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世界」現實殘酷 寶瓶總編拒為林奕含出版《房思琪》

上報快訊 2017年06月22日 17:00:00

《寶瓶出版社》總編輯朱亞君在臉書上公開去年回覆給林奕含的訊息,駁斥暗指她歧視精神病的報導,並在貼文中表示,「出版有所為,有所不為」,若出書卻面對林奕含結束生命的結局,她將一輩子無法原諒自己。(合成畫面/網友提供、取自朱亞君臉書、YouTube)

林奕含事件意外在臉書延燒!《報導者》昨(21日)出版一篇題為〈當房思琪成為實體——專訪作者密友與編輯談林奕含的出版歷程〉的訪問,文中別名「美美」的好友,抨擊某知名出版社總編輯對精神病有偏見與歧視,並因此取消與林奕含合作,此舉造成重擊,讓林奕含8度出書夢碎。未被直接點名的《寶瓶出版社》總編輯朱亞君隨後在自己的臉書上發文,她貼出當時回覆給林奕含的訊息澄清,「出版有所為,有所不為」,若出了書卻面對林奕含結束生命的結局,她將一輩子無法原諒自己。

 

報導引發出版倫理爭議


《報導者》以林奕含好友「美美」發言為論點,提到她從旁經歷林奕含一波三折的出書過程。文中寫到林奕含前後投稿8間出版社都遭拒絕,好友美美轉述林奕含當下的沮喪,「她不想要成書作為自我安慰。」

 

訪問中提及,直到2016年6月中,林奕含的書稿受到某知名出版社賞識,這位總編輯一開始以「可以相信我,告訴我妳的故事,我想要為妳編這本書」為由,取得林奕含信任,而後討論到宣傳事宜時,卻以市場現實為由,板起「成人」臉孔堅持要曝光林奕含以前在校優異表現、學測成績、外在條件等等,讓林奕含當下很不愉快,「她很厭惡這些『上新聞』的過去,很多都不是事實。」

 

報導中並指出,出版社這樣的舉動如同要林奕含上台北看醫生的長輩、問她從哪裡拿到診斷證明的大學老師,認為該總編輯的憂慮,是對精神疾病屢見不鮮的歧視與排除

 

朱亞君在貼文最後,貼出了2016年7月7日寫給林奕含的退稿信全文。(合成畫面/取自朱亞君臉書)

 

雖然未被直接點名,但《寶瓶出版社》總編輯朱亞君隨即撰文自清,林奕含走了之後,她沒有在臉書上發表過相關看法,但單方面的報導,卻以非事實來陳述兩人互動的過程,她必須出面澄清耳語。

 

而貼文下方出現了正反兩極的回應,有網友大讚朱亞君是「體現職業道德與良心的出版人」,也有人不以為然。

 

出版者與作者溝通的信件,本來就屬於不公開的私領域,先有林奕含密友和新聞媒體大爆面談過程,指證歷歷稱某出版社總編輯「對精神病貼標籤」,逼得朱亞君只能貼出部分私訊自清,後又有不具名支持者曝光勸退林奕含的第二封回函,並在朱亞君臉書洗版張貼,要大家看清楚她的「偽善與巧言令色」,讓此篇文章下方意外成為另一個輿論戰場。

 

人已離開私訊不斷曝光

 

朱亞君貼文中提及與林奕含幾次見面後的憂心,她煩惱出書的種種,林奕含無法承受,「出版是承擔,每一個環節都要考慮,那是一條命」,她在回函中也希望林奕含能先處理好自身的狀況,再來談出版。且「出版有所為,有所不為」,朱亞君認為,若明明感受到林奕含的精神狀況,還出版了書,最後卻面對這個結局,「我將一輩子無法原諒自己」

 

最後附上2016年7月7日給林奕含的第一封勸退信,並寫下了這樣的結論,「這篇文章,就算有一萬個人按讚,那又如何,我說得清嗎?我寫這文,全身發抖,在事件的背面,我不同樣和奕含一樣就被弄髒了嗎?

