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走台步》獻給香港,妳是一朵獨一無二的洋紫荊花

Jeannie Lai 賴怡君 2017年07月05日 07:08:00

6月底接獲《上報》邀稿,希望我在「香港回歸二十週年」專題中,能貢獻一篇呈現香港在回歸前和回歸後的社會對比,受訪人不拘,以親身經歷為主。當下,我只竊喜著:「編輯讀者都喜歡我的文字呢!」一口答應。

 

開始著手訪問之際,我大量閱讀關於香港的文獻歷史影音。這幾天密集接觸的一切使我驚訝,以為熟悉的香港,竟然是那麼零碎又疏遠。

 

一場辯論會正在心中上演,反方辯士主張:「一無所知將無法報導香港。」,正方辯士主張:「終於認識香港的一刻值得分享!」唇槍舌戰之中,我好像看到香港這朵紫荊花,出奇的豔麗,開在1997那個大時代驚心動魄的傳奇色彩。

 

香港櫻花的美像海浪一樣撞擊你

 

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是香港的官方代表旗中央有一個五瓣花蕊的白色洋紫荊圖案,底色為紅色。1990年第七屆人大會中通過採用這種設計。1997年7月1日,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在交接儀式中第一次正是升起,標誌著主權移交。

 

艷紫荊又叫「香港櫻花」,被認為是香港土生土長的樹種,最能代表香港精神,成為市花。《龍應台的香港筆記》說道:當一整條道路植滿紫荊花時,長長的枝葉纏綿垂下,因風飄浮,爛漫的紫紅佻狂放,讓人暈眩,這真是一場驚世駭俗的、沈溺的、揮霍無度的展覽,美,像海浪一樣撞擊你。

 

身為一個熱愛香港眾多面貌,以及關心香港發展的旁觀者,這篇訪談就當是我野人獻曝吧,獻給香港,妳是一朵獨一無二的洋紫荊花。

 

六四後的移民

 

38歲的李先生的父母親一邊是台灣,一邊是香港,兩岸三地無形的網路鏈結寫在他的成長過程。他回憶97主權交接時刻,新聞直播凌晨解放軍在滂沱大雨中從各個接壤的邊境揮軍進入香港,途中夾道歡迎的是一面又一面熱烈揮舞的五星旗,他覺得詭異又駭人。當時距離8年前的六四天安門事件還記憶猶新,很多喪失信心、對未來感到不安的香港人選擇了移民。

 

卓華是一個在香港出生的八〇後,對這片土地有著一份濃濃的情感。和很多中產之上的家庭子女一樣,卓華在高中時去加拿大留學,同時也和大多數同期出國留學的孩子一樣,在畢業後選擇回亞洲金融圈就業。

 

他認為,回歸20年之間,香港因地理位置優越而讓經濟平步青雲,「香港背後倚靠著大陸」始終是別人無法取代的優點,跨國企業多在選擇在香港落地生根,因中國熱錢而枝繁葉茂。

 

然而,過去英國統治時期遺留下來法治和制度,是給香港的一份禮物,這份禮物在中國眼中卻可能是一份超額借貸的賬單。這張帳單讓社會時時充斥著政治爭抝,卓華覺得很無謂。

 

亞洲四小龍

 

當時,不論是經濟方面有亞洲四小龍之稱,或是娛樂圈香港四大天王風靡全球,這些豔麗華美,都像入夜後,香港島山頂之上望下來的那片燈火輝煌,閃閃爍爍。過了二十年,那段發亮的歲月,在那一代的香港人心中,還是那麼容易渲染那片黃金燦燦。

 

那可能是香港最輝煌的時代,卻偏偏發生在英治殖民時代,殖民制度總之是不公義,怎麼能說是最好的時代呢?也許說「最壞的時代」才適切。但矛盾地,這最壞的時代,卻也是最好的時代

 

聰明闊綽的基金經理E在香港土生土長,97年5月參加英治教育體制下的末代會考(相當於台灣的大學聯招),7月拿到中學畢業證書是中國的。E百感交集:「同一個考試,同一個地方,轉眼間從英國到中國。

 

我想,我做了十七年的仿英國人,讀英國書,但現在我變成一個中國人。老實說,我真的跟他們(中國人)一樣嗎?」他一面準備留美求學,一面感到未知的惶恐。

 

香港金鐘添馬公園旁香港政府總部,香港區旗及中共五星旗隨風飄動。(作者提供)

 

 

害怕距離幸福越來越遠

 

E真心希望香港好好發展,但卻失望,恐怕離幸福越來越遠。部份青年人主張關閉香港,以求保護自身利益,但這正違反破壞香港建立多年國際金融都會的「開放市場」的精神。

 

他指出,英治時期不是香格里拉遍地開花,殖民地的歧視一直都在,最好的工作和最高地位總是掌握在英國人手中;加上外國讀書及工作的生活經驗,他感到現代香港年輕人心態是「國外的月亮更圓」,過分美化外國的社會及批評中國。

 

賓哥是一名特教老師,小時候每個人深信只要努力用功讀書,將來便能改善生活,父親每天清晨七時到深夜十一時都在打工,家庭主婦的母親也會接鐘點零工來貼補家用。生活辛苦卻十分踏實簡單,家庭和社會氣氛都比較和諧,人們能期待通過自身拼搏而向上爬,社會的階層是流動的。而一個階級能流動的社會才是一個健康的社會。

 

然而根據香港統計處近年公佈2016年市民收入分佈,反映貧富差距創45年來的新高。最富有一成的家庭月收入為11萬2千400元,最貧窮一成的住戶一個月只有2千560元,相差43倍。今日的香港富人越來越富有,窮人一輩子難以翻身,階級僵固又殘忍。

 

黃之鋒6月26日前往中國餽贈香港的紫荊花大型雕塑覆蓋黑布進行抗議。(湯森路透)

 

 

港警在拒馬前維持秩序。(湯森路透)

 

敢於擁抱歷史與記憶

 

空姐H說,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香港人都長出了刺,香港好亂。

 

中環群聚著一棟又一棟氣勢凌人的高樓,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士踩著名牌皮鞋在大樓間快速穿梭來來去去,看到這些絢麗,再對比皇后大道中佝僂襤褸,以下台一鞠躬的病態姿勢推動一車垃圾的長者,在蘭桂坊高高低低窄巷前行露宿街頭的流浪漢,我知道在貧窮線下掙扎的苦,也是香港的滋味。

 

二十年,從敢於擁抱自己的歷史和記憶開始,知此知彼,香港的未來有很多很多的二十年,才有可能像洋紫荊花一樣,開得繁華美好,蝴蝶飛舞。

 

香港中環碼頭外的摩天輪。(作者提供)

 

#本文收錄於《上報》《香港回歸20周年》專題

 

(《上報》隔周推出《香港走台步》專欄,作者賴怡君2011年因擔任空姐從台北搬到香港後,和現在的丈夫中島先生相戀,2013年結婚成為全職家庭主婦,開始以中島太太的身分觀察香港,書寫香港,以台灣人的台式觀點來想、來看香港,供台灣讀者參考與反思。)

關鍵字: 香港 洋紫荊花 回歸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