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評:不想被勞檢 別亂扯一例一休

主筆室 2017年06月26日 07:08:00

台灣是直到這次一例一休修法才正是將每週工時降為40小時,中國早在1995年就已實行「五天工作制」,嚴格規定每週工時40小時。(上報記者拍攝)

彩玲(化名)是雜誌社的主編,她年邁母親住的安養中心日前通知,因為一例一休的緣故,已經無法負擔假日上班的看護工加班成本,所以只好請彩玲在週末的時候將她媽媽帶回去家照顧。不過,週末正是彩玲公司的截稿日,她根本無暇也無力照顧自己母親,心急如焚的彩玲痛罵政府不知民間疾苦,一例一休毫無彈性的作法根本害死老百姓。

 

彩玲碰到的問題不是個案,為了因應「一例一休」大勞檢,長庚醫院決定全面取消週六門診,台大醫院也在週六大幅減診。全國自行車龍頭製造商巨大集團也因為一例一休,宣稱將取消每年七月第一週的「全員放暑假」,以及每年四月的發放紅利政策。義美食品高志明也抨擊一例一休增加勞工身心壓力,要趕快修法;就連美國商會也來參一腳,宣稱一例一休毫無彈性,限制服務業與創新發展。

 

但很遺憾地,這些對一例一休的指控,幾乎都不是事實。

 

以彩玲的個案為例,《勞基法》規定勞工一定要七休一日,但從未規定那個例假日非得要週六或週日,例假日如此,休假日也是;只要安養中心的人力排休得宜,根本沒有週六挪不出人上班的疑慮。況且,安養中心正是《勞基法》四週變形工時所適用的「社會服務業」,依照規定,它可以在頭尾排休的情況下,讓安養中心看護工連續上班12天不違法。

 

醫院的問題也一樣,它同樣是適用四週變形工時的「醫療保健業」,不僅可以讓醫護人員連續上班12天不違法;最極端的例子,甚至可以在工會以及勞資協議同意下,讓醫護人員連續上班24天。哪有什麼「例假日不能上班」、「排班沒有任何彈性」的問題?醫院主事者把週六沒門診歸咎到一例一休,這不是誤解,而是在扯謊。

 

真正的問題當然不是一例一休沒有彈性,而是一例一休增加的加班費。在彩玲的個案裡,安養中心不願多付出加班費給看護工;在醫院的個案裡,醫院不願多付出加班費給週末休息日上班的醫護人員。不過,這不就是立法院當初發動一例一休修法的目的嗎?用提高加班費來遏阻雇主動輒要勞工加班的情況,希望以價制量,讓勞工有比較多的休息時間。

 

彩玲希望週六能喘口氣,但看護工難道不需要休息?病人忙到只有週六休息日能去找醫生,那醫護人員的休息日去找誰要?如果希望看護工週六能上班,那就由安養中心或者彩玲多付出一些加班費;同理,如果醫院希望週六能開張,那就請醫院多聘一些醫護人員來排班。想要自己的方便,就多付出一些金錢報酬給看護工與醫護人員,這不是天公地道嗎?

 

分析到這,大概也看出巨大集團取消「全員放暑假」的盲點了。巨大之所以取消員工放暑假,原因當然是一例一休縮減工時及調漲加班費;但這也表示,巨大集團原先給員工的「福利」,不過是苛扣自員工的加班費與上班時數後,分給員工的肉屑;如今政府法令希望企業能對勞工再好一點,肉屑就沒得分了。如果這也能稱之為「幸福企業」,也難怪台灣人誠惶誠恐地問自己:我真的有資格週休二日嗎?

 

除了不願多付加班費,勞動檢查更是對企業的重大衝擊。根據統計,從2014年到2015年,全國的勞檢人數從原本的三百多人增加到七百多人,未來還要增加到千人,勞檢能量的提升與勞工意識的抬頭讓原本不遵守《勞基法》的資方苦不堪言。但如同全產總顧問謝創智所說的,如果雇主以前就守法,一例一休的衝擊根本就不存在。這些資本家們不敢罵勞檢,也不敢抱怨多付加班費,把一切過錯推給一例一休,污衊這政策毫無彈性,逼迫政府修法,這才是事情的真相。

 

台灣的資本家很喜歡拿對岸來比較。不過,台灣是直到這次一例一休修法才正式將每週工時降為40小時,中國早在1995年就已實行「五天工作制」,嚴格規定每週工時40小時。台灣直到現在才把休息日的工時加班費調漲成一倍多,但中國週休二日加班費是兩倍,法定例假日更達三倍。一例一休本來就有彈性機制,不夠彈性的部分,透過《勞基法》變形工時的函釋放寬便是,不需勞煩工總、商總的大老闆對要不要修改法令指指點點。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