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儉專欄:智能不足時期限制用電辦法

方儉 2017年08月09日 07:00:00

30年來,只要天氣一熱,就喊限電,把人民訓練成巴伐洛夫式的制約,一搖鈴狗就流口水,台電一喊缺電,就要蓋新電廠。(圖片取自Google Map)

一道小學的二年級的加減少算數題,就可以解開「缺電謊言」。

 

小二算數就夠了,不需中二

 

小英家有50隻蛋雞,每隻雞每天都可以生一個雞蛋。小英每天下午1點多,最多賣出3打雞蛋,為什麼小英家的雞太少?還是太多?

 

小英說,因為雞會生病,所以雞不夠。是的,其中有5隻雞是小英最愛的輻射老母雞,一般而言,再生下去就危險了,一天少了5個蛋,小英還打算把養了3年從來沒生過蛋的輻射「老四雞」叫來生蛋,但是本來就不在50隻雞裡。

 

小英說,風雞、太陽機生蛋不穩定,所以蛋不夠,可是風雞只有0.69隻,太陽雞只有1隻。其實對於50個蛋而言,可有可無。

 

另外還有2隻水雞,加上2.6隻抽蓄水雞,隨時可以在最緊急的時候供蛋,但是小英常常不餵水雞,或是叫水雞在晚上不缺電的時候生蛋。

 

扣掉這些雞以外,還有39隻都是火雞,是隨時可以生蛋的。可是小英說這些火雞有些是別人的,不一定能供蛋,但是看看合約,這裡有8隻火雞生的蛋全部是讓小英家去賣的,還有8隻火雞,有時候蛋多了會自用,但蛋不夠的話,小英家有絕對的權利叫他們生蛋供給小英家賣的。

 

怎麼算,蛋都夠吃,就算花蓮火雞、台中火雞得到雞瘟,供蛋不成問題。為什麼小英老是叫蛋不夠?因為小英家養雞的是黃鼠狼,每天都向雞拜年。

 

這是一個兩位數,加小數點兩位的算數題,正常的小英小學二年級都會掰手指算出來。

 

當然,也可以腦筋急轉彎一下,答案是:「有些蛋雞是公雞」。這也要告訴我們有哪幾隻是公雞,不要吃空缺。

 

重球之後無真話

 

台灣的電力供應的算數題也是如此,發電機組總共有50GW,其中核電5.14GW,水力加抽蓄4.6GW,風力0.69GW,太陽能1GW,其他皆為火力約39GW,其中8GW是民營電廠100%供電給台電電網,別無分號,還有8GW是汽電共生,依合約,台電也有調度權力。

 

50GW的發電能力,發不出36GW的電力,這是再怎麼都說不過去的。

 

但是台電的電力系統各機組發電量中只看到籠統的總量,看不到各機組的發電情況,特別是佔了8GW的汽電共生。

 

我最近出差到中國寧夏回族自治區研究枸杞,7月中旬在寧夏銀川市,歷經61年1遇的40度高溫,熱是熱,但是沒有人嚷著限電,因為寧夏有大量的太陽能光電和風力,中午用電尖峰,還有多餘的電力可以供應到區外。這也算是得天獨厚,沒有尖峰缺電的問題。不過在東南沿海地區,可缺電了,不但電費貴,尖峰(上午10點至下午4點)1度電要9塊台幣,而且還動不動就拉閘限電。

 

8月1日早上,在銀川接到一位友人的電話。

 

「聽說島內因為缺電,所以政府宣布下午要關冷氣,這是怎麼回事?」

「缺電關冷氣,你是從哪裡聽到的消息?」

「網上的新聞。」

「網上新聞你也信?不會有那麼笨的事吧,肯定是五毛黨放的謠言吧。」

「說的也是。」

 

沒想到到了下午,又有台灣的朋友問我同樣的問題,我打電話問了一下,才知道林全宣布因為7月底颱風把蘇澳電塔吹倒了,少了和平電廠的1.3GW,要修2個星期,所以要公家機關在下午1點到3點關冷氣。(之後的怨聲載道,不用再表)

 

去年參與「開放台電」,很清楚的把電力系統性不缺電的現況分析過,台灣即使關掉3座核電廠也不缺電,會缺電是台電的管理問題。去年1月19日,在小英總統當選3天後,前台電董事長黃重球就宣布「不缺電」。沒想到過了半年,7月中旬就「被請辭」了。

 

從此之後,還有誰敢承認不缺電?

