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高層忙軍改 中國僅派副院長級出席香格里拉對話

仇佩芬 2017年06月06日 12:30:00

中國今年派出較往年層級低的中國軍科院副院長何雷(右二),率團參與香格里拉對話(Shangri-La Dialogue 2017),引起過國際議論紛紛。(湯森路透)

本屆香格里拉對話(Shangri-La Dialogue 2017),2至4日在新加坡舉行。會場除聚焦朝鮮半島及南海情勢等論壇議程外,中國派出較往年層級為低的中國軍科院副院長何雷率團與會,也引起與會各國議論紛紛,猜測是否中國對今年的討論主題區域秩序有意抗拒,甚至有傳言指原因可能涉及解放軍正進行人事調整

 

據出席會議的前國防部長楊念祖透露,中方在會前已向主辦方說明,由於解放軍正忙於軍事改革的繁重任務,過渡時期負責香格里拉對話的部門層級較往年為低,明年改革上軌道之後將會改由中央軍委高層出席對話。

 

2議題讓中國態度抗拒

 

由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IISS)以及新加坡國防部亞洲安全峰會辦公室攜手組織的年度論壇,是亞洲最大、與會層級也最高的年度安全會議。今年派出國防部長與會的國家,包括美國、澳洲、加拿大、法國、印尼、日本、馬來西亞、紐西蘭,及菲律賓。然而今年的中國代表團的最高層級不僅只及於軍科院副院長,更由實務工作改為幕僚單位,令外界出現不同揣測。

 

日本防衛大臣稻田彭美(Tomomi Inada,左起)、美國國防部長詹姆士‧馬提斯(James Mattis)與澳大利亞國防部長瑪麗絲·派恩(Marise Payne),在第16屆IISS香格里拉對話新加坡三邊會議開始前,握手合照。(湯森路透)

 

對於今年中國代表團降低層級,會前便不斷出現各種揣測。有國際媒體分析,相較於去年中國正積極爭取南海議題主導權,今年的香格里拉對話由日、澳、法等,在軍事上對中國並不友善的國家就「維護區域秩序」主題進行發言,並在中國與北韓關係受挫之際討論朝鮮半島議題,都可能是讓中國對本屆香格里拉對話採抗拒態度的原因。

 

學界更有揣測,指中國將在今年秋天舉行中共十九大,近來軍方高層人事調整也陸續開展,在不確定性相對偏高的情況下,較難派出具有實權的軍方高層與會

 

解放軍高層無暇與會

 

與會的台灣代表之一楊念祖表示,對於中國的代表團層級,外界確實出現種種揣測,「但與軍方人事調整無關」。楊念祖透露,本屆會議主辦方IISS所長奇普曼(John Chipman) 在開幕時便向與會各國代表解釋,今年正值中國正在進行軍改,工作十分繁重,因此解放軍高層無暇與會;加上在軍改的過渡時期,負責香格里拉對話的部門層級又較以往為低,也連帶影響了代表團層級,但「只是權宜之計」

 

前國防部長楊念祖是台灣與會代表之一,他透露,本屆會議主辦方IISS所長奇普曼(John Chipman) 在開幕時就解釋,今年中國正在進行軍改,因此解放軍高層無暇與會。(取自海峽國際網)

 

楊念祖更進一步透露,奇普曼特別強調,稍早他赴北京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時,中國軍方代表已當面向他重申中國對香格里拉對話的重視,並承諾明年將會改由中央軍委層級的代表率團與會。

 

正值建國來最大軍改

 

軍改的全稱為「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方案,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2013年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正式提出,是中國建國以來最大的一次軍事改革。

 

事實上,今年並非中國首次由軍科院副院長率團,2012年,中國代表團便是由當時的軍科院副院長任海泉帶隊。然而中國在2011年由當時的國防部長梁光烈率團參加,其後除了2012年之外,每年與會代表層級均不低於副總參謀長,這也是近年來參與香格里拉對話的各國對此一安全論壇格外重視的主要原因。

 

 

【延伸閱讀】

國防部長首談對台軍售 學者研判台灣不會成中美籌碼​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首度公開談對台軍售

 

【熱門影片推薦】

90秒看倫敦恐攻 英國首相:夠了

●重返曼徹斯特 亞莉安娜舉辦義唱眾星雲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