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的魚到底能不能吃

宋瑞文 2017年09月14日 07:00:00

(圖片取自ETHNOCINECA網站)

讀者問:「聽說福島外海最近抓到鍶污染破紀錄的黑鯛,那福島的魚還可以吃嗎?」因為那條魚不等於福島所有的魚,所以還是以後者為主角,參照整體資料綜合判斷吧。說來話長,請耐心閱讀。

 

 

 

核輻射檢測概況

 

先從日本中央政府、水產廳提供的福島漁產概況圖(上圖)開始。首先,超標率在近年已經趨近於零了,底下橫軸H29是指平成29年、2017年,比方H29年4~6月檢查約2500個樣本,只有2個超標,其他都在國家標準以下,都在100貝克/公斤以下。(數據來源是地方政府與關係業界團體等提供、一週檢查一次)


同上圖,災後到現在檢查樣本數約5萬個,粗估1年1萬個,而福島漁獲量在2016年約2000公噸、200萬斤,魚的大小懸殊,這樣母體有多少條魚,抽驗比例多少、污染是否常態分配、統計效度如何,就不容易知道了。

 

 

那麼,超標率趨近於零,粗估都在100貝克/公斤以下,以下是多以下呢?據報導,以2016年來說,95%都是不檢出,而因為檢查有其極限的關係,0~10貝克都有可能。

 

至於檢出的樣本數值如何,以最新資料來看,有92貝克的,也有個位數的(見上圖)。值得一提的是,就筆者有限的觀察,檢出與未檢出的,"似乎"各自集中,也就是說,很可能某一批魚都是不檢出/檢出的。

 

 

 

另外再跟大家介紹一下,一般不會討論到的,東京電力在福島第一核電廠港灣內捕捉的魚樣本數據,平均來說,近年也下降很多了,但畢竟距離極近,至今還是會有特別高的數值,例如上圖1160貝克/公斤的岩魚(クロソイ)的"筋肉"樣本,這裡的魚會盡量圍殺(參照下圖)。雖然2016年中,有民間測定所從日本中部靜岡縣捕捉的馬加鯊魚肉裡,驗出超標7倍的放射性銫。

 

 

淡水魚與逆上升

 

以上是概況,而從其他不同脈絡來看的話,還有很多令人側目的資訊。例如,去年2月底,水產綜合研究中心指出,以20貝克/公斤為標準的話,超過的海水生物比例趨近於零,但是淡水生物有7.5%,底棲魚也相對高些。

 

又,有媒體據千葉縣官方資料發現,去年12月到今年1月,鱸魚的數值逆上升,在此之前的11個月幾乎都是不檢出,但1月時卻有樣本測出69貝克/公斤。縣府人員懷疑是在淡水海水交會處棲息的關係。長崎大學小川進教授指出,魚類濃縮輻污的程度,從100倍到1萬倍不等,食物鏈上方的大型魚尤然。


若食材品項逐漸檢測不到的話,日本政府會取消該品項的檢查,災後大幅縮減過幾次,但像這樣有逆上升的數據,取消是否妥當呢?曾有消費者組織抗議過,且日本食安專家表示,從車諾比的數據看,3~5年內會降,但不知為何,之後又會上升;再者,(2014年)取消對鮟鱇魚這類底棲或深海海生物的檢測,會影響對海洋輻射污染的了解。

 

網友TAMA製作的四縣鱸魚(スズキ)檢測數值比較圖,數據來自厚生勞動省,ND表示不檢出,日期是捕獲日,淡水部份不計。

 

網友TAMA從去年7月到今年2月的官方數據中發現(上圖),比較宮城、千葉、茨城、福島四縣的鱸魚(スズキ)檢測數據,相較於前三縣,大量檢出或有零星在10貝克以上的,福島一面倒地落在不檢出,「檢測機關的中立性令人懷疑。」(編按:因為TAMA使用的原始資料太多,筆者只有抽樣地在官方資料裡確認了一小部份。畢竟是非具名、非學術單位的研究,還請斟酌。)

 

順便一提,在農產品的檢測數據方面,東京大學助理教授小豆川勝見今年受訪時表示,「單看出貨用的數據,會誤以為銫的數值好像下降了。」

 

