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經緯:「修昔底德陷阱」下的美中台關係

韋行之 2017年07月02日 00:00:00

北京官方與主流立場截至目前為止,多是採取避免美中關係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謹慎作為,去除中國有意挑戰美國世界霸主地位的揣測,進而化解美中在區域爭端上兵戎相見的意外。然而川普政府外交政策走向的不確定,則讓台灣戰戰競競、如履薄冰。(中國新式驅逐艦啟用典禮/湯森路透)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華府與北京最新建立的對話機制於6月20日展開。這場「外交與安全對話」源自於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4月初在佛羅里達會晤時所達成共識,美方由國務卿提勒森、國防部長馬提斯領銜,中方則由國務委員楊潔箎、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帶隊。那次主要處理的燙手山芋就是懸而未決的北朝鮮問題,雙方也觸及南海、人權、台灣和西藏等問題。但由於各說各話,導致會後沒有具體成果,僅由提勒森和馬提斯舉行記者會。

 

這場對話的詭譎氣氛早在開會之前川普發出的推特訊息就略見端倪。川普在推特上針對北朝鮮議題表示,「雖然很感謝習近平與中國在北韓問題上的幫忙,但中國說服北韓限制核武計畫的努力沒有奏效」。如此綿裡藏針的間接抱怨,不太符合川普向來愛恨分明、有話直說的格性,也反映出現階段美中關係的微妙之處。若再加上提勒森不久前在美國國會聽證會表示「美中應該建立一個50年的戰略關係」,甚至包括所謂「一個中國政策」都可以檢討,讓美國盟邦對川普政府的外交策走向劃上更大的問號,台灣更是戰戰競競、如履薄冰。

 

這顯示川普政府向國際社會透露出的混亂訊息,那就是一方面為了爭取北京合作來化解北朝鮮的危機,華府甚至不惜暫時擱置、淡化與北京在貿易與南海等爭端上的歧見,儼然美國政府的亞太外交戰略只是以北朝鮮為重心,而且急需北京的合作。另一面川普面對北京在北朝鮮議題上的虛應以對,終於開始喪失耐心,未來一股潛在的美中衝突可能一觸及發。

 

過度依賴「交易式外交」

 

華府智庫社群主流思維是,川普用在商言商的手法運作對外關係,先是對習近平好話說盡,期待滿滿,但如果習近平無法滿足川普要求、做出具體行動來降低北韓威脅,川普可能就會展現出強勢一面。4月初「川習會」另一項共識是要在一百天之內完成若干改善美中貿易的行動計劃。換言之,若是北京在7月中前無法滿足川普的要求,屆時將是考驗川普會否「變臉」的第一道關卡。隨著夏天來到,南海爭議將再次浮上檯面,如果美中關係開始惡化,連帶也可能影響年底川普首度的亞洲之行以及他會否造訪北京。川普本週在白宮接待首次來訪的印度總理莫迪,還意在言外感謝印度加入美國制裁北朝鮮的行動。

 

此一變數也凸顯國際關係中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亦即一個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將以武力回應這種威脅。這項魔咒始於兩千多年前古希臘的斯巴達城邦與雅典城邦發生的大規模衝突,就是因為後者實力壯大,讓前者深感威脅。

 

對此北京官方與主流立場多是採取避免美中關係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的謹慎作為。因此習近平早在2013年尚未接任國家主席一職前,就已提出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戰略,表面上就是為了擺脫「美中兩強」(G2)的印象,去除中國有意挑戰美國世界霸主地位的揣測,進而化解美中在區域爭端上兵戎相見的意外。因此習近平不斷強調美中關係必須增進互信,消除你輸我贏、你失我得的零和心理,本著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精神,將雙邊發展視為機會而非威脅,同時共同建設性地管控隨時可能出現的多種分歧。而現階段川普政府仍然未放棄尋求與北京建立較為長期穩定互動關係的目標。提勒森的「美中建立50年戰略關係」提議,在某種意義上也和「新型大國關係」相互呼應。

 

但這究竟是中國務實的企圖?還是只為了讓習近平穩定鞏固十九大後的權力所做的暫時之舉?它又如何解釋中國在南海持續性的擴張軍武,以及發動「一帶一路」工程來壯大其國際勢力的野心?更重要的關鍵是,欠缺外交經驗、過度迷信「交易式外交」的川普會否對北京過於一廂情願?到頭來發現被愚弄欺騙之後,才改採強硬策略,讓美中關係重回緊張?

 

傳聞中的美中「第四公報」

 

包括台灣在內的許多國家對此也陷入矛盾。一個過於親近與太過一廂情願的美中關係,引發對於川普政府會否「視交易重於價值」、進而忽視與盟邦關係的風險。但一個關係惡化、甚至衝突的美中關係,也非區域穩定和國際秩序之福。也正是因為如此的不確定因素,讓不少國家開始尋求自力更生的自保之道,不再依賴美國的領導。

 

對台灣而言,無論美中關係是好是壞,都有重要的影響。從去年12月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之後,北京採取一連串打擊台灣外交與國際空間的動作,也持續關閉與民進黨政府的對話管道。事實上北京對於川普政府究竟如何看待對台關係也感到困惑,一方面川普後來雖然重申美國的「一中政策」,但對於川普有意拿台灣為談判籌碼,北京仍是小心翼翼。

 

另一方面若川普政府持續對台政策的不確定性,將給予北京過高的期待,認為可以透過川普來向蔡英文施壓接受北京所定義的「九二共識」,又或者順著華府有意建立一個50年的美中關係的新架構,來迫使川普政府做出傷害台灣的政策調整,包括傳聞許久的美中「第四公報」。畢竟北京透過私下管道拉攏川普家人或親信是公認的事實,台灣也密切關注。

 

所以台灣對美外交當務之急包括:向川普政府清楚表明,北京不能要華府施壓台灣接受北京所定義的、以「一中原則」為基礎的「九二共識」。其次,台灣必須積極建立與川普身邊重要幕僚的溝通管道,讓台灣的聲音可以直達白宮核心圈,最重要的是要讓蔡英文上任以來對中國持續傳達的善意能夠獲得白宮決策者的充份理解。復其次,台灣必須加強對美貿易跟投資,做好開放美豬、美牛市場的準備,同時展現強化自我防衛能力的行動。最後,在美中雙方競爭主導對台關係話語權的同時,台灣必須發揮「公眾外交」的精神,讓台灣的民主和民意,在美國草根社會與意見領袖社群茁壯深耕。

 

 

【延伸閱讀】

●【紐時精選】解決朝鮮危機等於教一匹馬唱歌

中國正在川普身上複製「馬英九經驗」

●美國務卿:忠於一中並信守對台一切承諾

●酸川普講「一中」卻對台軍售 中國官媒竟要求美廢《台灣關係法》

●談一中 邱義仁:我們就是要模糊

●美國務卿:忠於一中

●曾昭明專欄:中國的「帝國慾望」

 

【熱門影片推薦】

臉書進軍影視界!

川普旅遊禁令復活

梅伊以10億英鎊換北愛小黨合作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