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當公民參與淪為洗白式開放的直播秀

彭盛韶 2017年06月24日 00:00:00

「前瞻問到飽」選擇在「民進黨臉書」上發布,且是「平日下午」時段播出,不知有意關心此議題的公民,能有多少機會在這種直播設計下即時與主講人互動?(翻攝自民進黨臉書)

在進入本文前,先解釋「洗白式開放」(openwashing)這名詞的內涵。「洗白式開放」代表著「僅做了表面開放的形式,實質上並沒有接受他人意見、真的讓公民參與 的空間」。「洗白式開放」帶來嚴重的後果是,讓人們對開放的形式產生狹隘的想像,以為某種形式就是開放,然而離真正的公民參與還相距甚遠。

 

我們舉個幫助想像的情境,在法國每年舉辦的公民科技盛事「全球開放政府(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OGP)大會」,引用​g0v news在當地參與後的文字​:「 2016年時在OGP開幕的前一天,公民團體 République Citoyenne 的 Lancelot 代表十一個 CSO(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發出了新聞稿,直指法國政府正在『洗白式開放』」,「 Lancelot 代表說到:「看起來,他們心理早就決定了九成的事情了,我們給出的意見,他們就像是挑櫻桃一樣,挑漂亮的走,然後從裡面挑合意的人,把他們的想法塞進那個人的嘴裡,然後說是那個人跟政府一起提出這個法案的。但當人們有不同意見,他們就忽略。」 

 

「前瞻問到飽」就是另一種洗白式開放 

 

然而,洗白式開放只有法國有嗎?仔細觀察會發現台灣也時常發生。例如都市計畫後的公展,被劃定土地影響權益的居民,幾乎無力抗衡主管機關決策,公展淪為形式。就因為長期存在這種問題,「開放政府」才變成一種進步的訴求。

 

林全院長在去年8月的院會後記者會也曾表達「開放政府是現代的趨勢,應該是要走在前端,不要落後」「開放政府可以提升政府效能,透明化政府是現代化國家必備的條件,走向民主政治一定要透明化,讓全民共同監督和參與...」,可是以目前政府推動政策的方式,我們難以感覺政府對「開放政府」的用心,取而代之處處是洗白式開放的痕跡。最近經典的案例就是「前瞻問到飽」這直播節目,本文詳列以下幾項可討論的部分:

 

形式不明:

很難想像當公民希望關心政府的前瞻政策時,唯一的選擇是去「民進黨」臉書看直播?而且既然解釋政策者都是政府人員,直播大可放在行政院臉書即可。是因為在民進黨臉書,一同討論的網友同溫層比較厚實,對民進黨比較友善嗎?

 

投放客群不明:

以第二集談軌道建設主題,為什麼討論的對象非長期關心這塊的民間專家?例如「台灣鐵道暨國土規劃學會」,光是該學會社團內就有非常多專業的分析跟建議,但「前瞻問到飽」軌道篇卻不是邀請他們談論?另一個問題則是「播放時段」,一般來說直播型節目像「政問」或「沈春華關鍵秀」,為了使觀看人數能提高,皆選擇在晚上民眾下班後進行,「前瞻問到飽」卻特立獨行地選擇在「平日下午」直播。在「民進黨臉書」加上「平日下午」雙重篩選下,不知有意關心議題的公民,能有多少機會在直播中即時與主講人互動?

真相不明:

更麻煩的是,如果仔細研究直播內容,主講人還可能講錯!​行政院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特別條例〉第七條第一項早已排除預算法第二十三條不得充經常支出之限制,亦即,前瞻特別預算並非僅能用於資本門的硬體支出。但不論林全院長、徐國勇發言人、主計總處處長受訪時都曾表達過「受限於預算法,前瞻只能蓋硬體建設」。​後來 發言人在上一集前瞻問到飽改口說「軟體可附屬在硬體內」,這概念也沒有根據。因為​限制資本門及經常門比例的「政府公共建設計畫先期作業實施要點」是在規範常年計劃,前瞻屬特別計畫根本不受此限制。