用來簡單解釋輻射單位、貝克與西弗的插圖,左邊是貝克(Bq),可用來表示放射性物質放出放射線的程度;姑且比喻為會發出多少臭味,右邊是西弗(Sv),人體受放射線影響的程度,比喻為受到臭味多少影響。

 

如何看待核食標準

 

接著是關於標準的問題。先從水產廳怎麼形容開始好了:中央政府標準是100貝克/公斤(放射性銫、放射性セシウム),因為流通的食品有一半是外國貨,假設每天有一半的食物是100貝克/公斤,連續吃1年,會多0.9毫西弗的人工輻射被曝。如果你知道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的容忍標準是1年1毫西弗(不含醫療、職業、自然背景等來源)的話,0.9小於1,大概會解讀成沒超標。

 

 

 

可是,同樣在中央政府的厚生勞動省的解釋,就不是只講這樣了(上圖),除了來自食物的0.9毫西弗,還有來自水的0.1毫西弗(水的標準為10貝克/公斤),合計就是1毫西弗,似乎剛剛好符合標準。但中部大學教授武田邦彥提醒,這是不算外部被曝的狀況,換言之,除了透過飲食攝入,只要身體外再遭遇輻射被曝,就超標了。

 

那麼外部被曝有哪些呢?像是在空氣中遭遇的被曝,一般稱為空間線量(日本現行標準為每小時0.23微西弗),或者來自於輻污土壤(標準是40000貝克/平方公尺),甚至是日本政府意圖打破過去標準,倡議中的除染土公共建設再利用(標準為8000貝克/公斤以下、過去是100貝克/公斤以下),這些都是以1毫西弗為基礎設定的。


若每種被曝都用光額度,等於超標數倍,因此武田邦彥認為,空間線量考慮到內部被曝所佔的額度的話,標準應該是每小時0.11微西弗。總之,看到某一種被曝的防護標準,應考慮可能的其他被曝來源。輻射防護的系統原則為合理抑低:ALARA(As Low As Reasonably achievable)。在介紹核食問題時,盡可能提醒消費者為宜。

 

2017年初,在福島核電廠方圓20公里內的海洋,採測到放射性銫50貝克/公斤(藍色框框)、鍶30貝克/公斤(綠色框框)的黑鯛(來源)。

 

 

還要提醒的是,以上只考慮放射性銫,而核災放出難以計數的、不同的人工放射性核種;就核食標準而言,日本政府把其中鍶、鈽等其他核種,不顧毒性差異,設定為銫含量的12%,但比方新近鍶污染破紀錄的黑鯛樣本(上圖),銫鍶比例竟為5:3,顯非如此。


再對照前述港灣內數據,樣本只測魚的筋肉(假定你不吃骨頭),而該鍶汙染樣本則是連(鍶蓄積所在的)骨頭都測,測法若是齊一,結果或許又大不相同。總之核食檢測巧門太多,萬言也難盡。


 

幾貝克算安全?

 

上述標準是指日本中央政府所定的100貝克/公斤,並換算為1年1毫西弗的容忍值;據厚生勞動省說明,自然放射線之外,終生累積的人工輻射劑量100毫西弗以下,癌症增加機率在統計上沒有顯著差異,或者科學上沒有明確影響等說法。一般人會直觀地解讀為「(任何人都)不會有癌症」。

 

但專攻流行病學的岡山大學教授津田敏秀解釋,這裡的癌症,是指不分性別全年齡層的「全癌症」,若是特定的、對輻射敏感的年齡層與癌症,就會有顯著差異了。

 

津田說道:「WHO也提及甲狀腺癌、白血病、乳癌、其他固形癌的好發現象,特別是會發生在年紀輕的人群裡。」

 

 

關於全癌症的概念,公衛碩士、勞工健康服務中心專任醫師林亮瑜解釋,因為全癌症的總人口基數也比較大,所以發生率有可能反而比特定癌症少,如男性不會得到卵巢癌,女性不會得到攝護腺癌(參考上圖)。

 

