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同婚釋憲後戰線再起 苗博雅:恐同派黑手伸入校園

陳怡杰 2017年05月30日 12:30:00

「教育讓『性別霸凌』劣況逐漸減少,民意正面看待『同志』比例穩健上升,畢竟這種視角態度偏意識型態,不容易因單一事件改變」

 

性教育→性別教育

 

苗博雅觀察,「教育」言指過去學童所受「性教育」常只是「性器官教育」,「現在改稱『性別教育』也許更貼切,輿論對『性別』包容更平視而待,內容多元『避孕方式』部分老師也教。」

 

因應《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7條第2項國民中小學除應將性別平等教育融入課程外,每學期應實施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或活動至少4小時」規範,「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下稱「同志熱線」)教育小組志工能因演講時數所需,有機會走進校園,「活生生案例現身分享『我是一名同志』心路,長期下來,校園影響不小」。

 

苗博雅稱,過去「同志」污名印象,常被和「精神疾病」串聯,其實社會要學的永遠只有一件事「學上與不一樣的人相處」,「過去社會盡是『有病就該治到好』觀念,總想一昧設定『同志→精神疾病→沒有生產力』,所以必須導正,但只要不傷害別人,為什麼不能接受這樣案例在周遭生活?」

 

苗博雅2016年12月深夜出席挺同團體「快閃夜洗228公園」活動。(攝影:李隆揆)

 

性平教育正在「被」開倒車

 

「性平教育」也是苗博雅認為,同婚釋憲之後,除了立院議決修正民法,台灣更需嚴陣以待的新戰線。

 

「釋字748號解釋通過『同婚合法化』是重要里程碑,但校園仍有相對脆弱的同志族群需要輔導」,最令苗博雅咋舌的,是近日出現希望將性平教育往回改的詭異聲音。

 

「5月上旬台北市議會不少家長陳情,26位台北市議員於是連署提案,打算讓所有性平教材都需經學校家長會通過,也傾向在性平委員會增加更多家長委員,甚至『設置無性別廁所』也想定下『家長會同意』前提」,「他們另稱沒有『多元性別』這種事,性別只有2種,策動將『性別平等』字眼改回『兩性平等』。」

 

負面拉力蠢蠢欲動

 

苗博雅希望民意關注,「性平教育不是單線前進,社會勵兵秣馬之際,更多的負面拉力正從校園暗處牽扯。」

 

曾經讓「同志熱線」間接受惠的《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7條第2項「校園性平演講時數規範」,現也成為不少恐同、反同團體進入課堂散布不當性平知識的憑恃。

 

苗博雅透露,現在就有名為「得勝者教育協會」(About Champions Education Association)、「台灣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倡導「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志工以「彩虹媽媽」化名)等奇異組織,「『彩虹』兩字乍看同志組織,但其實是宗教團體。這類組織進入校園授受難以想像的『生命教育』、『性別教育』教材。」

 

苗博雅憂心深化多年的校園性平教育變質。(攝影:李隆揆)

 

荒誕恐嚇

 

曾與教育第一線師生交流的苗博雅直指,類似團體會拿口香糖給學童嚼咬,吐出後詢問鄰近學童「有人敢吃嗎?如果發生婚前性行為,你就跟這顆口香糖一樣,以後沒有人要你」。

 

「或者拿兩杯不同顏料水混合成濁黑色,先詢問學童意願後下指令『若發生男女性行為,就像這杯髒掉的水』;甚至以膠帶貼黏男學童手臂快速撕下,學童反應疼痛,組織便解釋『當發生性行為,女生感覺就是這麼痛』等荒誕概念」,「這樣全面回歸恐嚇式性別教育的團體,已悄悄越來越多。」

 

恐同派的赤紅火舌

 

「我同意『同婚釋憲』相當指標,但性平教育深化依舊阻力重重」,即使眼看台灣性平運動邁入春天,苗博雅似也同時看見,陽光背後恐同派正燃起赤紅的火舌。

 

撰文:陳怡杰 攝影:李隆揆 影音:羅佳蓉

 

【延伸閱讀】苗博雅:做為同志,我是幸運的

 

性平教育不是單線前進,社會勵兵秣馬之際,負面拉力正從暗處牽扯。」。(攝影:李隆揆)

 

 

【熱門影片推薦】

●苗博雅:做為同志,我是幸運的

●坎城影展得獎名單揭曉 美國獲多數獎項

●AlphaGo完勝稱霸棋壇 柯潔遭橫掃喊:受夠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