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側寫葉金川/騙人的政治

張若瑤 2017年05月14日 12:40:00

「政治」在即將滿67歲的葉金川眼中,是詐降的詭計、高明的騙術,他懂得怎麼應付,只是不想浪費生命。(攝影:李隆揆)

「政府培養我的,不是國民黨。」政治如夢如戲,葉金川懂得怎麼應付,只是不想浪費生命。

 


 

「什麼都能問!」葉金川沒給我下禁令,他確實也一題題回應,只不過,中間總有些細節模糊的「忘記了」

 

短袖POLO衫配西裝褲,葉金川一派輕鬆為採訪團隊開門,在看見有攝影鏡頭隨行後,不好意思地要我們稍待,隨手從辦公室內拿出白襯衫和西裝外套進廁所更換,打好領帶快步走回來,自己動手把桌上的文具挪開。

 

說話不自覺緊皺眉頭,心直口快的他,時而幽默時而憂愁,三不五時會忽然像響起警示音般提醒我,「這些都是自己觀察的,並非絕對。」

 

拗不過大學同學推銷,才陰錯陽差成為國民黨員,葉金川坦承很少參與黨務,「感謝這個黨,但公費留考是國家制度,是政府培養我的,不是國民黨。」說自己渴望教書,不愛政治的他,參加了兩次選舉,才明白那並非齊頭式的競爭,很快舉白旗投降。

 

踏上政治險路的人,誰不是留下兩面評價呢?他終於理解,這潭子裡,處處暗流,水深難測。

 

 

 零檢出是騙人的,學者受不了立法院。 

 

 

舉個例來說,2008年大學同學林芳郁因毒奶粉(三聚氰胺)事件離開衛生署,葉金川為國家痛失人才感到惋惜,「學者沒人受得了立法院。」一直待在行政體系內的他,質詢的戲碼倒是看慣了。

 

民代有必須對選民交代的壓力,而媒體也肩負監督政府的義務,這兩造若雙管齊下,便架著行政單位實踐「不可能的任務」。

 

零檢出』是騙人的。」立法院不說分由的要求,明知硬碰硬死路一條,葉金川只好暫用敏感度低的機器先求過關,事後再找出合宜的標準解決問題,「這就是政治,我會應付,但是不喜歡,很浪費生命。

 

新辦公室內,葉金川搬了好幾櫃書過來,「還不是全部」,這幾年除了健康醫療外,他也接觸別的類型,如龍應台的《大江大海》就是其一。(攝影:李隆揆)

 

當時真相如何已不可考,有沒有特殊考量?葉金川老答「應觀眾要求」,但身不由己的戲,演起來總會露出破綻,多年後再回頭看他曾做的決定,是否更透徹明白些了呢?

 

要說葉金川是全然的「馬友友」,恐怕不那麼正確,雖然他受政治任命的時機點,都正是馬英九當家,但葉金川卻在總統氣勢正旺之初,2009年就拂袖而去,自此沒再踏入政府單位。

 

 

 總統氣勢正旺之際,他拂袖而去。 

 

 

可能兩人關係本來就若即若離,但他仍是金溥聰外,唯二陪馬英九走過這麼長人生旅程的朋友。是時間久到難記清,或重情義的他仍不願做牆倒眾人推的舉動?相關的問題,他都像擠牙膏似的,要多壓幾次才有東西,但也說幾句就避開,「講我就好了,幹嘛講別人。」

 

馬英九現在的安排,可能是他生命裡最輕鬆愉快的事。」葉金川最後這樣定論。

 

人到金齡時期,過去背上的枷鎖,會一個個崩裂落土,回歸初心。「政治」在葉金川眼中,是詐降的詭計、高明的騙術,與踏實的工人之子本性不符。或許,這也是他寧可輕輕走過,卻不肯硬鑿痕跡的原因吧!

 

工作夥伴的反應也可窺見端倪,採訪當天,從「血液基金」會到「中華捐血運動協會」義氣相挺的昔日同事,既疼惜又不捨的說,「理事長講話直白」,希望媒體下筆時能替他保留一些。

 

葉金川個性直爽,講話國台語交雜,語到激動處,表情與肢體動作都很豐富。(攝影:李隆揆)

 

 

 

‧攝影:李隆揆

‧撰文:張若瑤

 

 

【上報人物專訪系列】

●我不想平凡死去 下野後的一人理事長葉金川

●葉金川:馬英九很奇怪 幹嘛老講統一

●葉金川挺陳建仁:年改沒錯 要給年輕人希望

 

 

【熱門影片推薦】

●【影片】漢光預演〉兩棲登陸「泊地攻擊」 雷霆2000多管火箭齊發

●葉金川:年改所有版本都在吃年輕人的錢

●「跨越左右」 馬卡洪任命保守派市長出任總理

●葉金川:馬英九很奇怪 幹嘛老講統一

●中國「一帶一路」論壇 西方大國觀望

●藝術帶來反思 菲律賓鯨屍雕塑為環保發聲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