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出差開支年耗60億 對抗疾病卻喊窮

江玟 2017年05月22日 20:16:00

2016年3月,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陳馮富珍(Margaret Chan)與世界衛生組織助理秘書長艾沃德(Bruce Aylward)於世衛組織總部日內瓦,針對西非伊波拉疫情進行說明。

22日,根據美聯社(The Associated Press, AP)取得的內部相關文件,顯示世界衛生組織(WHO,簡稱世衛組織)每年在出差開支的花費高達2億美元(約60億新台幣),遠超出該組織投入解決重大公共衛生項目,例如愛滋病、結核病及瘧疾等疾病。

 

位於剛果共和國首都金夏沙(Kinshasa)的金森索區居民接種黃熱病(Yellow Fever)疫苗。

 

世界衛生組織為聯合國體系內負責衛生事務的國際組織,在財務上其資金來源主要分兩部分:評定攤款即正常預算基金(RBFs)以及額外捐獻(EBFs)。世衛一方面資金短缺,需要更多募款來解決全球各地的公共衛生危機;另一方面,在組織管理上,則出現難以控管其人員出差預算的問題。

 

儘管組織內部祭出新規定,試圖降低高額的出差預算,但資深人員抱怨內部有不少員工依舊違反規定,藉由訂票上的選擇鑽漏洞,例如機票選訂商務艙,或是選擇五星級飯店等。

 

去年,世界衛生組織在對抗愛滋病以及肝炎兩個項目花了約7,100萬美元(相當於20億新台幣),在瘧疾問題則花了6,100萬美元(約1.8億新台幣)。為了減緩結核病的擴散,世衛組織投入5,900萬美元。雖然有些公共衛生項目有其他額外捐款的幫助;但光在試圖根除小兒麻痺這塊,世衛組織每年就投入4.5億美元(約130億新台幣)。

 

今年五月,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陳馮富珍博士前往幾內亞,表揚醫療工作者在西非對抗伊波拉的貢獻。此次造訪幾內亞,陳馮富珍下榻位於首都柯那克里(Conakry)的五星級棕櫚泉酒店(Palm Camayenne),住的則是該飯店最大間的總統套房,光一晚就要價900歐元(約3萬新台幣)。

 

位於幾內亞首都柯那克里(Conakry)的棕櫚泉酒店(Palm Camayenne)是幾內亞第一家五星級飯店,面臨大西洋海濱景色。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秘書長在幾內亞的住宿費用與其他組織人員無異,都是212歐元;但卻拒絕透露究竟是誰付的帳,僅表示有時陳馮富真的住宿費用會由當地接待國家支出。有些人則批評,陳馮富珍的行為會為世界衛生組織其他員工帶來錯誤的示範。

 

根據美聯社取得的資料,總部位於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七個部門中只有兩個部門達到預期標準。從2013年起,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在出差開支上花了8億美元(約240億新台幣)。世衛組織每年預算約為20億美元,由194個會員國的納稅人所支付,其中以美國為最大的支付國;然而組織的財務管理,連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都曾發推特(twitter)表示,「聯合國極有潛力有所作為,但現已淪為『一個讓人們聚在一起、聊天的俱樂部』,實為可惜!」

 

 

今年初,陳馮富珍及其他高層曾收到一份內部備忘錄,主旨為控制旅費預算等相關辦法,當中指出,世界衛生組織備受會員國所要求的「節流」壓力,「旅外出差是必然,」備忘錄上寫著,「但作為一個組織,我們必須展現出認真看待管理問題的態度。」針對美聯社,世衛組織聲明表示「世界衛生組織的工作本身常需要員工到各地出差,」而去年的差旅支出相較2015年少了14%。但其實2015年的總支出因為2014年西非爆發伊波拉病毒,創下新高紀錄。

 

 

西非爆發伊波發病毒期間,世衛組織的旅費支出飆高到2億3千多萬美元。雖然專家表示,現場救援情況危急,但外界仍質疑世衛組織未盡可能削減支出,將更多經費挪用到西非。當時受創嚴重的三個國家:賴比瑞亞、獅子山共和國以及幾內亞,連基本的防護手套、靴子、肥皂甚至屍袋都供應不起。

 

2014年,針對賴比瑞亞的伊波拉疫情,醫療工作人員向人群噴灑藥物。

 

根據內部報告指出,當時負責西非疫情的世界衛生組織助理秘書長艾沃德(Bruce Aylward)出差開支累積高達40萬美元,有時候甚至搭乘直昇機出訪診所,而非一般坐乘吉普車。在世衛組織一份機密、共25頁的支出分析中,記錄該組織裡支出花費排名前50的人員,其中陳馮富珍在2014年的出差開支超過37萬美元,與艾沃德坐居第一及第二名。更有三名匿名人士向美聯社透露,陳馮富珍經常搭乘頭等艙。

 

然而世界衛生組織解釋,直至今年二月,原本的出差政策規定秘書長得搭乘頭等艙,但陳馮富珍曾搭商務艙,後來並要求取消頭等艙的規定;世衛組織更表示陳馮富珍「嚴格遵守差旅政策」。

 

今年四月,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陳馮富珍(Margaret Chan)在日內瓦的會議上為閉幕致詞。

 

「只要跟出差有關,我不太相信人能做出對的決定。」世衛組織財務主管傑福瑞茲(Nick Jeffreys)在2015年九月一場內部會議中曾如此表示。儘管世衛組織針對出差有許多規定,傑福瑞茲表示「員工在出差上的安排,有時可以鑽漏洞。」他透露,組織無法確定員工們每次都是訂最便宜的機票,又或者該次出差是否有必要且經批准。

 

秘書長辦公室主任史密斯(Ian Smith)也表示,世衛組織審計委員會的主席曾說過,組織對於遏止不當行為,作為不多。「雖然我們作為一個組織運作,但規定總是被打破,例外則變得像規定一樣常態。」史密斯表示。

 

其他國際救援組織,如無國界醫生組織(Doctors Without Borders),則是嚴格禁止組織人員搭乘商務艙,就連該組織的主席也是搭乘經濟艙,相較於世界衛生組織的7,000名員工,無國界醫生組織雖有3萬7千名人員,但每年僅花4300萬美元在出差開支。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 )的規定則是不支付員工的出差開支,並規定員工除了醫療因素,否則不得搭商務艙出差。「世衛組織裡存在極距的不平等,有些高層可以搭直升機、坐商務艙,但其他人只能湊合著自己想辦法,」倫敦瑪麗王后大學(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 )的全球衛生政策專家哈曼(Sophie Harman)表示。

 

有些公共衛生專家則認為,雖然世界衛生組織的出差開支相較於某些醫療項目不成比例,但不是所有的出差都如此誇張。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學家奧斯特洪(Michael Osterholm)最近才搭經濟艙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會議,他表示「這也許說明國際間優先順序的錯亂,就像世界衛生組織的某些疾病項目拿不到什麼經費。」

 

「當你的出差開支如此龐大,你要有個說得過去的正當理由,」哈佛大學全球衛生研究所所長賈哈(Ashish Jha)表示,「我想不到有什麼理由可以搭頭等艙。」賈哈也提醒世界衛生組織,差旅開支將對未來組織募款產生相當的影響,「如果世界衛生組織無法盡可能節流,未來募款時將很難讓眾人信服。」

 

【編輯推薦】

揭密北韓菁英駭客組織「180小隊

 

【熱門影片推薦】

●川普中東行釋善意 呼籲穆斯林加入反恐行列

●挺婚姻平權 許同志伴侶一個愛情結果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