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羅興亞人現場】你們的避難所是個「回扣共和國」

李濠仲羅佳蓉 2017年09月23日 12:00:00

孟加拉被譏為「回扣之國」,過往國家公共建設經常遭到上下其手。(攝影:李濠仲)

孟加拉首府達卡主要幹道Service road一旁,正在新建一條造價不菲的高架道路,主要目的是為解決積習已久的周間塞車困境。達卡市區塞車情況長期讓外資抱怨連連,他們從沙阿賈拉勒國際機場出境,準備前往合作廠區,短短幾公里路程,竟是塞在車陣裡動彈不得,這已迫使多筆合作案破局,有外資甚且要求當地合作對象至少得在廠區劃設直升機停機坪,否則只能撤資。

 

近年漸漸感受達卡經濟環境略有起色的本土企業,對這條興建中的高架道路寄予厚望。期待之餘,幾位在地大老闆們卻忍不住重提往事,深怕2012年「巴德馬(Padma)大橋計畫」舊事重演。比起南方數百公尺外流離失所的難民,他們更關切自己國家積習已久的貪汙腐敗。因為40萬羅興亞人的突發事件縱使讓人措手不及,真正讓孟加拉久久翻不了身的,實為可以「貪腐」當作代名詞的「孟加拉官署行政程序」。

 

巴德馬大橋原本是孟加拉近年最受矚目的公共建設案,它成功向世界銀行貸款了12億美元建設經費,結果還未正式開工,就被世銀逮獲孟國官員收取得標廠商回扣,隨即取消貸款,建案告吹。孟國雖然顏面無光,各層級官員事後依舊照拿回扣,完全沒有因此稍加收斂。

 

我們為此走訪當地企業,發現大家果然有志一同,皆對「孟加拉官署行政程序」抱怨連連。孟國有一廣為企業間流傳的官方貪汙情節:有名部長爭取到一筆造價其高的挖坑造池預算,結果坑挖了,「池」的部分一直沒有下文,原來是把預算放到自己口袋,他下台後,繼任者據此質問前者,「池呢?」,他卻回答,「你傻子啊,你就宣布,經研判造池並無具體效益,建議填平,你就可以從填平工程中也撈一筆。」繼任者於是照辦。

 

孟加拉首都達卡塞車嚴重,官署內部的腐化,導致城市運輸系統跟不上時代,確實難辭其咎。(攝影:李濠仲)

 

Republic of commission​

 

一位年輕的達卡議員對這則「傳言」有所答覆,卻讓我們頗為吃驚,原以為他會撇清這只是官場小道消息,結果他的回應竟是「故事頗貼近事實,我們的官員自己貪汙就算了,他們尤其還會交相傳授貪汙技巧。」「你知道嗎,羅興亞人把孟加拉當成庇護之地,他們卻不知道,這庇護之地還有個別名叫做“Republic of commission”(回扣共和國)。」

 

孟國官方向企業索賄的方式,其實頗為粗魯。比方他們會在某一時段密集查驗選定工廠的原料設備,然後馬上訂出天價罰責,付出不出錢的企業老闆只能裝窮砍價,一路砍到超過官員設定的底線,法院就會突然宣告將正式做出裁決,宣判前一晚,官員會再向老闆透露法院的罰金將是最初他所開出的天價,當晚,老闆只能捧著符合「索賄底價」的現金到官員家裡「致意」。這些「血淋淋」的例子,當地稍具規模的企業無不心有戚戚。

 

孟加拉曾經幾度蟬聯「世界上最貪腐國家」之銜,直到今天,惡名依舊,受迫者敢怒不敢言,因為這就是此地遊戲規則,政界良心之士的力量,仍無法形成變革氣候。尤有甚者,官方索賄的價碼行情,還得隨每年物價指數調漲,代表公權力的警察、海關尤其是索賄之王。

 

