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建中的鄉愿與蔡政府的偽善

主筆室 2017年06月08日 07:02:00

蔡政府「沒有勝負輸贏」的偽善態度,其實已預告了建中校方這種對同婚沒有立場的鄉愿處理。(上報記者拍攝)

同婚釋憲之後,有兩件新聞後續發展格外引人注目。一件是一位高雄的小學老師劉育豪在學校教授性平教育,卻遭到反同團體瘋狂反對,他們打爆了地方教育局與任教國小的電話,指控劉老師教孩子怎麼性交。另一件是台北建國中學以彩虹布條布置畢業典禮會場,竟也遭到反同團體抗議,校方只好在畢典結束隔天匆匆將彩虹布條撤下。

 

讀得懂釋憲文的人大概都知道,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解釋認為現行的《民法》不讓同性婚姻登記結婚違憲,立法院必須在兩年內完成修法,是台灣爭取婚姻平權的重大勝利,偏偏我們的總統認為這個釋憲結果「沒有勝負輸贏」。既然沒有勝負輸贏,那就大家再重新來過;所以,反同團體仍大舉進駐各級性平機構,要「矯正」目前的性平教育,把性平教育污衊成「教孩子怎麼性交」。宗教團體繼續把教義帶進政治,公開宣稱「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還揚言下個戰場在立法院,將針對提案修法的委員一一罷免。

 

建中撤下彩虹布條後,《上報》記者採訪到建中學務主任白萬應,他說,對於此(同婚)議題,建中一向持中立立場,沒有所謂贊成或反對;但他承認自己也有接到民眾的抗議電話,「不可諱言學校有受到壓力」。有沒有注意到,白萬應的「中立說」與蔡英文的「沒有勝負輸贏」如出一轍;他們都宣稱對同婚(釋憲)沒有立場,卻在面對反同者的叫囂反對時一起退卻。

 

建中學生在畢業典禮掛上彩虹旗是一種意見表達,任何人都可以表示反對,卻無權叫人閉嘴。但建中校方放棄捍衛學生的言論自由,卻以息事寧人的態度撤下彩虹旗;這無異於告訴學生:言論自由是有限度的,以後可以用各種手段,包括打爆電話、威脅恐嚇,要任何人噤聲。同樣地,當蔡英文要挺同反同者彼此當兄弟姊妹互相體諒時,卻無視於反同者以造謠抹黑的方式污衊性平教育,甚至公然以宗教教義否決大法官釋憲內容。這個曾以婚姻平權為政見號召的政府卻從未制止、反駁,或為性平教育與大法官釋憲文多說一句話。

 

所謂「沒有勝負輸贏」的說法,說好聽點是國家元首價值中立,希望得以安撫反同者的失落與挫敗;說難聽點是價值虛無,只想兩面討好。但建中撤下彩紅布條這件事其實告訴外界:「安撫」是沒有用,蔡英文把同婚釋憲去價值化,就是讓反同者打蛇隨棍上,從而醜化同運與性平教育,繼續激化對立。

 

其實,支持同性婚姻的理由不只在於人生而平等的憲法價值,而在於從肯認「性少數」的過程中,讓台灣社會不再受到傳統家庭角色分工的既定印象所宰制,也讓少數的單親家庭、隔代教養、未婚生子以及失婚者不再受到道德審判與制約,讓許許多多「娘娘腔的男人」與「嫁不出去的女人」也得以活出自己;最低限度,讓葉永誌、石濟雅與林青慧的悲劇不再發生於台灣社會,這絕非只為了「性少數」修法而已,主事者的價值取向與政治承擔,尤其能引導社會輿論,形塑一個對同志相對友善的性平環境。

 

可惜的是,蔡政府「沒有勝負輸贏」的偽善態度,看不到這樣的承擔。有這樣的政治領導,也難怪會有類似建中校方這種對同婚沒有立場、隨波逐流的鄉愿處理。就如同二十多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裡,仍持續著此起彼落的反同抗爭。你當真以為一個沒有歧視的性平社會已經在大法官釋憲後自動降臨嗎?錯了,這場戰鬥才剛開始。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