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葉金川:馬英九很奇怪 幹嘛老講統一

張若瑤 2017年05月14日 12:40:00

從建中時期知道「馬英九」這個名字,葉金川認識他已超過51年,「馬英九比較少關心別人,他不是一個很好的朋友。」(攝影:李隆揆)

馬英九有他的變與不變,不變的就是「一中各表」,到現在「九二共識」絕不鬆口。

 

「他也很奇怪,台灣氣氛不適合提『統』,為什麼一定要急著表態?」

 


 

 

葉金川第一次見馬英九,是在1965年未改制前的建中(1967年從省立改為市立),「他18班,我23班,知道是誰,但根本不認識他。

 

當時,一年級23班分3組,甲組「理工」有18班、乙組「文法商」2班,丙組「農醫」3班,馬英九就是乙組的學生。而同樣是男孩,讀理工的會認定文組「難親近」。

 

「長得白白淨淨,又寫一手好書法,常常上台演講,很出風頭。」葉金川認為彼此不太像同路人,就沒特別掛心。

 

進台灣第一學府念書前的1968年夏天,葉金川得先赴成功嶺受2個月的「大專生集訓」,那一梯明明有上萬人,但好巧不巧又遇上馬英九,這回他成了蔣經國的「授槍」代表。

 

1968年,2個月的「大專生集訓」終於結束了,上圖為葉金川與同袍們在成功嶺營舍前,留下合影;下圖為哥兒們臨時起意,為葉金川留下練習刺槍動作的紀念性畫面。(葉金川提供)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緣故,之後團長、連長到排長,個個都對馬英九情有獨鍾,喜歡找他做事,「像當助教一樣,會被叫去寫黑板、宣讀指令、朗誦守則。」

 

這哩人那ㄟ安捏?」葉金川操著台語形容其他人那2個月的感受,「為什麼可以有這種待遇?」被長官看顧的小兵,容易遭同儕排擠,班長的「照料」就不是那麼輕鬆有趣了。

 

 

 這哩人那ㄟ安捏,為什麼有特別待遇 

 

 

「當時二團有15連,一連4排,一排3、4班,一班有9人,我們同一班,他排頭我排尾。」整隊雖然都在同一排,但訓練是一班一班帶開來,「他很胖當然辛苦,又長得高站最前面,單兵攻擊都先磨第一個,動作通常不熟練,後面看幾次大概就知道該怎麼做。小個子比較俐落,輪到我差不多快下課,混一混就過了。」

 

提起這段往事,讓葉金川一掃回憶高中畢業前的苦讀陰霾,像被點笑穴般樂開懷,「不是名嘴電視說的那樣,我和他睡上下舖。整個連在大通舖內,一個一個排過來,中間還隔了好幾個人。」

 

學生實在太多了,葉金川只把馬英九當有點特別的「小人物」,「飯都沒一起吃過,他可能認不出我哪位喔!」訓練結束,他們又成了兩條無交集的平行線。

 

大學在台灣難有交情,結果1979年去了美國,竟然再給他碰到馬英九。

 

馬英九選上台北市長後,從台大公衛所找人才,經由學校引薦成了「衛生局長」,葉金川才真正開始與他曾以為的「小人物」產生交集。(攝影:李隆揆)

 

「哈佛醫學院在波士頓(Boston),法學院在劍橋(Cambridge),只知道他辦國民黨的《波士頓通訊》,我們參加的都是『台灣同鄉會』,所以是不會在一起的。」葉金川胸襟中的大志,和馬英九不一樣。

 

當衛生局長後,真的有聊到天,他才發現我們高中同一屆。」1998年,馬英九選上台北市長,理所當然從母校台大公衛所找人才,「我不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人。」終於有比較多的互動,葉金川剛開始不太適應馬英九的脾氣,「龜毛,一件事反覆問很細,他們念法律的大概都這樣,要一直不停說服自己。

 

上任沒多久,葉金川邀請台大教授杜永光來擔任中興醫院院長(1999至2000年),但學者作風與議會調性南轅北轍,杜永光屢屢和議長槓上,馬英九為此擔憂,「你為什麼找個人去得罪吳碧珠

 

 

 囉嗦又龜毛,一件事會反覆問很細。 

 

 

我用的人你不信任,他走,我也走。」葉金川態度強硬,馬英九不再過問衛生局人事,杜永光最後撐了1年才離開,「我的專業他沒辦法干預。」

 

第一次密切合作,至少在人事與財務兩部分,馬英九不太會插手,「囉嗦而已,沒有別的啦!我不要出事,他就沒有意見。」51歲補滿匆促離開健保局所欠的退休年限,葉金川2001年掛冠求去,馬英九竟也沒開口慰留他。

 

2003年,SARS冥冥中做了一次媒。

 

2003年4月27日,和平醫院因SARS封院第3天,葉金川(後方視訊螢幕者)進入封鎖區,與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中)、衛生局長邱淑媞(左)以及台北市副市長歐晉德(右),透過視訊會議之舉,讓外界了解和平醫院內部狀況。(葉金川提供)

 

當時葉金川看不下去,在台北心急如焚打電話給邱淑媞,「你們到底幹什麼,弄成這樣?」隔天,這件事傳入馬英九耳裡,「他沒有叫我進和平醫院,只問下一步該怎麼辦?」那段救援經歷,媒體已有諸多神話般描述,大家普遍認為,建了此功,葉金川2004年才回任副市長。

 

金溥聰上門來,馬英九搞不好不知情。」金溥聰和葉金川講歐晉德要離開,找不到人接續,「你來幫忙,反正任期只剩1年多。」有點像被拐上船,他不知道答應當副市長,最後竟然得選台北市長

