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同婚釋憲不是最終戰場 同志熱線資深研究員呂欣潔

陳怡杰 2017年05月23日 23:07:00

呂欣潔曾任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文宣部主任,也代表社會民主黨參選2016年立委選舉,現任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資深研究員​。(攝影:葉信菉)

不管同婚釋憲結果如何,「性別平權」仍有眾多戰線需要衝鋒

 

訪談前3天,呂欣潔剛從東京返台,「和近年積極為同志發聲的英國保養品牌LUSH Regional Team人員,分享台灣婚姻平權進程。」國際交流工作她接觸不少,代表社會民主黨參選2016年立委選舉時,呂欣潔一度減少任職多年的「聯合國多元性別倡議小組」(UN LGBTI Core Group)工作,選後恢復與小組成員穩定互動。

 

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集人呂欣潔4月出席活動。(攝影:陳品佑)

 

聯合國多元性別倡議小組

 

「小組由不同區域政府(如英國、美國、克羅埃西亞、薩爾瓦多、黑山、荷蘭、紐西蘭、阿根廷、巴西、哥倫比亞、法國、以色列、日本、挪威、烏拉圭、歐盟)或非政府組織(如「聯合國人權高專辦事處」(the 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OHCHR)、「國際同志人權委員會」(Inter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IGLHRC)、「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組成。」

 

呂欣潔解釋,倡議工作類似國會遊說,只是國際倡議跟不同大使接洽,國會遊說與各個立委商談,「當聯合國出現攸關LGBTI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Intersex,意指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跨性別與雙性人)議題時,周邊組織除了發起網路、實體宣傳活動,也把各國同志運動旗手直接找去聯合國拜訪大使辦公室,幫助他們識清聯合國在LGBTI的角色如何重要、正視全球各地同志人權侵害問題與同志友善政策。」

 

非聯合國會員以外的努力

 

「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過去台灣同運界與國際少有串聯」,2010年開始,只要國際舉辦同志運動討論會、工作坊呂欣潔都去,「我在網路關注訊息,1年參加3次,讓國際知道台灣發生什麼事,國際同志運動又有何進展」,「除了人脈逐漸累積,國際也漸漸習慣、希望台灣的聲音能定期加進來,墊高台灣國際聲量。」

 

不僅國際竭力發聲,呂欣潔其實戮力國內同志運動更多年。

 

同婚釋憲之後

 

「同婚釋憲在即,無論結果如何,同志族群並非一勞永逸。」呂欣潔認為,縱然婚姻平權通過,也不代表台灣同志族群從此幸福快樂,生活平等社會,仍有「校園性別平等教育深化」、「同志友善職場」等戰線需要接棒衝鋒,「更重要是政府議決政策過程,到底可否規律納進同志族群視角。」

 

呂欣潔稱「婚姻平權」只是起點,代表國家態度願意從制度面認可「被長期排除的族群」也有正當公民權,踏出這一步,普遍社會氛圍仍可再潤滑改善。

 

2016年代表社民黨競選信義、南松山區立委時,呂欣潔曾在街頭遇民眾上前探問「你支持同性戀結婚嗎?好,那我沒辦法投給你」,也曾遇過中年夫婦熱情迴響「你是多元彩虹那個對不對?觀念很好,本來就該這樣。」

 

呂欣潔(右)與社民黨召集人范雲5月出席「蔡英文執政週年檢討論壇」。(攝影:葉信菉)

 

遮遮掩掩→坦率自然

 

觀察台灣歷年同志運動,呂欣潔倒肯認越趨進步圓滿。

 

她想起10多年前參與同志運動者常戴墨鏡、口罩或穿布偶裝,「以前辦同志遊行,曾想過要不要發面具給大家,現在大家已坦率上街,不再遮遮掩掩。」

 

人數也有重大進展,「2004年我首次參與第2屆同志遊行,人數約5千人」,但到去年12月10日「讓生命不再逝去‧為婚姻平權站出來音樂會」到場人數已超過20萬人,「去年沒預設這麼多人,記得那時音響沒租好,舞台後方的人根本聽不到台上講者歌手,但後方群眾會自己帶起小活動來。」

 

她想著,對同志運動來說,2007年也許是個關鍵年。

 

同運關鍵年:2007

 

那年呂欣潔首次接手籌辦第5屆同志遊行(最後1萬5千人參與創下空前紀錄),「朋友認識張惠妹經紀人,邀她出任活動代言『彩虹大使』,她答應了!」活動當日阿妹現身,將同志運動拉到另個層次,「10年前同志算小眾議題,阿妹相當程度讓同志運動緊抓群眾目光。」

 

慢慢的,每年同志運動人數創新高,媒體報導越趨正面,「你明顯感覺社會轉變,轉向一個美好境界。

 

「台灣性別平等觀念漸趨普遍,但仍可更友善。」(攝影:葉信菉)

 

台灣性平進步的條件

 

曾有國外媒體問呂欣潔,台灣為何有條件讓《紐約時報》美譽「亞洲同志燈塔」,甚至在政治程序放進婚姻平權討論、距離「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僅數步之遙?她把原因歸向兩點。

 

「首先是民主制度,尤其解嚴後同志運動社會運動發展蓬勃,社會氛圍越能討論不同議題,性別平權就是其一」,「第二,《性別平等教育法》漸次落實」。

 

「年輕世代對性別平等越來越有概念,社會對同志越友善;而越友善的民情更多同志願意出櫃、越多同志出櫃讓大家意識到身旁就有同志朋友,越覺得此議題與自己切身相關;輿論對同志族群熟悉、敢討論,改變『同志』負面印象」。

 

一件該做的事

 

在這樣的進化循環中,「同志」顯像逐漸變得清晰,「社會明白同志也是、一個生命,體認『他或她就是我的朋友,不是什麼特殊案例』。」呂欣潔一言道盡,「來到現在,台灣社會支持婚姻平權,其實不一定因為贊成同性戀結婚,只是大家可以覺得『這是一件該做的事』了。」

 

撰文:陳怡杰 攝影:葉信菉 影音:黃大維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呂欣潔:我喜歡小孩但沒想過「老公」這個角色

 

呂欣潔《上報》專訪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