 

高溫高濕關冷氣=集體自殘與智障

 

我相信林全的英明智慧不可能不了解台灣不缺電的事實,但是為何還要提出這麼笨的「天熱關冷氣」的節電政策,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以前人家說,不要命的,怕不要錢的,不要錢的怕不要臉的。現在不要臉的,更要怕沒腦子的,因為沒腦子的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回到台北,顯然沒有40度的寧夏那麼熱,但是體感溫度超過40度,因為濕度高,和盆地空氣對流不易,可想而知,政府在下午1點到3點關冷氣是多大的「自殘」,因為密閉的空間,濕度高,即使開窗,也是外面的熱氣薫蒸,更糟,這樣的命令行政部門遵守,也就罷了,連立法院也遵照辦理。

 

這不是集體智障是什麼?我開了無數次的記者會,也去地檢署、監察院告了幾次,說明台灣不缺電,缺電是政府「偽造公文書」,今年3月24日我參加了立法委員陳曼麗主持的「電源不足時期限制用電辦法公聽會」,同步在「公民電力公司臉書」直播,2小時的公聽會中台電和能源局承認30年來沒有實施過限電措施,因為都沒有缺電的風險。

 

依照《電源不足時限制用電辦法》規定,是針對工業用電戶1千瓩以上的大工業用戶,進行5階段的限電措施,可以至少抑制1.89GW的電力,足以渡過短暫的尖峰用電期。

 

在每年3月底前,台電必須完成電源不足的風險分析,決定有無限電風險,向經濟部呈報後實施,今年和過往30年一樣,都沒有公告限電措施。

 

這也意味著在法律制度層面上,台灣這30年來都沒有真正缺電,台電、政府喊缺電,根本是狼來了,違法亂紀,擾亂國計民生。

 

但是30年來,只要天氣一熱,就喊限電,把人民訓練成巴伐洛夫式的制約,一搖鈴狗就流口水,台電一喊缺電,就要蓋新電廠,老殘核電重啟,不可能運轉的核四重啟,還要假惺惺的說火電空氣污染,不能用,但事實上是拚命蓋,計畫中的火力電廠新增發電量早已超過核一、二、三、四的總和。

 

現在上演「民國殘夢」

 

立秋已至,在秋老虎的威力下,艷陽高照,我的眼睛有些迷離,彷彿回到小學時候看的台視連續劇「清宮殘夢」,老演員張冰玉演的慈禧,還有小李子(魏甦飾)、小德張(倪敏然飾),把清朝搞到覆亡,八國聯軍,列強割據,民不聊生。當時看得十分氣憤,特別是慈禧把北洋艦隊的軍費拿去蓋頤和園,甲午戰爭打敗了,把台灣割讓日本,令人咬牙切齒。

 

現在換成了蔡英文,李世光的小李子,張景森的小德張,情境從北京紫禁城移到台北中正區,劇情的精神還是一樣的「昏庸無能(現代俚語是腦殘)」。雖然說要超英趕美(非核家園、發展綠能),但滿腦子蓋頤和園(重啟核電、智障節電)。

 

其實算一算台灣各發電機組的「產能利用率」,就知道哪些機組發了多少電,但是就算去年林全下令要「開放台電」,台電就是不拿出來。

 

這國家沒救了。林全的父親是老兵,一定聽過過去國軍「吃空缺」的故事,當年國軍號稱百萬,但是其中很多是「空缺」,軍人可能只有五、六十萬,一方面是好看,一方面,有了人頭,就要有軍餉,各部隊長把「空缺」報上去,就可以拿下「幽靈士兵」的薪餉、伙食費、被服費、軍火、彈藥。反正老蔣連年吃敗仗,誰會去清單士兵人數?

 

國軍就是在「吃空缺」下,「轉進」台灣的。我去年參加「開放台電」,要求清點台電的各機組產能利用率(分子是發多少度電,分母是機組容量×369天×24的發電度數),以及整體設備效能(多少可用時間,多少發電時間)。這是工業工程上最基本的東西,但是台電以「公司機密」,以後電廠要民營化,拒絕提供資料。

 

其實最大的「吃空缺」,就是「核四」,這個在工程、技術上不可能發電的「幽靈電廠」除了騙到3千億,每年還可以騙十多億的「封存費」,這簡直就是黑社會的「封口費」。

 

現在要重啟核四,不是重複吃空缺,想想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原住民轉型正義的例子,不知道民國已經一百多年了,民進黨執政後,還在演「清宮殘夢」的拖棚歹戲。

 

※作者為公民電力公司發起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