 

 

 馬英九比較少關心別人,不是很好的朋友。 

 

 

葉金川沒想到,他一點頭竟無端捲入金溥聰和歐晉德的矛盾中;再來,坐鎮台北市政府內的是金溥聰,為什麼得出來選的人卻是他呢?葉金川為這個倉促決定感到懊悔。

 

既然推葉金川上火線,善於媒體操作的金溥聰怎麼不出手?「那你去問他啊!馬英九也沒幫我。」事後自己推判,葉金川認為馬金可能「投鼠忌器」,「郝柏村在黨部有勢力,而馬英九當時還沒被拱出來選總統,也不算重要人物。

 

沒有選舉經驗的葉金川(中),將文宣這環交給「馬大姊」馬以南(左二),與前立委李慶安操刀(右),沒多久,媒體卻爆出攻擊另一位對手郝龍斌是政治變色龍,還有個涉「拉法葉案」父親的負面廣告,事前不知情的葉金川,當天下午即宣布退選。(葉金川提供)

 

馬英九2006年卸下市長職務,葉金川和他再碰上,是2008年總統大選過後的事,這次是因為詹春柏,「他拜託我說,你跟老馬比較熟,來當副祕書長。」

 

將近1年半處於失聯狀態,這樣算朋友?「那詹春柏跟他更不熟啊!」葉金川直言不諱的說出心底感受,「馬英九比較少關心別人,他不是一個很好的朋友。

 

沒有電話熱線、訊息往來或聚餐敘舊,公事外,馬英九幾乎沒找過葉金川,「他不會很關心部屬、太太、周遭的……。」那他都關心什麼,忍不住脫口而出的問題,得到無奈的答覆。

 

「我不知道,政治吧!他有他的長處,但是做人、做朋友,這一環是比較弱的。

 

 

 沒頭路的時候,他整個人輕鬆多了。 

 


副祕書長只當4個月,葉金川被「寫武俠小說」的行政院長劉兆玄給徵召了,當時的衛生署長林芳郁,和葉金川是台大醫學系同班同學,因為毒奶粉(三聚氰胺)事件辭職,「現在火在燒,你們署長又跑掉了,怎麼辦?

 

救火大隊隊長葉金川臨危受命上陣,「我不想要這個職務,在公衛領域,還能做什麼?」建立過捐血體制、規畫出全民健保,葉金川開始有坐困愁城的窒息感,而H1N1(新流感)不若SARS猛烈,當時已有防疫經驗的團隊應付綽綽有餘,階段性任務已達成,2009年他答應參選花蓮縣長,換取脫離政治叢林。

 

2009年5月,時任總統的馬英九(右),接見剛參加完WHA(世界衛生大會)歸國的衛生署長葉金川。(取自總統府網站)

 

「我怎麼可能選得過傅崐萁?」比較令葉金川在意的是,兩次被踢下火坑參選,馬英九始終隔岸觀火。介紹個人來出主意不為過吧?「尊重黨內制度」這句千遍一律的回應,葉金川聽多了還真有點悶。

 

直到馬英九2016年卸下總統職務,他們才終於又聚首。「沒頭路的時候,他看起來比較輕鬆自然。」葉金川好幾次找馬英九爬山,都被以任內不方便為由回絕,去年馬才終於主動安排8月的登玉山行程,撇開誤叫他成「魏」金川,這件事還滿熱血的。

 

 

 詐降就好,幹嘛真的去統一? 

 

 

「馬英九有他的變與不變,不變的就是『一中各表』,到現在『九二共識』絕不鬆口。

 

葉金川認為,理念得跟著時代調整,或者能用別種term(術語)來表達,「他也很奇怪,台灣氣氛不適合提『統』嘛,等一等、緩一緩,時機到再去實現你的夢,為什麼一定要急著表態?

 

馬英九卸下總統職務後,於2016年8月24日安排與葉金川一起攻頂玉山,卻在臉書直播時,誤將這位昔日同僚的名字喊成「魏」金川。(取自馬英九臉書)

 

硬幹不如詐降。

 

統獨一直是葉金川避踩的紅線,「我有自己的看法,只是不願意講而已。」兩岸問題是外交手腕的展現,有些事情可以想,但不能說出口,必須虛與委蛇,「幹嘛真的去統一呢?

 

沒面對面和馬英九提過真心話,葉金川不碰敏感議題,「卸任後我只告訴他要放鬆,別談那麼多,對你不一定是正面的。

 

自1965年踏入建中後,葉金川認識馬英九已近51個年頭了,從一開始的旁觀者到同路人,這1.8萬個日子,就算葉金川心不在政治,卻仍難以否認,他因馬英九而有了一趟奇幻之旅

 

【上報人物專訪系列】

●我不想平凡死去 下野後的一人理事長葉金川

●葉金川挺陳建仁:年改沒錯 要給年輕人希望

●側寫葉金川/騙人的政治

 

 

‧影片:蘇依俐

‧剪輯:黃大維

‧攝影:李隆揆

‧撰文:張若瑤

 

 

【熱門影片推薦】

●【影片】漢光預演〉兩棲登陸「泊地攻擊」 雷霆2000多管火箭齊發

●葉金川:年改所有版本都在吃年輕人的錢

●「跨越左右」 馬卡洪任命保守派市長出任總理

●葉金川:馬英九很奇怪 幹嘛老講統一

●中國「一帶一路」論壇 西方大國觀望

●藝術帶來反思 菲律賓鯨屍雕塑為環保發聲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