就在羅興亞人越境避難的當下,孟加拉前不久公布了一支反貪汙檢舉熱線,結果短短一周就有近7萬5000通檢舉來電。反貪腐委員會(ACC)還真的循線查獲一名層級中下的官員涉及財產累積不明罪嫌,他在2013到2017四年間,存款竟然可以增加6220萬達卡幣(約2488萬台幣),幾可列居孟國富商之林。

 

我們流的都是同樣的血液啊

 

孟加拉如今仍是個有錢能使鬼推磨的落後國家,一個被偷、被搶之人,儘管指證歷歷犯嫌,還得持續送錢給警察,才能促使警方積極將之法辦,事後亦得公開而違心地附和警察自吹自擂的辦案過程。此地交通之亂,幾無章法可循,至於兩車相撞,警察永遠不管孰是孰非,標準程序是先扣留雙方車輛,然後看誰先繳付賄款,誰才可將車輛取回。公營銀行冒貸、超貸頻頻,導致呆帳嚴重,上下交相貪,明目張膽到幾乎無懼受迫者錄音存證。

 

每到選舉年,政客索賄更是直來直往,且有公權力做靠山,民間企業還會互探消息,衡酌自己應該支付的賄款。2008年的一場軍事政變,聲稱打擊貪腐的軍方勢力擊敗原本的兩大黨,當時的口號就是終結貪腐的兩個黨,結果軍系系統上台主政,外資老闆詢問當地員工,孟加拉的官商遊戲規則是否從此步上正軌?結果員工回以:「老闆,我們流的都是同樣的血液啊。」果不其然,貪官繼續馳騁孟國政壇。

 

直到今天,這仍是個官員齊聚禱告,直呼阿拉,禮畢就座後,可以馬上進入彼此分贓公庫的國度。每周五穆斯林禮拜日,前往清真寺禱告者不無官商巨賈,他們往往是當地穿著最體面的一群人,有的人且聘有持槍護衛隨行,對照清真寺外貧苦身殘,不得其門而入的平民百姓,這是回扣之國最悲哀的諷刺。

 

孟國的貪官汙吏,簡直無所畏懼,偶爾還會扭曲宗教的庇佑,有海關當著一商人的面說:我當海關,就是要吃定你們的錢,等我退休了,我再轉去當天使。一個遭人贓俱獲的小官僚,原本矢口否認收賄,動輒並以阿拉之名起誓,東窗事發,竟把自己的過錯推給「當時是撒旦入侵大腦,自己是被撒旦騙了」,以為卸責。走進孟加拉,才發現此地有聽不完的官署荒謬故事,最為荒謬處,在於它如今還真真切切地上演著。

 

對照清真寺外貧苦身殘,不得其門而入的平民百姓,這是回扣之國最悲哀的諷刺。(攝影:李濠仲)

 

孟加拉不只是窮

 

稍具良知的本地人,總是這麼提醒初來乍到的訪客:這裡住著一群禁不起試探的人,生存原則就是「財不露白」,不要讓他們覺得有機會敲你一筆,他們禁不起試探,一定會對你伸出魔爪。宗教戒律也許限制了他們的外在表現,但實際行為往往又是另外一回事,這說明了何以這宗教色彩如此強烈的國家,在「2016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6)」報告裡頭,會是176個國家/地區的排名第145位,名次且大幅倒退。

 

羅興亞人之於孟加拉,所謂的雪上加霜,在貪汙索賄持續頻繁發生的當下,指的或許就不光是貧窮這件事了。

 

 

【熱門點閱推薦】

●《大家論壇》緬甸視角:羅興亞人讓翁山蘇姬走下神壇​

南韓釋出善意 呼籲穩當處理北韓問題​

 

【走進羅興亞人現場】

●影片:觀光海灘、泥土路與難民營─柯克斯巴札爾

●40萬難民湧入 世界最窮的孟加拉承擔不起

●影片/貧窮線下的羅興亞棲身處:孟加拉

 

 

 

關鍵字: 羅興亞人 孟加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