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羅興亞人現場】孟加拉人也要殺我們......快逃!

李濠仲羅佳蓉 2017年09月25日 21:02:00

就在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受制國際輿論壓力,終於派出一名部長前往孟加拉商議羅興亞難民事件,孟加拉總理哈西娜在聯合國建議為羅興亞人劃設若開邦安全區域,多個國際救援組織前進柯克斯巴札爾,以及孟加拉軍隊正式介入整建各地難民營的同時,我們於本月25日上午前往孟緬邊境的途中,正巧又遇上一批剛從孟國最南邊海灘登陸上岸的羅興亞人。

 

羅興亞人這一波「若開邦大逃亡」果真未到終了,仍是現在進行式。

 

因為緬甸軍方企圖強烈地驅趕國境內的羅興亞人,導致自上月底開始出現大批跨境逃往孟加拉的難民潮。

 

他們的逃亡路線分作10多條,陸路多是穿過森林沼澤,橫渡分隔緬甸、孟加拉的內陸河納夫河(Naf River),然後進入柯克斯巴札爾南邊的烏切亞區(Ukhiya)。另外,有人則是搶搭引擎動力卻船身簡陋,稱作「夏本」(Shampan)的漁船,沿孟加拉灣,以約莫三小時半的海上航程,搶灘登陸烏切亞區西南方Shaplapur-Teknaf沙岸。

 

 

我們就是在這裡遇到最新一批,約莫30多位驚魂未定的若開邦逃難者。

 

根據甫上岸的羅興亞人所說,他們在對岸若開邦這一個多月來亦是四處躲藏,家園被燒毀,輾轉經由旁人引介了乘漁船逃到孟加拉的方式,便以身家所有財產換取踏上這段旅程。對於若開邦現況的描述,他們僅僅傳達了一句:「家都沒有了。」而他們和陸路逃難者最大的差異,就是在進入孟國之後,彼此更是身無分文(因為錢都給船東了)。

 

他們和陸路逃難者最大的差異,就是在進入孟國之後,便身無分文。(攝影:李濠仲)

 

這不是敦克爾克大撤退

 

我們詢問住在附近的當地漁民,得知過去即有孟加拉船夫經常往返若開邦,當緬甸軍政府開始瘋狂驅趕羅興亞人時,這些船夫於是主動接觸對岸無家可歸者,表示願意將他們載往孟國。

 

當然,我們無法將此類比作「敦克爾克大撤退」的情節,因為這些一窮二白的漁夫,所做皆是「有償」的接濟服務。原則上羅興亞人身上有什麼任何值錢的東西,全都可以用來折抵「船票」。

 

過去歷來也有東南亞國家人蛇集團在若開邦一帶「尋人取貨」,進而導致多起悲劇發生。有些羅興亞人還沒抵達目的地(如馬來西亞、泰國,他們有的是為逃離緬甸軍方迫害,有的是聽信外面世界有更好發展),就死在密不透氣的船艙裡,有些人則是直接被人蛇集團殺人奪財。

 

而這當中,也有孟加拉人參與,他們會騙羅興亞人的錢,騙不了則用搶的,搶不到,就乾脆在海上殺了他們。

 

因此,羅興亞人對孟加拉人並不是全然信任的。這樣的背景,適巧解釋了為什麼當我們看到一艘載滿羅興亞人的孟加拉漁船才剛靠岸,會另外有漁船準備將另一批羅興亞人載回緬甸。

 

緬甸逃來 再從孟加拉逃回去

 

詢問後了解,原來他們是聽了同伴口耳相傳,說有孟加拉人不歡迎他們,打算晚上趁沒人注意的時候把他們殺光,害怕之餘,乾脆冒險再回到若開邦。

 

兩船交錯,從緬甸逃來的,再從孟加拉逃回去,豈非人間最大荒謬的劇情。(不過,有些羅興亞人則是自願搭船回去,他們以為鋒頭過了,想回家看看。)

 

當緬甸軍政府開始瘋狂驅趕羅興亞人時,孟加拉船夫於是主動接觸對岸無家可歸者,表示願意將他們載往孟國。(攝影:李濠仲)

 

難解的因果輪迴

 

經過兩天走訪羅興亞難民營,加上和這一批海上逃難者相遇,我們大致回溯出一個可理解的面貌:

 

自2016年緬甸與羅興亞人發生武裝衝突(主要是和稱作羅興亞救世軍ARSA之間的衝突),緬甸軍方就開始以「清剿救世軍恐怖份子」為名,大舉整飭羅興亞人的主要居住地若開邦,而後一路波及無涉攻擊事件的羅興亞人。

 

期間初期,說是有計劃「種族清洗」,確實有待商榷,因為早先緬甸軍方雖是直接侵門踏戶,把羅興亞人的房子燒了,但至少還留給羅興亞人「逃跑」的可能,他們最主要的是要讓這百萬「入侵者」滾出他們的地盤。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40多萬逃難到孟加拉的羅興亞人,一旦有機會接受外媒訪問,都會說出相當一致的遭遇,就是「我們的家全被燒了。」

 

近期他國衛星照片所示,若開邦處處火海,畫面證實他們所言不假。而後,緬甸軍方未知在什麼指令下,對手無寸鐵的羅興亞人開槍射殺,或非法處決,或對婦女強姦,則也是事實,但是否可回推連結最早即有「種族清洗」用意,則必須再經過國際組織介入調查,才可能有更精準的答案。

 