第二集交通部次長談軌道建設,先說到「高雄哈瑪星有在做無人小巴的推動,工研院、車測中心、華創公司(裕隆子公司)有在做類似的計畫」,後又說「​無人車終究還是小汽車​」、「無人車是小眾運具」,這幾句話不是前後矛盾嗎?事實上,早有業者與國外政府將未來無人車定位為大眾運輸工具,正在高雄試運轉的無人車就是小巴士。而未來大巴士、甚至無軌道式的路面電車都有機會可以無人化。

 

深究後就會發現,政府好像形式上在做溝通,但只要挖深一點拿起專業的眼鏡,就發現它在散播錯誤訊息。那這直播不是本末導致,讓真相越談越混淆嗎?

 

除「前瞻問到飽」外,翻開​「前瞻計畫文宣手冊」看到的問題,除了直播節目,我們也看了民進黨嘗試與民眾溝通所設計的「前瞻計畫文宣手冊」,又再發現類似的問題:

 

目標不明:

既然前瞻條例仿佛開了一條「錢花在任何用途都可行」的路,為什麼不是選擇解決高房價、低生育率、老化快的種種問題,台灣在這幾項可說是全球名列前茅(房價所得比第一高、生育率第三低、老化速度全球第一),更嚴重影響下一代年輕人的未來。難道解決眼前的大問題,比不上蓋建設嗎?也許政府會回應這些都編列在常年計劃中,但起碼前述三個問題目前未提出好的解法。

思維不明:

蔡總統一直說要加強與民溝通,可是民間感受到的卻是一波波宣傳襲來。請問宣傳是溝通嗎?套用開放資料社群友人的話,民間想知道「為什麼要這樣編列這些計畫」,當大家的問題都是「為什麼」,結果民進黨做出一個「是什麼」的東西當文宣。沒回答到問題的答案,答再多也不是溝通,選舉型的文宣終究無法套用在執政時。我們認為「執政」花的是人民稅金用的是國庫錢,有必要說清楚「為什麼」要推動這樣的計畫。

 

國外公民參與怎麼做?

 

拋出疑問後,我們應該思考解答。調查了國外的政策規劃狀況,像是英國商業、能源 及產業策略部(Department for Business, Energy & Industrial Strategy)公布了〈 Building Our Industrial Strategy〉綠皮書,提出公部門十大產業發展「支柱」,同時展開為期三個月的開放式諮詢,邀請企業界就其身處之產業,評估此十大政策方向,並提供意見回饋,作為政府產業政策制定的依據。另一方面,法國的國立公共辯論委員會(Commission nationale du débat public ,簡稱 CNDP),凡是國防、工業之外超過三億歐元以上的大型開發案,就要經過公共辯論委員會主持的公民討論。不論是產業型或公共建設型政策,現實上仍存在許多更好的與民溝通的案例,絕不僅只為直播跟網友互動。

 

想像下一階段台灣民主的模樣

 

綜上,我們擔憂的就如同法國民間團體擔憂的一般,「洗白式開放」讓政府表現了跟人溝通的形象,實際上卻總是傾聽自己想聽的意見。而「洗白式開放」更可能侷限了人們對「開放」的想像,甚至是「民主」的想像。執政黨怎麼詮釋開放,反映自執政黨腦內民主的模樣,更反映在推動前瞻的策略裡。台灣民主是否有可能前進到下一個階段?端看政府的選擇,也看我們每個人的選擇。

 

※作者為時代力量智庫副執行長

 

【延伸閱讀】

前瞻計畫是民進黨衰亡的前奏曲

●前瞻如蓋房沒看藍圖 郝明義問林全:怎麼不和人民討論

●郝明義先生,年輕人並不全部反對前瞻​

●郝明義先生 台北當初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熱門影片推薦】

●獲北韓釋放返家1周 美國大學生傷重不治

●倫敦大火燒出消防漏洞 梅伊探視惹民怨

●IS 聖戰士子女獲救 忘記過去重新生活

●馬卡洪氣勢如虹 囊括國會6成席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