Yuri Bandazhevsky的研究指出,體內銫137濃度越高,沒有心律不整的孩童越少(來源)。

 

就非癌症而言,除了公認的急性被曝250毫西弗以上的部分之外,若干單位或個別學者的研究,受到日本非核團體的注意。


例如前蘇聯輻射顧問Yuri Bandazhevsky的研究顯示,兒童體內放射性銫累積至每公斤10貝克的話,便有可能引起心肌代謝異常(參考上圖),民間團體換算,5公斤的嬰兒,天天吃到0.32貝克的放射性銫137,就可以慢慢累積到這個程度了。但這些疾病,並不被世衛等聯合國系統認可。

 

抗議世衛未能獨立於國際原能總署、淡化核災危害,前世衛委員、職員等,每天在世衛門口長時間站哨抗議,已有10年之久。(來源

 

關於輻射疾病,因為有許多種不被聯合國系統認可的關係,有的人不加採信;而其他人,例如曾在車諾比核災區行醫數年的菅谷昭認為,前述Yuri Bandazhevsky的研究,出於解剖結果,也符合他之前行醫的見歷,相當值得信賴。


菅谷昭也是長野縣松本市的市長,有別於國家標準100貝克/公斤,該市是災後率先採用學校營養午餐40貝克/公斤標準的縣市,後續也有其他地方跟進;且40貝克/公斤只是名目,「實務上驗到微量就不使用。」有和核工學者合作的食品通路,標準是0.5貝克/公斤

 

福島縣立醫大紀錄顯示,災後福島與東日本各類疾病增加,第4~9排為各種癌症。(來源

 

災後福島健康變化


要考慮核食能否食用,福島健康狀況變化,為參考資訊之一。相關研究很多,像是自然死產率在福島等4個鄰縣增加12.9%,心臟病等疾病好發(特別是急性心肌梗塞);周產期死亡率在福島・茨城・栃木・群馬增加17.5%;或者未滿1500公克的極低體重出生兒數的增加2~3倍等等。

 

媒體報導,日本醫科大學等團隊,發現福島極低體重出生兒比災前增加2~3倍等。

 

在這裡簡要解釋一下,數據上,有不同程度的證據力。某種疾病在災後的增加,和輻射相關數值(例如與福島核電的距離)呈現正相關,有可能是單純的偶然事件;或者增加2~3倍,也不一定能達到統計上的顯著差異(表示相當機率上,這不是偶然事件);至於要確認因果關係,因為影響人體的因素甚多,需要用統計方法一一汰選,需要長年的觀察與計算;反之,要證明福島核災沒有健康影響,也需要相當的歲月。

 

但一般在公害訴訟上,原則上是汙染方負舉證責任,而非被汙染方,是汙染方要「證明」(例如長年的疫學追蹤調查)汙染沒有疑慮,才可以免除致病嫌疑,而不是受汙染方要證明汙染有其疑慮,才可以索賠被汙染的損害。

 

在一個法國核電工賠償案例裡,「法院認為核電公司並沒有提供其癌症死亡的員工與輻射劑量無關的證據,判核電公司敗訴,儘管他們提出了許多科學文獻和核電廠有關衛生安全方面無可爭辯的措施。」

 

同理,政府若要引進核食,不是要求民眾得去證明有害才能反對,應以流行病學的規格,證明災後已知的、各種的福島健康惡化,與銫137等核種無關(連福島官方健康調查會議也沒有完全排除輻射影響的可能),如此,才真正具有進口的正當性。

 

小結

 

日本媽媽下澤陽子參與的街頭抗議活動,展示了未被曝、被曝縣市之間,在死產死亡率等醫療數據的比較。

 

以上是關於福島漁產,在輻射污染問題上,可能有用的種種資訊,供讀者參考。就筆者所知,日本民間在此問題上,用功甚深(參考上圖),或者整理出數十頁的各種論文摘要,或者在核災紀錄片播放後,附上相關論文索引,令人欽佩,筆者遠不能及,因此將本文名為「初探」。期待有更多關心福島核災的朋友,一起努力、取經,為相關問題提供盡可能周全的資訊。



※作者為專欄作家,環境資訊中心、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等專欄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