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20周年】港青的認同轉變:「問100遍,我還是不會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李宸儀 2017年06月26日 18:02:00

回歸20年後,香港青年對於中國的反感只增不減,圖為青年社運組織學民思潮成員。(照片:湯森路透,後製:潘世惟)

出生於香港回歸中國那一年的周可愛(Chau Ho-oi,譯音),回想起2008年北京奧運舉行時,當年11歲的她與父母坐在電視機館賞賽事,對於中國的運動員們拿下了48面金牌的好表現,周可愛感到無比的興奮,甚至認為作為中國人是與有榮焉的。

 

但在香港回歸20年的現在,周可愛以身為中國人為榮的自豪感也隨著時光漸被抹去,甚至還滲入了反香港現有政治體制的社運組織—學民思潮,並在參與2014年抗議活動中以未成年的身分被捕。

 

現在...我不想承認我是中國人,這樣的說法讓我感覺很差,即使你問我100遍,我還是會這樣說」周可愛失望地說道。

 

香港青年社運組織學民思潮自2012年起不斷與中共所掌控的政府進行抗爭。(湯森路透)

 

 

香港青年認同轉變

 

然而,周可愛這樣的心境轉變卻並非個案,香港大學20號所公布的民調中顯示,在120名接受調查的青年(年齡約在18-29歲之間)中,僅有3.1%的青年認為自己是「廣義的中國人」。而在20年前香港剛回歸中國半年後的調查中,這個數字則有31%,是現在的10倍。

 

此外,據《路透》(Reuters)報導,在針對10名出生於1997年的香港青年所做的訪問中,這10名青年皆一致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且對香港有高度的忠誠,而在這其中更有一名來自中國的移民。

 

香港回歸中國已20年,香港青年顯然無法習慣中共的高壓統治。(湯森路透)

 

對中共獨裁適應不良

 

造成香港青年心境轉變的原因其實其來有自,在回歸中國之前,香港一直由殖民母國英國所管控著,雖名為管控,但事實上香港社會在英國民主法治概念的影響下,擁有司法獨立和言論自由等權力在內的自治長達50多年。

 

但在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後,北京當局利用共產黨的力量加強對香港政治界的控制,試圖讓香港民選官員成為橡皮圖章。同時更下令透過教育體制和交流活動對學生們進行「愛國」教育,希望藉此來將學生的國族認同洗腦為中國人認同,而非香港人認同。此外,香港多家販賣中國政治禁書的書店老闆也陸續傳出失蹤,被大眾認為是中共所為。

 

2017年3月獲選新任香港特首的林鄭月娥,在競選期間民調僅有對手曾俊華的一半,但最後卻以半數以上的777票當選,被認為其勝選是中共背書的結果。而林鄭月娥也在勝選後向中國新華社表示,將從小開始灌輸香港人「我是中國人」的理念。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右)是中共的內定人選。(湯森路透)

 

而也就是因為回歸前自由民主與回歸後高壓獨裁間的轉變,使得香港人產生了不適應的反彈,並從2012年開始香港內發起了多次的反政府運動。

 

反政府運動遍地開花

 

2012年7月29日,年僅15歲的學民思潮創辦人黃之鋒,發起了「反對洗腦,萬人大遊行」的運動,拒絕被中共所編纂的愛國內容所洗腦,並要求香港政府撤回現有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內容。

 

2014年由香港多間大學教授所發起「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又稱雨傘革命,則是一場爭取香港「真普選」的政治運動。

 

 

 

香港青年對中共反感

 

在這些運動的催化下,香港人對於香港的自由意識被喚醒。在《路透》的採訪中,20歲的Jojo黃(Jojo Wong,譯音)表示,中共越是洗腦香港人要愛中國,香港人越是想反抗。

 

對政治相對冷感的菲利克斯‧吳認為,在大多數香港年輕人的認同中,都會先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之後才是中國人。希望成為公務員的路多維克‧陳(Ludovic Chan,譯音)則表示自己是香港人,但同時也認為對中國人的認同與香港認同並無牴觸。

 

 

相對於土生香港年輕人的看法,赴香港念書的中國學生岳又希則認為,回歸20年僅僅是個開始,未來香港將產生更多的認同感,而這份認同感並非來自政治,而將來自於文化。

 

#本文收錄於《上報》《香港回歸20周年》專題

 

 

【編輯推薦】

每日增5000起病例 WHO:葉門面臨全球最嚴重霍亂疫情 

 

【熱門影片推薦】

印尼移工齊聚臺北慶祝開齋節

IS式微伊拉克有望奪回摩蘇爾

【上報人物】巴奈:沒有人聲援,我們還是對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