若開邦的家被燒光了,數十萬羅興亞人如今只能委身極其簡陋不堪的難民營。(攝影:李濠仲)

 

聯合國於事件發生後,首先以「種族清洗」形容緬甸軍方的惡行,雖然緬甸軍方的回應更加殘忍(說羅興亞人是自找的),唯領導人翁山蘇姬自始否認這項罪名。

 

只是,緬甸軍縱無「滅族」的指令,如今行為上確實就如同聯合國所稱,已符合「種族清洗」教科書案例。聯合國的「種族清洗」指控,更重要的意義,則是喚起了他國對羅興亞人的關注。至於緬甸政府有強烈企圖,要把羅興亞人從若開邦全部嚇走、趕跑、一個不留,讓境內變成完完全全緬甸人的若開邦,應該也契合了實際情況。

 

然而,當國際輿論一面倒聲援羅興亞人,批判緬甸政府,乃至翁山蘇姬,一些對緬甸採取「理解」的聲音也開始出現。

 

緬甸的羅興亞人情仇

 

當中包括論及羅興亞人和緬甸人的歷史恩怨。

 

其中所指,即20世紀70年代,以伊斯蘭教為主的若開邦羅興亞人和當地「激進」的佛教徒高度對立,彼此衝突不斷。緬甸政府自然是站在緬甸自己人的一方,屢屢透過行政手段,不讓羅興亞人在若開邦安穩度日,例如人口普查不予羅興亞人公民身份,強迫他們只能在普查表上將自己標註為「孟加拉人」(緬甸人長期視羅興亞人為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

 

羅興亞人早期的確是來自孟加拉,但爾後羅興亞人已經落居若開邦長達百年之久,今天的羅興亞人自然不會對自己淪為「無國籍者」服氣。尤有甚者,緬甸軍方將領登盛2011年獲國會選出擔任新一任緬甸總統(翁山蘇姬前一年獲得取消軟禁),隨即作出多項改革,並且和少數族裔進行了和平談判;但唯獨完全不理會境內羅興亞人寄望成為緬國公民的呼求。

 

登盛對羅興亞人的態度昭然若揭。我們在烏切亞難民區孟緬邊境採訪時,遇上從若開邦逃難而來的薩耶(Sayed),他對登盛就非常反感。薩耶是若開邦羅興亞麥瓦牆區(Myawchaung)的主席,他前不久才帶著4000名羅興亞人橫越納夫河逃到烏切亞,他說:「大家都很清楚,自從登盛上台後,我們羅興亞人的日子就變得很難熬了。」

 

薩耶告訴我們,「自從登盛上台後,羅興亞人的日子就變得很難熬了。」(攝影:李濠仲)

 

當羅興亞人迫害佛教徒的時候

 

我們看到的,是近期緬甸軍政府、佛教徒對羅興亞人的排斥和打壓,但若把時間往後推遲到更早,又或者會看到緬甸人對羅興亞人反感的緣由。

 

亦即英屬緬甸時期,英國為統治之效,把緬甸包括若開邦在內的西部沿海,讓渡給來自孟加拉的羅興亞人(當時普遍的確還沒有羅興亞人之稱),並且大舉鼓勵孟加拉穆斯林移民緬甸,以牽制當地緬甸佛教徒力量。

 

此時,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穆斯林勢力日益強大,之後還直接驅趕本來就居住在當地的緬甸佛教徒,逼迫緬甸佛教徒東遷,且有為數不少的佛教徒因此遭到殺害。那時被燒的、被殺的,剛好和今天緬甸人、羅興亞人角色互換。

 

我們目睹了緬甸軍方今天迫害羅興亞人的行徑,緬甸人的腦海裡,恐怕也長期浮現著自己先祖被羅興亞人驅趕羞辱的畫面。佛道稱因果,或許正能說明這兩個民族、兩種宗教的糾纏不清。

 

柯克斯巴札爾南邊最靠近緬甸的Shah porir Dip碼頭,現已有軍方駐守,過往是主要觀光景點,但在羅興亞難民朝之後,已禁止媒體以長鏡頭朝緬甸拍攝。(攝影:李濠仲)

 

這道歷史傷痕印記,就這樣被刻畫在今天的羅興亞人身上,並且輪到他們承擔前人的罪業。

 

2011年,緬甸軍頭登盛上台,若開邦羅興亞人的日子變得難過,很難說登盛沒有挾歷史恩怨教訓羅興亞人的影子。而後,2016年,在緬甸政府高壓統治,且愈行緊縮生存空間下,終究爆發所謂羅興亞救世軍以武力殺害緬甸警察的情事。緬甸政府再藉此事端,一股腦把過往的情仇舊帳全部算到眼前那將近百萬的羅興亞人身上。

 

離開Shaplapur-Teknaf沙岸,目送茫茫不知去向的羅興亞人,我們隨後在距離緬甸最近的港邊市集Teknaf Gani,遇到了一名從若開邦逃出來,雙親遭弒,丟下難民營的祖母,自己跑到街上的羅興亞小男孩,從他身上,我們又看到了另一段讓人不安的故事。

 

 

【《上報》走進羅興亞人現場】

●影片〉人類生存的最低底線:烏切亞難民營

●只有天真的孩子還能笑看眼前這座活墳

●我們超討厭翁山蘇姬

●影片〉觀光海灘、泥土路與難民營─柯克斯巴札爾

●40萬難民湧入 世界最窮的孟加拉承擔不起

●影片〉貧窮線下的羅興亞棲身處:孟加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