 

此文一發,馬上有不具名網友Eric Wang現身來替林奕含討公道,一直以朱亞君2016年7月11日再度回覆林奕含的私訊重複洗版,尤其緊抓文末這句「歡迎來到成人的現實世界」為話柄,Eric Wang認為朱亞君偽善,並痛斥她想把作者悲慘的過往拿來賣書,「依照商業考量拒絕林奕含的稿子是妳的權利,但事後在這邊說謊,說是因為她健康考量,沒有要求貼上她不喜歡的標籤,就是妳失德的地方,妳明明就有要求跟林奕含的主治醫師見面。」

不過,也有多名出版人與作家在下方留言力挺,肯定朱亞君守住專業倫理,且了解作者目前承受壓力的狀況,本來就是該有的職業操守,是Eric Wang誤讀字面的意思。

 

《寶瓶出版社》總編輯朱亞君撰文自清,林奕含走了之後,她沒有在臉書上發表過相關看法,但單方面的報導非事實,她必須出面澄清耳語(取自朱亞君臉書)

 

《台北爸爸,紐約媽媽》作者陳俊志認為,「非常感動出版者的大心,尤其一個曾經在憂鬱之谷死去的作者讀來。」八旗文化主編王家軒則轉貼〈困在回憶裡的瓶中美人〉這篇文章闡述,「沈政男醫生也表示過出版這樣的作品對作者可能帶來的危險,『自我揭露式的文學創作最大的副作用,是一旦情緒平穩之後,看到那些回憶被印成鉛字,卻未必能夠消化。出版社見到這類創作應謹慎辨認,真正有文學價值的創作,即使是書寫創傷回憶,都必須在作者身心狀態穩定下才能完成。』」

 

大葉大學助理教授汪睿祥贊同朱亞君的做法,「我覺得分寸很精準,這事很痛,抓穩不容易。」前貓頭鷹出版社社長陳穎青也留言,「別讓不知出版市道的人所發洩的怒氣打擊,他們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是一個正派的出版人以最大的善意才能做出來的。」而「卡謬佬」的圖文創作者蕭瑩燈感嘆,「事後證明,出版才是林奕含的不歸路。

 

密友說法可代表林奕含?

 

北極之光出版社社長張漠藍抱持肯定態度,「若是我一定會阻止她出版這本書,任何深思熟慮關心她的出版者都會做跟妳一樣的事。」馬來西亞作家林韋地表示,「出版社有選擇出版和不出版的自由。」

 

近期成為鎂光燈新寵《做工的人》作者林立青也忍不住跳出來說話,「出版一本具有社會寫實,或者具有真實性的書,一定會對作者造成嚴重的生活衝擊。我不認為可以斷章取義的只截取一段就發表誅心之論。別說一本書,有時候一篇文章都可能來來回回吵沒完的修來修去。我想提醒的是,這篇文章報導了主要密友的說法,那就是密友的說法,不是林奕含的。而朱亞君的說法,就是朱亞君的。」

 

林立青提醒不斷在留言處重複張貼某對話截圖的匿名網友,「如果你對於發言內容有問題,那可以開一個版來討論,你大可以說根據截圖你認為有錯誤,然後針對這點繼續討論,而不是一直重覆貼上弄得版面亂七八糟。這只是另一種消費死者的方式而已。

 

不具名網友Eric Wang一直以這篇朱亞君2016年7月11日再度回覆給林奕含的信件,重複在貼文下方洗板,並痛斥朱亞君巧言令色說謊。(取自朱亞君臉書)


大將出版社董事廖家成表達了作為一名醫生的看法,「我個人覺得問這些問題,考慮到書出版後作者的處境,才正表示這編輯是負責任和關心作者。」而精神科醫師王浩威鼓勵朱亞君,「妳很了不起,充分表現了出版人的專業倫理!謝謝妳讓世人了解出版人和文化人是有原則、有風骨的。」允晨文化發行人廖志峰也留下愛心貼圖打氣。

 

去年林榮三文學新詩獎得主曾元耀醫生更直言不諱,「如果前面7家出版社婉拒出書的理由也和寶瓶類似的話,那麼出書就不是一件正確的事。非精神醫療人員都可感受到強烈不安的感覺,就可知作者的情緒是相當不穩的,徵詢主治醫師的意見就變得相當重要。這本書出版之後,她身邊重要的人(家人、密友、出版社、醫師等等),當時是不是有密切觀察,保持警覺,防患未然等等行為,這當中有許多關鍵時刻,若能把握住,今天就不會有這樣憾事發生。

 

【延伸閱讀】

文壇:都是好人,誰讓你們廝殺

●詩人:看到他人痛苦別把自己疊上去

●【我已走頭無路】《寶瓶》總編輕生獲救

●報導者道歉聲眀

●住在帝寶的孤兒—房思琪​

●報導討論遺作是在「消費死者」嗎

放下並非瀟灑 執著絕不丟臉​

●卑微地希望陳星出來説句話

 

【熱門影片推薦】

●溫畢爾生前最後身影

●卡達「駱駝」面臨外交危機

●阿諾抨擊川普:拒能源污染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