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青:無限上綱的宮廟滅香

林立青 2017年07月24日 12:28:00

每個人都有可能有適合自己的信仰,在信仰之內是不太可能退讓的。(攝影:李隆揆)

我一直在想,所謂的公共空間和論述,什麼時候可以尊重不同文化的意見,有什麼方式可以讓不同的人理解文化不應該被不理解的人以假進步的概念所抹殺。

 

現在看到宮廟滅香就是一個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狀態。只能用一個不精確的方式提出看法。

 

我當然知道有些行為會造成空氣汙染,我也每天在製造空氣汙染,例如我愛吃烤肉,烤玉米,炸雞排,炸鹹酥雞,炸三鮮或是各種小吃,這些美食在我的生活實在不可或缺。但我也無庸置疑的是一種空氣汙染並且製造浪費,或者說追求自私美食享受的行為。我也知道有些食物造成身體負擔,很可能未來會大幅度的讓健保虧損。這不但有證據並且有科學支持。

 

好,如果今天有菁英份子表示,這些飲食行為造成了肥胖,脂肪肝,三酸甘油脂過高以及心血管疾病,下令全國所有的肉類食物只能集中由政府以水煮方式煮熟後冷凍分裝,要吃的人可以在超級市場購買,不但飲食健康而且營養價值毫無損失,並且下令所有蔬菜只能煮熟後生吃,這樣一來不但可以減少空氣汙染排放並且可以讓全國人民減低罹患心血管疾病還有中風的機會。

 

如果不願意的人就是反對政府減少碳排放,反對國家減少空氣汙染,全部水煮的食物是為了減低國民罹癌機會,反對者只是為了口腹之慾,反對的人都是為了私人利益而罔顧國民健康。

 

我能接受嗎?我想我是不行的,我知道這些食物是我的記憶文化,我知道到每一個地方我會去嘗試不同的小吃。

 

我們對食物的養成和記憶,使我們在面對這些食物不健康的時候,改變是有階段性的,我們知道這些食物有文化,有長期的記憶以及許多人賴以維生,所以我們鼓勵不使用回鍋油,而不是不准台灣人吃炸物,我們推出靜電式抽油煙機,而不是不准人烤肉,我們確實知道有些食物不好,所以改用其他方式料理烹煮。

 

我們是逐步的改變對於食物的要求,不管是健康或者衛生。因為我們不可能接受大家都吃中央廚房集中水煮的食物,不管這是不是真的很健康並且減少污染。我們對於食物以及料理還有其他衡量的標準。

 

就好像我會考慮今年中秋節不烤肉,或者用環保的方式吃烤肉。

 

那麼信仰呢?

 

每個人都有可能有適合自己的信仰,或者我喜歡禱告,我就是喜歡聖經和唱詩歌,我的教會會擘餅,每周拿葡萄汁和無酵餅作為我紀念自己信仰的方式,我的朋友會浸在水裡,作為一種加入信仰的連結儀式。今天就算有人覺得我禱告方式古怪,我的詩歌在他人聽來難聽死了如同噪音,我們的擘餅方式他們不能接受,我們的受浸他們認為浪費水。

 

但我不可能退讓,我會堅持這是我的信仰。

 

那有另一些人呢?他們習慣點上線香後抬頭仰望神尊對話作為與自己信仰的連接,他們在燃燒金紙的時候念著自己家人的名字和祈願,他們在特殊的日子會燃放爆竹作為驅除瘟疫的儀式,他們在身上畫上裝扮作為祈福以及鎮邪的象徵。

 

我知道他們也不會退讓,這是他們的堅持。

 

我跟這些宮廟即使信仰不同,但至少我的人生經驗裡面這些人對我都是有禮的,和善的,出門在外,我也曾在工程期間去借宿廟宇,或者借水借電借廁所。我不認為這些人有多邪惡,也不認為這些宮廟都是落後份子,相反的他們極為願意聽他人說話。

 

而我認為應該先聽他們怎麼說,而不是說他們的行為會有空氣污染,就應該廢止他們焚香,否則我們每一個人家裡都不要安裝瓦斯爐和抽油煙機好了。

 

相反的,我們應該討論的是有沒有其他進步的可能,我們是不是可以有建築師設計師考慮一下廟宇的通風設計,提供未來翻修時更好的參拜品質。我們是不是可以把環保金紙最更好的推廣,我們的金爐是不是可以在頂端加裝小型靜電設備以去除空氣污染。我是一個工程師,我應該要做的是到現場去,討論後寫出解決方法。畢竟工程師是發現並且解決問題的人。

 

同時,我也是一個不專業寫作者,我應該做的是把我的感受和理解寫出來,期待有真正有意義的對話和讓讀者可以有反思。

 

而不是只有互相指責,要大家都不要煮飯以後全部都去吃中央廚房水煮的雞肉就好。

 

 

※作者為作家,此文原刊登於作者臉書,此文經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社評:眾神上凱道不是「阿共仔的陰謀」

● 「減香」可以 那「捧斗」行不行

關鍵字: 滅香 減香 宮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