該更加注意,離開白宮後的個人信譽。」前總統歐巴馬的顧問法伊弗(Dan Pfeiffer)認為,沒有人想要下半輩子都成為網友的笑柄,「但他(史派瑟)正走上這條路。」

 

新聞淪為一場遊戲

 

面對白宮的頻頻失誤,有些記者認為新上任的官員大多不熟悉他們的職責或缺乏相關新聞背景,值得被原諒,但有些認為新聞室的官員「會餵養你錯誤的消息。」一位記者表示自己曾被提醒:「白宮新聞室的人會毀了你。」

 

「他們全都會說謊。」一位與白宮關係緊密的保守派記者說,這就是一場偷渡謊言到報導的競賽,「對他們來說,就是場遊戲。」

 

一位保守派的活躍份子也證實,白宮新聞室內部面對記者的態度就是:「反正他們(記者)會照著自己的意願寫稿,所以我們也可以玩玩。」

 

不過沒有人能夠保證,儀式化戰爭在失去充足的資源和暫時的平衡後,不會轉變為一場致命的戰爭。就像沒有人能夠確保,川普與媒體的戰爭不會哪一天突然越界,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但回顧川普上任以來,捉摸不定的作風,我們可以確定至少他始終貫徹一項鐵則:和朋友保持好關係,和記者保持更好的關係。

 

*本文摘譯自《Politico Magazine》:Trump’s Fake War on the Fake News
 

 

【熱門影片推薦】

●河馬寶寶人氣高 藉游泳建構肌肉

●與北韓爆大規模衝突? 川普:不排除,但以外交解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