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譯生活誌》G20漢堡峰會 激情抗議後的自發清潔

鼎玉鉉 2017年07月15日 09:27:00

德國漢堡市主辦G20年度峰會,周邊部署耐人尋味。(照片:湯森路透,後製:潘世惟)

Liebe M:

 

相信你看到新聞,漢堡舉行G20會議期間(7日至8日),有大批暴力事件發生,諸如燒車、聚眾示威、鐵路及街頭騷動等等,使得這座獨具特色的港口城市籠罩於失序黑煙之中。相較年初走訪漢堡的美好印象,可說是天差地遠。

 

我想你一定要問:為什麼會這樣?誰該為這場混亂負責?警察?還是抗議民眾?其實強調保護自由集會及言論表達價值的德國,在法規上並不失相關有力規範。

 

因此早在G20會議登場前,就已經有29項登記與G20會議相關的遊行,而多數民眾還算和平理性,可惜並非全部。免不了有少數激進民眾隱身在後,為了各種不同反對G20高峰會理由而滋事生亂。其實這也是所謂「民主」可貴之處,即能自由表示反對之意、亦可無懼於公開表達。

 

在此整理幾項重要的背景知識:

 

Rote Flora

 

會議舉辦地靠近德國左派勢力的聚集地「Rote Flora」,此地原為廢置戲院,1989年在示威活動和街頭鬥毆期間開始為左派勢力所進駐占用。

 

此後28年,Rote Flora成了另類文化中心,同時也是民眾抗議戰爭、核能、氣候變遷、種族主義、大企業,以及Rote Flora本身所在珊澤區(Schanzenviertel)中產階級等議題的集散地。

 

 

在舉辦G20會議前後,Rote Flora建物外連月來張貼海報和和貼紙,示威人士集會要求G20「停止運作」,並或是揚言要「粉碎G20」。

 

珊澤區(或稱斯坦珊澤區,Sternschanze)

 

為漢堡市的時尚街區,亦是本次暴力騷動的重災區。在本次騷動中,許多商店被砸毀、汽車遭焚燒及堆滿自置路障。

 

水柱驅離 (Wasserwerfer)

 

在本次騷動中,漢堡警方多是以水柱(及辣椒噴霧)驅離人群,尚未採取其他更強力的措施。

 

德國警方8日以水柱驅離民眾。(湯森路透)

 

德國警方8日噴灑水柱滅火。(湯森路透)

 

黑塊戰術(Black Bloc)

 

為一種抗議遊行活動中使用的戰術,興起自1980年代歐洲自治運動中反對驅逐盤據者、核電站及限制墮胎等政策的抗議活動中,其特徵是抗議者穿著黑色服裝,穿戴圍巾、墨鏡、滑雪面罩、摩托車安全帽,或任何得以隱藏、保護臉部的物件。

 

藉由此種裝扮,除了可以隱藏遊行者的身分,避免身分暴露而受刑事起訴,同時也能夠防止一線執法者常用的辣椒噴霧等物所造成的傷害與阻礙。而「黑塊」戰術也是本次動亂左派激進份子所採取的方式。

 

抗爭民眾向德國警方丟擲瓶罐。(湯森路透)

 

38平方公里管制區 (38 Quadratkilometer)

 

為了保障各國政要及會議安全,漢堡警方在漢堡機場和易北河之間設置38平方公里的「管制區」——在管制區中,禁止任何形式的遊行和集會活動,而且警察有權在任何時間、任何一條街上設立路障或臨檢處。

 

警力配置(Polizei)

 

為了維安G20會議,漢堡市總共投入逾1.5萬名警力進行部署安排。而且不只是德國警察,還請來鄰國荷蘭、奥地利和丹麥的警隊增援。

 

其實早在一個多月前,德國警方已經秘密安排了很多便衣警察,在漢堡展覽廳、易北愛樂廳及漢堡內城進行監控和巡邏,儘可能排除不安定因素。此外,還有200多位衝突調節專家,在漢堡走訪勸說漢堡市民及公司,請大家配合警方的維安工作及部署。

 

負責維持現場秩序的德國警方。(湯森路透)

 

根據德國警方公布的數字,連續數天的騷亂中,共有476名警察受傷,186人被逮捕,225人被短暫拘留,預計經濟損失高達數百萬歐元。

 

邦總理施泰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及漢堡市市長述爾茲(Olaf Scholz)也在7月9日進行視察,承諾對受損居民提供幫助和賠償。

 

儘管不少人要求市長必須引咎辭職,因為他在會議前不斷表示能提供市民全方位的安全保障,但是在週五夜間騷動發生後,他不但沒有第一時間及時做出反應,第二天仍照原計畫陪同川普夫人參觀市政廳。

 

雖然德國人早預料針對G20會議的抗爭衝突程度可能升高,同時引發暴力衝突,但是,這次漢堡市動亂所造成的嚴重影響,仍超乎不少人的想像。

 

疲於奔命的德國警方。(湯森路透)

 

民主的價值:尊重

 

我可以想見你略為失望的表情,對於維護「民主」所可能帶來後遺症──「亂」的質疑,所以我最後要向你報告一件可貴的消息:現在的漢堡市已恢復平靜,漢堡市市民亦在網路上發起「漢堡大掃除」(Hamburg räumt auf),呼籲大家共同清理市容。

 

翌日即出現數千名漢堡市民自帶清潔工具,來到街道上打掃清理滿地垃圾、修補路面石塊、擦洗塗鴉牆面,據說不光是發生動亂街區的市民加入掃街,也有未受波及城區的市民特地前來幫忙。

 

德國漢堡市民自發性的清潔遊行區域。(湯森路透)

 

 

激情抗爭後,漢堡市民讓街道恢復原有面貌。(湯森路透)

 

這或許就是人們在批評民主弊端之餘,所經常忽略、遺落的光明:「尊重」及「推己及人」。

 

Herzlich Grüße und alles Liebes,

 

Deine A.

12.Jul. 2017

 

 

(編按:《上報》隔周推出《德譯生活誌》專欄,由目前與夫婿在德國生活的作家鼎玉鉉執筆,她在當地記錄德國及其他西歐國家的第一手觀察,供台灣讀者參考與反思。)

 

 

 

【編輯推薦】

「人人生而自由」 劉曉波一生捍衛普世價值 

 

【熱門影片推薦】

澳洲男子搬家奇招:靠火車

日本最大VR樂園就是要你「迷失自我」!

 

關鍵字: 德國 G20 漢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