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滅的新娘夢  聖戰士妻子揭露IS哈里發真相

邱俠 2017年07月31日 21:05:00

逃離IS組織的聖戰士新娘透露自己在哈里發王國的境遇。(湯森路透)

年僅23歲的少婦蜜塔特(Islam Mitat)以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聖戰士新娘的身分接受採訪,透露在「哈里發」國度內血腥殘忍的生活經歷。

 

英國夢演變成噩夢

 

蜜塔特原為一名來自北非摩洛哥的物理系學生,熱衷瀏覽充滿時尚元素的部落格。她經由穆斯林約會網站認識了一名叫艾哈邁德(Ahmed)的男子,對方告訴蜜塔特自己來自英國,將在土耳其展開新工作,希望蜜塔特能與他一同遷往土耳其,順道等待蜜塔特移民英國的文件都辦妥。但時隔3年,蜜塔特卻經歷了她未曾想像過的全新生活。

 

 

蜜塔特渴望託付終生的男子-艾哈邁迪,並未領著她進入夢想中的英國,而是強迫當年只有20歲蜜塔特跟隨他,由土耳其邊境非法跨進了敘利亞的IS聚集地,艾哈邁德隨後被訓練成聖戰士,別無選擇的蜜塔特則被迫成為了聖戰士的新娘。

 

坎坷的婚後生活

 

蜜塔特與艾哈邁德在敘利亞展開新生活沒多久,艾哈邁德就在與聯軍爭奪土耳其邊境科巴尼(Kobane)城市的戰役中喪生,幾個月後,蜜塔特誕下名為阿卜杜哈(Abdullah)的男嬰,她改嫁給一名阿富汗裔的德國籍聖戰士,第二任丈夫將她軟禁在家中,也不准她與朋友見面,讓她失去了逃跑的希望。

 

 

蜜塔特想方設法與他離婚,沒想到卻又被迫嫁給一位澳洲籍聖戰士,對方名叫阿富汗尼(Abu Dujana Al-Afghani),父親為印度人,母親則是澳洲人,最後也因為戰爭喪生,蜜塔特預感這將是她最後的逃亡機會,3月份時,蜜塔特無聲無息地變賣所的財產支付給人蛇集團,帶著兒子逃往庫德族人民保衛軍(YPG)的檢查哨站。

 

蜜塔特傾盡家產,透過人蛇集團抵達庫德族的檢查點。(湯森路透)

 

如今蜜塔特的兒子阿卜杜哈已經兩歲,襁褓時顛簸的生活經歷,讓阿卜杜哈時常爆發憤怒與恐懼的情緒。「他病了,需要幫助。」蜜塔特描述到,「只要阿卜杜哈聽到飛機的聲音,就會逃進浴室裡躲起來,就像我們過去在敘利亞拉卡(Raqqa,伊斯蘭國號稱建都於此)的生活那樣。」

 

哈里發王國中的「小英國」

 

30日在敘利亞北邊的安全藏身處,蜜塔特向《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揭露,在丈夫的控制下,她與2014從英國曼徹斯特(Manchester)投奔至IS的哈蘭妮雙胞胎姊妹(Salma and Zahra Halane)共組家庭。

 

 

另外同住一屋的,還有來自英國東倫敦的貝夫諾格林地區(Bethnal Green)的三名女學生,其餘也有從英格蘭西南地區布里斯托城市(Bristol)及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城市(Glasgow)來的聖戰士新娘。蜜塔特甚至還遇見過來自英國肯特郡的前搖滾歌手,綽號為「白寡妇」的瓊斯(Sally Jones)。

 

 

以及一名來自西倫敦的聖戰士,她描述對方是IS宣傳影片中出現的冷血英籍劊子手「聖戰者約翰」(Jihadi John)的忠實追隨者。

 

 

未來只會更接近煉獄

 

儘管蜜塔特的境遇已經足夠坎坷,在哈里發王國中的伊拉克的少數民族亞茲迪(Yazidi),卻讓蜜塔特意識到未來可能將面臨更恐怖的處境,亞茲迪的女性被IS成員當作性奴與玩具對待,毆打她們被視為是一件「有趣」的事,蜜塔特曾經想用金錢換取一名亞茲迪人的自由,卻以金額不足為由被打發走。

 

 

除了親眼目睹IS如何凌虐俘虜,ISIS身處在國際圍剿的情勢下,蜜塔特也被迫經歷戰爭所帶來的苦難和恐懼,包括ISIS成員將叛徒肢解後懸吊起來,以及空襲後屍橫遍野的街道。「眼睜睜的看著你身邊的人就這麼死去真的很煎熬,」蜜塔特傾訴道,「這些血腥的場景,及我所見的一切事物,簡直可怕至極。」

 

 

 

 

【編輯推薦】

打破父權社會女體物化 吉爾吉斯第一千金:胸部是用來哺乳的

 

【熱門影片推薦】

搭熱氣球俯瞰義大利鄉間之美

習近平內蒙閱兵彰顯軍力

 

關鍵字: ISIS 聖戰士 IS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